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資訊,冇窮人? (一個偉大經濟學家的兩件小事.二之二)


2013年5月7日

不少「理財投資」版的讀者,都聽過金融學上的「有效市場假說」(Efficient Market Hypothesis)和「事件研究法」(Event-Study Analysis),前者是理論,大意是指股價充分反映市場訊息;後者是工具,以嚴謹的統計方法驗證股票市場的效率。

香港有「冇咁大隻蛤乸隨街跳」的民間智慧,但亦有為股民指點迷津的所謂「財經演員」隨街咁行。「有效市場假說」信不信由你,以芝大法瑪教授(Eugene Fama)為首的一眾金融學者,有系統地驗證市場效率已超過四十年;多年的研究結論,是可解釋或推斷0.5%股價波動已是驚天動地的大發現,想長期跑贏大市難過登天。

上世紀60年代,法瑪教授分析股價如何因應新資訊調整的著作The Adjustment of Stock Prices to New Information,被公認為歷史上首個事件研究;但原來早於50年代,張五常的老師艾智仁已寫過一篇名為「The Stock Market Speaks」的備忘錄,而我肯定這篇備忘錄連張五常也未看過一眼,原因是當年艾智仁剛完稿,兩天後他的上司便下令要把它銷毀。熟悉艾老的朋友都認為,這篇他們從未看過內文的備忘錄,才是歷史上第一個分析市場效率的事件研究。

從股市走勢發現軍事秘密

那位艾智仁的上司,並非洛杉磯加大的高層,他是智庫蘭克公司(RAND Corporation)的頭目。聽過蘭克公司的香港人不多,但其來頭之大,在經濟學界無人不曉。蘭克公司是在二次大戰後成立的一個專門研究軍事戰略的組織,曾在機構內工作的研究員中,超過30位後來成為了諾貝爾獎得主,他們從事的研究項目包括星戰計劃及人工智能等等,當然還少不了核武研究。艾智仁的備忘錄,是關於氫彈(H-bomb)的研製,當時屬軍事機密。

故事是這樣的,1946年艾智仁加盟洛杉磯加大,而蘭克公司的總部正好在加大附近,經一位老師的推薦,艾智仁在加大教書的同時亦加入了蘭克公司擔任經濟顧問。

50年代初,美國國防部開始試射氫彈,核分裂的原料固然是高度軍事機密。看過寇比力克的電影「Dr. Strangelove」嗎?電影中的主角,傳聞是參照蘭克公司的一個重要人物卡恩(Herman Kahn)設計的。於1954年3月著名的Castle Bravo試爆前數月,艾智仁在好奇心驅使下,問卡恩核分裂的原料是什麼,卡恩的答案是無可奉告,艾智仁不服氣地回應:I'll find out。

核分裂原料可能是鋰(lithium)、鈹(beryllium)、釷(thorium)等。拋下一句「I'll find out」之後,艾智仁便跑到圖書館,先搜集生產這些原料的廠商資科,再分析這些公司的股價走勢。

他發現在眾多公司之中,唯獨是一間生產鋰的公司Lithium Corp. of America的股價升勢凌厲,艾智仁認定市場「收到風」鋰是用來製造氫彈的原料,於是匆匆在1954年1月把分析結果寫成備忘錄。史上第一份分析市場效率的事件研究——「The Stock Market Speaks」就此誕生。

不是象牙塔內的經濟學家

艾智仁的備忘錄被銷毀後不久,史上破壞力最大、以鋰作核分裂的氫彈成功試爆,Lithium Corp. of America的股價之後還持續升了好一陣子。

像艾智仁這樣聰明的人,大可在股市上比人快行幾步賺大錢去也。對於一個偉大的經濟學家,真情流露的一刻,給學生一點金錢上的幫助、冷靜分析之後寫下來的一個備忘錄給毀掉,都只是小事兩樁。然而,對大部分經濟學家來說,教出張五常這種級數的學者和預視「有效市場假說」的分析,卻是夢寐以求的成就。

才智不在艾智仁之下的佛利民,二次大戰時亦曾憑其統計學知識,為軍方作出過不少貢獻。這些主張自由經濟的頂尖學者,從來都不是躲在象牙塔內紙上談兵的。

我的同事中,有些和我一樣在芝大畢業,亦有從洛杉磯加大過來的,閒談時難免一較高下。還是曾跟隨艾智仁一段日子的同事Daniel Benjamin說得好:芝大學派的經濟學,着重解釋為什麼在繁忙的街上不會找到百元大鈔一張;而洛杉磯加大的經濟學,是要解釋誰把那一百元鈔票拿走。

如想賺大錢,要學習艾智仁的經濟學。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