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賽依定律看宏觀經濟


2013年2月9日
曾國平 經濟3.0

昨天由奶粉事件說起,提到賽依定律(Say's Law);不過,定律的應用對象並非個別物品,「供應創造其需求」(supply creates its own demand)形容的是宏觀經濟。

賽依定律聽來神奇,頗有無中生有的意味,彷彿一個經濟生產多少,總會有同樣的需求應付。宏觀經濟難道不會陷入衰退?生產過剩是否絕無可能?賽依定律自賽依(J.B. Say)提出以來,眾說紛紜,誰是誰非是個學術題目,不宜悶親讀者。筆者要介紹的是小穆爾(John Stuart Mill)的觀點,取其清楚明白【註】。

要了解賽依定律的含意,先考慮一個以物易物(barter)的社會。

假設經濟裏只有A、B、C三人,每人專業生產一種物品。A是種白菜的,以收成了的白菜去市場換取所需;B是養豬的,賣的是豬肉;C則只會釀酒,釀好了一瓶瓶拿到市場去。三人定期交換物品,過着有肉有菜有酒的生活。三種物品各有價,如一斤豬肉換一瓶酒、一瓶酒換三斤白菜之類。

在以物易物的世界,人人都是買家兼賣家。A以白菜換酒肉,供應的是白菜,需求的是酒肉;同樣道理,B、C兩人也是買家兼賣家。把三人生產的白菜、豬肉、酒加起來,是總生產,但同時亦等如總需求。假如A增加生產,白菜的價會下跌,每斤菜將換到較少的酒肉,但三人的需求將上升,多吃了菜,亦即供應創造其需求。

在這個簡單的世界裏,除了天災人禍,亦可能有人計算錯誤,生產太多,如A白費氣力種了大量白菜,卻換不到多少酒肉。不過,這種錯誤自會改正。

時移世易,這個三人經濟為方便交易,引進貨幣,於是經濟除了三種物品以外,亦有一定數量的貨幣流通其中。貨品的作用之一是保值,A到市場賣白菜,若碰巧消化不良,不一定要換來酒肉,可從B、C手上換來貨幣,留待他日買酒肉。

供應可否創造其需求

在貨幣經濟裏,供應可否創造其需求?白菜、豬肉、酒加起來的生產,是否必定等如三者的需求?若然如此,有貨幣的世界亦不會出現生產過剩的情況。

這種說法在小穆爾身處的十九世紀中期盛極一時。持這觀點的其中一人,正是小穆爾之父老穆爾(James Mill)!小穆爾指出,這個看法是把賽依定律誤解了。在這個貨幣經濟裏,物品不只三樣:把貨幣也算進去,其實有四樣物品。根據賽依定律,若白菜、豬肉、酒的生產過剩,則貨幣的需求必定過剩,四樣物品不能同時生產過剩或需求過剩。

例如A消化不良,只想賣掉手上的白菜,不想換來酒肉,卻要貨幣留待他日使用。A跑到市場去,B、C兩人本以為A會以貨幣買他們的酒肉,豈料A只想拿貨幣。於是白菜、豬肉、酒的生產過剩,而貨幣亦由於A的行為而需求過剩,形成了有貨沒人要的情況。

不過,面對如此困境,價格自會調整:A對食物的需求減低,白菜、豬肉、酒的價格下跌,貨幣價格卻會上升,亦即貨幣更「見使」。A面對的價夠低,也就不管什麼消化不良,先吃為快了。

問題是價格可能調整需時,如此困境可能要維持一段時間。依照凱恩斯經濟學的思維,政府可在此時買進市面上賣不掉的食物,以「刺激」經濟。政府亦可以增加貨幣供應,鼓勵三人以手上增加了的貨幣去買食物。價格到底有多靈活,而不靈活的價格下政府是否需要插手,是宏觀經濟的根本爭議。

讀者們要留意,小穆爾並沒有反對貨幣經濟的意思。現實的社會裏不只有三個人,貨幣減少交易成本的功德無量,沒有人想回到以物易物的原始世界去;再者,以物易物帶來巨大的交易費用,可能令三人不能專業生產,成本大增,經濟可能一窮二白。小穆爾只想指出,生產過剩(不計貨幣在內)可以在貨幣經濟中發生。

以上的討論忽略不少重要的問題(如勞動市場、資本投資等等),但篇幅所限,不能一一考慮。

想不到從奶粉事件,可以聯想到百多年前的大思想家小穆爾!

註:小穆爾的文章題為Of the Influence of Consumption On Production,收入他1844年的結集Essays On Some Unsettled Questions of Political Economy。

曾國平
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