誰會默默等待高鐵?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誰會默默等待高鐵?
2016年02月02日
題目指的不是高鐵沒完沒了,而是在香港生活一點感受。等地鐵等位,避不了躲不過;朋友食飯應酬多,又要等呢個等嗰個。經濟學者最鍾意講時間就是金錢,香港人等了又等豈非浪費資源搵少好多?
大家應記得Godiva排隊半價買雪糕事件。當時我半認真半講笑說,香港人的時間真不值錢,排大隊只為慳少少,「時薪」隨時低過最低工資。半認真,因等待的市民時間成本或偏低,亦即較為得閒(如學生);半講笑,因為趁墟打卡有價值,加上沒有人會默默等待,總有手機平板電腦陪伴。打機短訊乜chat物chat一向做開,只是換個地方順便排隊買雪糕而已。某朋友告訴我另一例子:「楊過等小龍女就係呆等,但現代愛情故事就算話等都係『食住等』,成本比呆等低好多㗎!」
隨著科技進步普及,「呆等」的情況已不多見。我較老土,在香港習慣帶一本書出街,方便等待時翻一兩頁;一本普通的小說,搭多幾次地鐵便看完。大家不夠我老土,但只要一機在手,認真的可以看書看新聞,無聊的又可以玩Candy Crush,不用全程發呆。發奮向上的,更可邊等邊學新知識新語言;工作繁忙的,又可用等待的時間回覆電郵、聯絡客戶、處理瑣事。一程十多小時的飛機,曾經沉悶得可怕,但如今有電子產品相伴不難捱過。我們可以望得更遠:未來自動駕駛的汽車普及,大家不用集中精神當司機,每日在車廂省下來的時間可以做多幾多嘢?
等待等得多彩多姿,跟未有智能手機、流動數據服務的年代差一截,回望電腦手機未普及的日子,就更加係蠻荒時代。以上所講只係common sense,但世事往往冇乜common sense。早前政府更新高鐵的效益估算,調低至每年平均3,900萬小時,價值則升至900億元。這一筆高鐵效益數,大約是將每小時價值,乘以高鐵可節省的時間折現算出來。這個等候時間成本來自何方?原來運輸署02年有一調查,問及市民願意花多少錢換取節省時間,調整通脹、工資實質增長後,就成了算入高鐵效益的等候成本。
論科技,2002年比2016年落後,呆等情況絕對比今天普遍,沉悶痛苦的市民當然想等少啲。今時今日等車,一部手機加一部電腦,工作娛樂求學一應俱全,沉悶痛苦不再,節省幾十分鐘真係值900億元?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逢周一至五刊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