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韋斯怎樣改變了委內瑞拉? (獨裁國家的資源與環境經濟學.二之一)


2013年3月18日
徐家健 經濟3.0

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個多星期前病逝,結束了長達14年的「民主」統治。一些內地傳媒稱查韋斯是「反美鬥士」,更是「中國的老朋友」,不難理解;耐人尋味的是,在香港一個標榜理性的新聞網站,刊登了一篇把查韋斯捧到天上去的文章,說查韋斯一直領導的「弱勢」政府,在欠缺既得利益者的支持下,仍能成功地透過把企業國有化取得資源來改善基層市民的生活,作者還大讚查韋斯無懼無畏地沒收了某大企業位處市中心的土地興建公共房屋【註1】。

一個以修憲來想當終身總統的「反帝國主義鬥士」,一個視私有產權如無物的「民主社會主義英雄」,在香港當下的新主流媒體找到了知音人。現屆特區政府的一些政策措施,不是完全沒有民意基礎的。認為查韋斯大大改善了委內瑞拉人的生活,又是基於什麼事實基礎呢?

是查韋斯還是高油價?

最近網上流傳一幅委內瑞拉1999與2011年的經濟圖表,比較查韋斯執政前後的經濟數據:發現人均國內生產總值上升超過一倍,赤貧與嬰兒死亡率亦顯著下跌;與此同時,石油出口總值也增加了三倍有多【圖】。這都是查韋斯的功勞嗎?

上周曾介紹「工人培訓前工資顯著下跌」的現象,誤導了政策制訂者對職業培訓成效的評估。同樣道理,要回答以上問題,單單比較1999與2011年的數據並不可靠。委內瑞拉過去十多年究竟是「英雄造時勢」還是「時勢造英雄」?石油出口總值增加了三倍有多,給了我們一點啟示。

改善民生便可充公外資?

查韋斯面對的時勢,是油價每桶由1999年約20美元,飆升至2011年超過100美元,上升了足足四倍。身為石油輸出國組織成員的委內瑞拉,在高油價下是「想唔發都幾難」。

事實證明,同期的嬰兒死亡率在其他沒有查韋斯的產油國都大幅下跌,鄰近國家如墨西哥和巴西的跌幅更比委內瑞拉大【表】。我研究過,發現不少石油輸出國都喜歡大搞公共醫療,油價大上大落不但影響國家收入,嬰兒死亡率亦隨油價上升而大幅下跌,委內瑞拉會是例外嗎【註2】?

委內瑞拉石油業在過去十多年來的確有點與眾不同。查韋斯在任期間對石油業進行了重大改革,他一方面對國營的石油企業進行了高層人事調動,一方面又對外資石油企業引入種種限制,還要求他們更改合約條款並重新簽約,迫使部分外資放棄投資。即使委內瑞拉短期能從充公外資中得益,但長期的影響卻是嚇怕外資,不利發展。

令人費解的是,按委內瑞拉發表的國家數據,石油業在過去十多年並沒有顯著增長,帶動委內瑞拉經濟增長的是石油以外的其他行業。從國際石油企業公布的數字,委內瑞拉的石油產量雖然自1998年持續下跌,但下跌速度之慢,並不足以抵銷油價的升幅,我不能不對委內瑞拉的官方數據的可靠性存疑。

如果委內瑞拉的石油業在查韋斯在任期間真的沒有顯著增長,其效率可能已經大大下降。

查韋斯有否令委內瑞拉的石油業效率大不如前?首先,充公外資不是吸引海外尖端採油煉油技術的政策;再者,查韋斯在位時以低價出口石油到其他拉丁美洲國家的盟友來換取支持。我的研究發現,自查韋斯當選總統,美國減少了對委內瑞拉石油入口的依賴,中國卻開始從委內瑞拉進口石油,如此親疏有別的貿易安排,無效率之極在於中委的運輸航程是美委的好幾倍【註3】。

政府弱勢所以打壓異己?

對查韋斯由衷敬佩的新聞網站博客最後在文中指出,由於查韋斯的聲音一直是「另類和弱勢的聲音」,我們應該對所謂的「打壓異己」有不同看法。不容易估計委內瑞拉以低價賣石油給盟友的長遠政治及經濟回報,查韋斯對國內反對力量的懲罰卻是有數得計。

從2002至2003年,超過500萬委內瑞拉人聯署反對查韋斯,研究發現這個聯署名單在2004年被公開後,簽署者的工資平均下跌了5%,就業率亦下跌了1.3個百分點【註4】。

我也許真的在美國住得太久,長期受着美帝主流傳媒的荼毒。對查韋斯打壓異己,我橫看豎看也看不出還有什麼看法。


註2:Cotet, Anca and Kevin K. Tsui. "Oil, Growth, and Health:What Does the Cross-Country Evidence Really Show?" Scandinavian Journal of Economics, forthcoming.

註3:Sergey Mityakov, Heiwai Tang, and Kevin K. Tsui. "Geopolitics, Global Patterns of Oil Trade, and China's Oil Security Quest." HKIMR Working Paper No. 32/2011.

註4:Hsieh, Chang-Tai, Edward Miguel, Daniel Ortega, and Francisco Rodriguez. 2011. "The Price of Political Opposition:Evidence from Venezuela's Maisanta." American Economic Journal:Applied Economics, 3(2):196-214.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