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資無造成失業?似乎言之尚早


2012年12月19日
梁天卓 經濟3.0


上周度假後回港,第一則看到的新聞是政府接納最低工資委員會(下稱工委會)的建議,把法定最低工資水平由每小時28元提升至30元。如無意外,立法會將順利通過這項法案,新的最低工資水平將在明年5月1日開始實施。

最低工資法案開始推行時,政府已表明將每兩年檢討一次最低工資水平,在目前的政治氣候下,政府接納工委會提高最低工資的建議實在不難理解。

由最初研究設立最低工資,到最近討論提升最低工資水平,很多經濟學者和商界人士都以最低工資會帶來失業為由來反對,有關的經濟理論十分淺白,在此不贅。

不過,事實上,最低工資在去年5月1日實施後,香港的失業率不但沒有如預期般大幅上升,反而有些微下跌。

根據統計處數據顯示,香港的整體失業率在最低工資實施前為3.7%,在剛過去的10月,失業率只有3.5%。在一些受最低工資影響較大的行業情況也差不多,例如在零售、住宿及膳食服務業的失業率,就由最低工資實施前的4.8%,下降至最近的4.6%。

既然最低工資不會帶來失業,反對提高最低工資的最大原因亦變得沒有說服力。但為什麼最低工資沒有令失業率上升?是經濟學的理論失靈,還是有其他的原因?

其中一個原因是香港的經濟持續向上,沒有受到歐美經濟困局的太大影響。根據統計處的數據顯示,在剛過去的季度,香港的本地生產總值仍然有按年5.2%的增長。另外,香港最近1年的通脹亦維持在3%至4%水平。這些都紓緩了失業率上升的壓力。

勞力需求彈性長短有別

另外一個可能的原因是,1年時間不足以令僱主尋找勞力的代替品。從學術點來說,勞力需求的彈性有短期和長期的分別。曾國平兄早前在本欄對需求彈性這理念已有了很精闢的分析,簡單點來說,這是指需求量對價格變動的反應。

需求彈性受很多不同的因素影響,其中一樣是代替品的多少。假設閣下住在美國的一個偏遠小鎮,鎮內沒有如香港般先進的公共交通設施,上班下班甚至往便利店都需要駕車代步,筆者相信,閣下對汽油的需求彈性將十分低。事實上,根據美國能源部的資料顯示,由2007至2008年短短一年間,美國的汽油價格上升了28%,但是美國的人均汽油消費只下跌了5%。美國人的汽油需求彈性只有0.16,是十分低的。

這麼低的需求彈性有好幾個原因,其中一個是價格轉變的時間太短,令消費者沒有太多時間尋找汽油的代替品或減少汽油消耗的辦法。如果時間許可,尋找減少汽油消耗的辦法可以有很多,你可以買一輛油耗低的混能車,亦可以搬到紐約等公共交通設施比較發達的大城市。

不過,這些都很難在短期內辦到,因為你可能剛剛買了一輛最新跑車,又可能目前對你的工作十分滿意。總而言之,需求彈性在短期內是會偏低的。

那麼,汽油的長期需求彈性是否比短期的要高?要驗證這個假說,最理想的實驗是有兩個平行時空的世界,然後在其中一個美國提高汽油價格,另一個美國的汽油價格則維持不變,然後在10年後再看看兩個美國汽油消耗量的差別。

可惜的是,我們沒有兩個平行時空的世界。不過,我們可以找兩個在各方面,除了汽油價格之外都相似的國家,然後比對它們各自的汽油消耗量。

英國跟美國無論在經濟和文化都差不多,但英國的油價比美國要貴上兩三倍,雖然這不是一個完美的實驗,因為有很多其他的因素我們沒有考慮,但是我們不妨用英國來做另一個平行時空的美國。筆者利用2007年的數據,發現汽油的長期需求彈性高達1.5,比剛才算出的短期需求彈性要高出差不多十倍。

從以上的例子可見,短期的需求彈性可以比長期的彈性低很多。如果在香港的勞動力市場也是一樣,那麼,在最低工資訂立1年多後便斷定它沒有造成失業似乎有點言之過早。

梁天卓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