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錢的理由


2013年3月2日
曾國平 經濟3.0

數月前,我以政府派錢為例子解釋恆常收入假說(permanent income hypothesis),結論是派錢後部分市民把錢儲起來「慢慢搣」,部分等錢使的市民會立刻把錢花掉;理論背後的有力假設是,市民拿到錢後自會作最佳的打算,要儲要花視情況而定,不用別人說三道四。自己使自己的錢,永遠比別人使你的錢,用得其所,因為別人不知道你想要什麼。

派糖涉利益團體

本文見報之日,財政預算案已經面世,仍是派糖不派錢的格局。同欄的兩位朋友支持派錢,我亦不例外。今天為大家談些數字,說些道理,講講派錢的理由。

我們面對的,不是派錢和不派錢之間的選擇,而是派錢和派糖之間的選擇。這個分別非常重要,一般反對派錢者的理由是什麼「燒煙花」、「不負責任亂使錢」之類,其實是誤導公眾。回歸以來的非經常性開支(即派糖數字)已經愈滾愈大,所謂「亂使錢」已成習慣,要問的問題不是應否派錢,要問的是:同樣的一大筆開支平均派掉是否更有效率?所謂「同唔到愛的人一齊,就要愛同你一齊嗰個」(If you can't be with the one you love, love the one you're with),亦是同一道理。

筆者利用1997年至今的數據,計算出每個財政年度的人均「非經常開支」,假設同一筆開支人人平均分派,每人可獲得多少?我保守估計香港20%的人口「無份分」(未夠十八歲、嫌麻煩、唔記得之類),近四年的平均所得是2356至9482元【表】。換句話說,去年政府若把非經常開支直接派給市民,每人可得9000多元的現金,數字大得驚人!

我們要問的是,到底每人平均派逾9000元現金好?還是不平均的派糖好?各位長者,你要地區中心大裝修加一個月津貼,還是9000多元落袋?各位街坊,你要區內多些社會資本,還是有9000多元同隔離鄰舍飲多餐茶聯絡感情?各位窮苦的學生家長,你要有午飯津貼,還是有9000多元為仔女買嘢食?當然,派糖中得到超過9000多元的市民,必定不想別人分一杯羹。

從政府的角度看,平均派9000多元的政治效果一定比派糖要低。派糖牽涉的是無數的利益團體(政黨、社福機構、各大小基金等),不派糖社會上就少了幾宗「成功爭取」的美事,損害了利益團體的存在價值,團體更可能因此少請幾位員工。

直接派錢,少了中間人的參與,每天政府門外不免多了幾單示威請願,對民望不利。再者,平均花9000多元在每個市民身上未必能籠絡人心,但集中花在部分人身上效果一定更明顯。君不見上次政府派6000元,讚好的聲音微弱,反對的聲音嘹亮?

市民都是納稅人

讀者可能會問,我從未交稅,根據某些講法是對香港沒有貢獻,拿9000多元是否有點對辛苦工作的納稅人不公平呢?讀者不用妄自菲薄。

政府收入中薪俸稅和入息稅只佔一小部分,更重要的是印花稅、地價收入和利得稅,只要讀者不是在深山居住,這三大稅項其實天天在付:你到樓下茶餐廳食碟30元的豆腐火腩飯,30元裏有多少是因為茶餐廳要交稅而多付的?你跟女朋友到商場電影院睇戲,60元一張的戲票多少是從地價而來?你死慳死抵買了幾手工商銀行(1398)希望賺餐茶錢,政府又同你收幾多印花稅?

根據政府的收入來源,香港市民幾乎都是納稅人!一個N無人士,每年稅項加起來可能都有一萬幾千。若果以往派糖沒有給你什麼好處,根據納稅人才有份分的思維,政府是待薄了你。

從效率、從公平的角度看,派錢都比派糖優勝。奈何一些經濟上可取的政策,政治上都行不通!

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