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紅酒 (紅酒經濟學.二之一)


2012年12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上周比較過數種投資工具的投資回報率,發現投資教育的回報在美國竟跑贏股市。香港沒有閱讀風氣,但捨得花錢和時間去讀個什麽紅酒品評證書課程來提升個人品味的,卻大有人在。除了這樣的紅酒文化,近年竟還流行起紅酒投資。

我不是什麼紅酒專家。學生時喝的是10多美元一瓶的貨色;開始工作後,喝的是加州或俄勒岡州土產紅酒白酒,一般亦不會超過40美元一瓶。只談價錢很市儈,這是經濟學家本色?經濟學家相信在市場競爭下,價格反映質量是無可避免的。跟紅酒專家比較,經濟學家是否更能預測高級紅酒的價格?投資紅酒又真的有可觀的回報?

30多美元一瓶的廉價紅酒,當然沒有什麼投資價值,有投資價值的是少數陳年後味道更佳的優質好酒。

跟房屋不同,經濟學上,紅酒不是耐用品(Durable Goods)。1961年波爾多(Bordeaux)出產的Lafite,喝一瓶便少一瓶;紅酒跟石油相似的地方是紅酒耐藏(Storable),如石油般耐藏卻不能再生(Non-Renewable)的資源,價格隨時間的升值是利率,這理論是鼎鼎大名的Hotelling's Rule。

邏輯很簡單:試想想,假如你珍藏了一支陳年Lafite,今天的價格是1萬大元,撇除利息和儲存的開支,如果料事如神的你知道明年會升值,你會耐心等候;如不升值,你會毫不猶豫地馬上沽出。因為明年賣出的收入,就是今天賣出的成本;當兩個價格存在差距,投資者便可透過市場套利。

當利率不是零,價格將隨利率上升。假設年利率是5厘,明年的價格便要1.05萬元;如升值超過500元,今天借1萬元買入,明年賣出,扣除利息本金後還有利可圖。現實中要加上存儲的開支,價格上升還會多一些,但投資的平均回報率始終不離市場利率。當然,如果紅酒價格與股市走勢關係不大,投資紅酒有助分散風險。

不過,如果你對紅酒一無所知,倒不如先花錢買幾瓶好的享受一下才算。單單想靠投資紅酒的回報要跑贏大市,除非你能掌握一些市場不知悉的資訊。

溫度雨量預測價格

多年來,紅酒質素的好壞有賴專家的意見。專家如Robert Parker,確實能影響紅酒價格。即買即飲的,專家不容易騙人。但有投資價值的高級紅酒,大多可長期陳年儲存10年以上,一些波爾多的紅酒更可儲藏30年之久。如果「風水佬」都呃得你十年八年,紅酒專家30年前的意見還可信?

高級紅酒價格差距可以很大,同樣是六十年代波爾多出產的Lafite,30年後在倫敦拍賣價,1961年的比1965年的貴逾二十倍!在整個六十年代,最貴的年份是1961年,隨後是1966、1962和1964年;同樣是1961年出產的Montrose,價格卻大約只值Lafite的四分一;而Latour的售價,任何年份都要比Lafite貴。市場似乎不盡同意著名的《1855年列級酒莊分級》(1855 Classification),作為投資者,有辦法準確預測這些價格差異?

普林斯頓大學著名經濟學家Orley Ashenfelter是個紅酒愛好者。他的研究指出,單憑酒莊和年份就能解釋九成以上的價格差異!酒莊跟水土氣候關係密切,而年份則與氣溫濕度息息相關。

研究發現,要生產出高質素波爾多紅酒的不二法門,就是提子要有溫暖的生長季節(4月至9月)和乾燥的收成期(8月或9月),而上一個冬天(10月至3月)如果有充足的雨水就更佳。年份對紅酒質素和價格影響之大,是由於波爾多的天氣年年不同【註】。

如此推論,除了1986年天氣較涼之外,八十年代以後出產的波爾多紅酒都應該不錯,尤其是1989年、1990年、2000年、2003年、2005年和2009年的;但當這些資訊成為了公開秘密,投資紅酒理論上是很難賺大錢的。奇怪的是,過往不少質素一般的波爾多紅酒,價格一開始都被抬高,直至數年甚至10多年後價格才回復正常。例外中的例外是市場似乎一直對1982年的紅酒趨之若騖。但Ashenfelter發現, 1982年波爾多的夏天雖然尚算和暖,但雨水卻也不少。

不知是否讀了Ashenfelter的研究報告,Robert Parker數年前終於打倒昨日的我,把1982年Lafite的評分從100下調至97;但The 1982 Vintage的牌頭,在30周年後的今天依然有價有市。

註:Ashenfelter, Orley. Predicting the Quality and Prices of Bordeaux Wine. Economic Journal, 118(529), June 2008: F174-F184.

徐家健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