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粉捆綁銷售 一時之計?久安之策?


2013年2月15日
梁天卓 經濟3.0

各種迹象都顯示,回歸後的香港正逐漸向左走,「積極不干預」已成過去,「積極干預」似乎已是主流民意,政府干預的層面和手法亦日新月異:多建公屋、居屋的訴求在樓價高企下並不出奇,加強老人退休保障在歐美等發達國家亦是常見之事,但要奶粉商到立法會解釋為何供應短缺,真是聞所未聞。

自從「一簽多行」政策實施之後,水貨客問題一直困擾北區的居民,一些日用品如某牌子的奶粉短暫缺貨時有所聞。我們有需要因而限制水貨客帶貨回內地嗎?科技大學的老師雷鼎鳴教授多次在報章撰文反對政府干預,相反,他認為,香港應該對內地人對香港貨品質素的信心善加利用。政府現在限制水貨客帶貨的措施有效嗎?本欄另一位作者曾國平兄上周便為此撰文,他認為,「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限制水貨客帶貨的成效不會很大。

早前有關奶粉供應短缺的投訴主要來自需要四出「撲奶粉」的爸爸媽媽,最近連奶粉的零售商如一般藥房也對奶粉短缺有所埋怨,它們投訴的可不是奶粉短缺,而是奶粉批發商把奶粉捆綁銷售的營商手法。

根據新聞報道,內地的媽媽對「細仔奶粉」的需求比「大仔奶粉」的大,以至在香港的「細仔奶粉」需求突然急增,「大仔奶粉」相對滯銷,而奶粉批發商為求散貨,於是規定藥房每次入貨時一定要購入整套、所有階段的奶粉,把滯銷的「大仔奶粉」捆綁在缺貨的「細仔奶粉」上。

一方面零售商會言之鑿鑿稱被迫買「大仔奶粉」,但另一方面批發商卻連連否認有把奶粉捆綁銷售的營商手法,誰對誰錯一時還說不清楚──代表政府的高永文局長說只會密切留意事態發展。

即使批發商真的有把奶粉捆綁銷售,政府是否真的需要對此關注、甚至干預奶粉市場呢?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需要理解為何批發商會把「細仔奶粉」和「大仔奶粉」捆綁在一起銷售。張五常大教授在《經濟解釋》裏有一章是關於捆綁銷售的經濟分析(卷二第八章),裏面提到一個在1970年代的打火機捆綁銷售的有趣例子,跟現在奶粉的捆綁銷售十分相似。話說當時金價上漲,以黃金製造的打火機需求急增,令「金打火機」出現了暫時的短缺,而銀造的打火機卻見滯銷。當時商店老闆跟大教授閒聊時投訴批發商突然規定「取一金必須取一銀」,亦即把銀打火機捆綁在金打火機上銷售。大教授打蛇隨棍上,追問老闆一些問題,後來得到了答案。筆者把當時其中一段對話節錄如下:

張:你可以從批發商那裏只取銀的吧?

老闆:那當然,但銀的我們要虧蝕,不強迫我們不要。

張:你賣金的給日本仔賺很多錢吧?

老闆:(笑得很開心)

張:你不會那樣蠢,告訴那批發商金打火機賺多少錢。

老闆:(哈哈大笑)

大教授認為,在需求突然大增或大跌時,零售商比批發商有更豐富的市場訊息,能更快和更準確知道價格應該怎樣調整,而零售商當然不會與批發商分享這些「價值連城」的訊息,把急銷貨與滯銷貨捆綁在一起,是批發商為了降低重複調整批發價所帶來的費用的一種手段。

零售批發的「訊息不對稱」

在奶粉市場裏,同一款奶粉在不同的藥房買,價錢可以很不同。即使在同一藥房,「廣東話價」與「普通話價」也可能有分別。在「細仔奶粉」需求突然大增下,奶粉批發商要在短時間內準確釐訂批發價的成本是很高的。

以零售商與批發商的「訊息不對稱」來解釋捆綁銷售,有一個很重要的含意,就是這種捆綁安排不會持久。雖然零售商貼近前線,比批發商更快知道市場的訊息,但時間一久,批發商也會知道批發的定價應為何,屆時也就無必要多此一舉把滯銷的「大仔奶粉」捆綁在「細仔奶粉」上,直接減少生產「大仔奶粉」,提高「細仔奶粉」的批發價便可。

所以,筆者認為,奶粉商的捆綁銷售只是一時之計,絕不是長遠之策。故此,奶粉商的捆綁銷售行為,只是在奶粉需求突然增加的情況下,市場以最少成本的方式來作出調整的行為,政府干預實在沒有必要。

梁天卓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