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過經濟學的江湖術士

免費早餐 - 渾水
讀過經濟學的江湖術士
2016年02月03日
最近Byron出了一個自家facebook post,暗諷一位財經評論員。我本著吃花生的心態,不停火上加油、煽風點火,鼓勵佢挑人機,當然佢唔會中我奸計啦。不過《免費早餐》這個專欄真係愈來愈過癮,因為寫的人愈寫愈有火,好鍾意挑機得罪人。我年少自負就算,Kevin愈戰愈勇,就嚟好打過葉問同一拳超人,哈哈哈。
我在專欄寫作,都係販賣財經同股票知識、行情為主。有時為了搶睛奪目,有時又不小心自High,我會化身自己的手天使,不停自讚自我抬舉。當然,我也很愛引用經濟學,不過,我的論述都係主力用來攻擊左翼,疏理一些很基本的社會科學概念,僅此而已。因為我有一些底線,我很少會說自己掌握了某些經濟學概念,然後代表某一派的經濟學說,成功做了甚麼宏觀的預測。因為呢類做法係好荒謬,同埋太似吹牛皮的江湖術士。
第一,那是我自身的問題,我的經濟學底子above average,但一定不是最好。根基最紮實一定是傳統學術訓練的學者。自吹自擂的前提是要問自己有無足夠的學術基礎,我自問無,所以就唔會話自己代表了甚麼學說、甚麼流派之類。
第二,經濟學做宏觀預測其實經常出現偏差,呢點都幾乎係公認,因為宏觀的變數太多,你要掌握每一個變量和操作每一個變量並不容易,所以我自己從來不會解說變數太多的現象,例如大經濟大股市做預測,這是對學術的基本謙遜。睇法可以有,但太神化這門學問,感覺會變得好老千。
第三,經濟學的學說都幾多,例如古典經濟學、凱恩斯學派、貨幣學說、奧地利學派、芝加哥學派,多如繁星,而且學派與學派的主張有時又會重疊,因此我好難「歸邊」去押注說某一個學說特別勁特別架勢,又或者咁講,我好難分辨邊一種情況邊一種學說會特別強。結論係:唔識,好過扮識,最好唔講。
第四,讀書最緊要讀得通,知道件工具點用,摸清個原理就可以。如果凡事都引用大師大學派,好像搞到自己無主見無性格,被迫繞著前人的足印去講說話。又或者按李天命的講法,這容易墮進「訴諸權威的謬誤」。
請記住,由始至終,我都係反省緊我自己,用來提醒自己唔好誤人歧途成為「江湖術士」。大家也就唔好亂扣我帽子了。
作者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逢周一至五刊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