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餘化基金 乾坤大挪移 (基金港的前因後果.二之一)


2013年3月8日
曾國平 經濟3.0

在未來的一年,香港政府將注資150億元到再培訓局、150億元到關愛基金、50億元到語文基金、50億元到環境及自然保護基金,加上一些零零碎碎的項目,加起來竟有400多億元的基金支出,總數比以往數年加起來要多。此外,坊間的大小團體都爭相支持成立各種基金。香港成不了中藥港或鮮花港,卻大有潛質成為基金港!

小時候新年逗利是,阿媽總會講句「幫你儲起佢以後慢慢用」,阿媽可能不希望小孩花光花淨,又可能左手交右手以利是錢去派利是;但無論如何,下年利是仍然要逗,逗完仍要上繳。今天的香港政府利用大筆的盈餘,設立及注資各大小基金,道理是否一樣?

財爺之計一石二鳥

罵財政司司長的文章看得多了,我反而想探討以基金花掉盈餘的前因,並推斷基金坐擁巨款的後果。上周曾解釋為何政府的盈餘人人有份,既然如此,市民應該有權知道血汗錢到底何去何從,了解基金港到底所為何事。

不想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先從政策的好處看,學學體諒領袖苦心(特務頭子戴笠語)。曾司長的苦心,或許是想維持政府的經常開支和收入,不要令市民對意外之財有非份之想。面對說不準的利得稅、印花稅或賣地收入,留下尷尬的巨額盈餘,司長做對了的是不增加經常開支:他日收入驟減,增加了的開支將尾大不掉。上次派6000元給利益團體罵個半死,但一貫的派糖措施(如減差餉或電費等)又不能做得太盡,以免令市民的期望過高:試想像政府免公屋交租一年,一年後公屋住戶會不要求些什麼嗎?

司長無計可施,惟有來個乾坤大挪移,把政府的盈餘支出去。改數個響亮名字,成立多個基金,每個大筆一揮一百幾十億元。基金既然在政府之外,也就算作政府支出。不過,一年內基金真正花掉的(資助項目加上行政費用),可能不到十分一。司長之計一石二鳥,既不用擔心大政府令福利制度膨脹,又能藏富於基金。

苦心體諒過了,要問的是幾個難題。未來數年若順風順水,政府預測的樓市泡沫尚未爆破,意外之財仍會滾滾而來,基金數目想必然會更多,其掌握的財力必然更雄厚。手握數以百億元計的財力,基金的目標是什麼?基金的決策者想爭取的又是什麼?

假若司長把400多億元分給8所大學,大學校長會做些什麼?大學校長為了保障一己的名聲,會盡量利用巨款提升學校的排名;聘請數個世界級學者、買進尖端的器材或撥款搞多個從前搞不起的研究計劃等,好讓學校的排名提升。如此的推斷,是基於現有的制度,大學校長不能挪用巨款,把巨款花在提升排名上是最佳選擇。當然,推斷不能排除校長益自己友,甚至花錢給自己的辦公室大裝修,但校長顧及自己的名聲,在提升大學排名的前提下,加上傳媒的監督,不會做得太過分。

派錢市民浪費最低

同樣道理,把款項交給中小學或醫院等機構,基於機構決策者的動機(如醫院想病人滿意或意外率低;學校想學生成績好或升讀名校),撇除一部分的浪費,大抵都可以推斷款項將花得其所。把道理再推一層,把400多億元撥交給每位市民(碰巧是每人大約6000元),市民最清楚自己想要什麼,浪費可減到最低。

問題是,基金面對的監管較政府少,主事者的目標亦不及學校或醫院那般明確。大學有排名可看,中小學有升學成績可考,但受政府支持的基金呢?要看成功撥出的款項嗎?可是,基金成功撥出的款項意味着的可能是亂撥款,或把款項作為利益輸送的手段之一撥給自己人,受惠人數難以量度。

此外,這些基金的本質跟慈善團體不一樣,因為市民最少有權決定是否捐錢給慈善團體,為了令市民放心捐款,慈善團體多少要向捐款者交代。那司長建立的基金呢?政府慷市民之慨,把從市民血汗錢得來的稅收投入基金,市民既沒權要求政府不要把稅收投入基金,亦沒有要求政府把稅收投入這個或那個基金的權力,又或投入多寡。

果如是,要求基金有效運作,是緣木求魚!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