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佔中」邊上


2013年4月6日

戴耀廷教授提出「佔領中環」的運動,帶來激烈討論,觸動了中央的神經。全因戴教授的一個想法,不少市民對政治熱中起來,認真的去討論「佔中」的理念和細節,辯論運動成功與失敗的機會。贊成也好、反對也好,認真去思考、討論「佔中」運動的,或許只有小部分香港人;但風潮已起,香港的政治氣氛或多或少已有改變。

戴教授本可舒舒服服的在學院裏著書立說,今次冒極大的風險掀起「佔中」的討論,表現的是難得的勇氣。誠如薩伊德(Edward W. Said)在《知識分子論》(Representations of the Intellectual)中所言,知識分子「要問些令人尷尬的問題」,更要為「常被遺忘或忽略的人與事」挺身而出。戴教授是個名副其實的知識分子!

題目是「寫在『佔中』邊上」,意謂不談「佔中」的具體內容,只從經濟學角度談運動的可行性,算是在「佔中」運動討論的旁邊「寫一個問號或感嘆號」(錢鍾書《寫在人生邊上.序》)。

「佔中」運動所追求的是,普及而平等的民主選舉。若然運動成功,得益是大部分的香港人;受害的是在現行非民主制度下得益的小部分港人。不過,所謂得益於民主制度者,程度亦有輕有重。不少香港人政治冷感,特首是如何選出來也沒所謂,追求的只是生活安好。有些香港人非常重視民主,視之為重要的權利,難忍無權選出一市之首。當然,亦有不少香港人介乎兩者之間,對民主有一定的渴求,但並非最重要的目標,只是行有餘力的追求;由無所謂到念茲在茲,民主選舉的價值從低到高,是為香港人的「民主喜好光譜」。

如果「佔中」運動成功,不論參加運動與否,任何認為民主投票有價值的香港人都會得益。既然不用參加也能得益,一個自私的香港市民自然「樂觀其成」,任由其他熱心市民去佔領中環。有這個「搭順風車」現象,是因為民主投票人人有份,不能只賦予有份參加運動的市民。

「佔中」的代價與成本

不過,「佔中」運動的成功,除了要夠人多勢眾,亦要付出一定的代價。從策劃到實行,其中涉及的時間和金錢本已驚人;加上被檢控的風險,實行「佔中」運動要付出的代價極高。這代價如何分擔?

認為民主選舉有價值的,雖有「搭順風車」的動機,但為免運動失敗,將視乎對民主的熱衷程度,付出一定的成本。部分市民將略盡綿力,選擇多留意有關新聞,多在社交網絡傳播有關訊息;部分市民將積極參與「佔中」的討論,甚至主動加入籌備的工作。每人考慮了運動的成功機會,將根據自己對民主選舉的喜好,付出相應的代價。對民主有極大喜好的,明知不少人會「搭順風車」,亦將分擔起大部分的成本。

「佔中」運動的《信念書》把參與者分作三種,分別為成本高(或要面對檢控)、成本甚高(不用主動自首)、成本低(只作支援)。根據香港的「民主喜好光譜」,有多少香港人會選擇不用付出的「樂觀其成」?有多少選擇成本低的參與方法?香港人既以政治冷感著名,運動會否落得只有大量支援、缺乏積極參與的下場?若然在旁搖旗吶喊的成千上萬,但真正肯面對檢控的只有數百人,「佔中」運動將有多大的影響力?運動會否因此未能成事,不了了之?

但願電影《日正當中》(High Noon)不是「佔中」運動的寫照。電影中描寫四個惡棍到小鎮尋仇,警長四處召集同僚和市民奮勇抗敵,大家都似乎答允參與。誰知惡棍出現當日,只剩警長孤身作戰,其他人等全無蹤影。電影中的警長最後雖然成功殺敵,讓市民「搭順風車」,但現實往往沒有電影般美好!

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