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婚皆因貧富起?


2013年4月27日

昨天從「尋寶」角度看婚姻,把女人當成奧斯汀小說中的角色,身家多少是找對象的重要準則。女人面對男人求婚,既考慮到立刻接受的利益,亦將計算繼續「尋寶」遇上筍盤的機會。基於女人本身情況(年齡、教育程度、當地男女比例等),權衡輕重過後,心中會有一個特別銀碼,只要遇到的男人收入比這銀碼高,女人立即答應;只要比這銀碼低,就say no。

經濟學非萬能,這個「尋寶」理論當然把事情簡化了,忘記了世間還有浪漫和真感情,最多只提供了局部的真理【註1】。

香港跟隨全球化的大勢,工資不均(wage inequality)情況愈來愈明顯。不過,統計處只有近兩年工資分布的數據,筆者未能計算工資分布過去十數年的變化,但讀者從愈升愈高的堅尼系數,加上日常生活的感受,都可能感受到某些工種的人工停滯不前,甚至下降,有些工種的薪金卻年年大幅上升,兩者的差距愈來愈大。

收入不均致結婚率低

女人搵老公取決於男人的收入分布,分布的改變會影響女人的「尋寶」策略。根據「尋寶理論」,男人的人工差距愈大,尤其是愈來愈多男人的人工遠高於中位數,將加強了女人繼續「尋寶」的決心,其心中的特別銀碼上升,「眼角」由是不斷向上移。由此推論,人工差距愈見擴大,香港的平均結婚年齡便會愈高。事實是否如此?

先看看政府統計處的三組數字:分別為女性和男性的初婚年齡中位數和堅尼系數【表】。女性的初婚年齡中位數由1981年的23.9歲,上調至2011年的28.9歲;男性的初婚年齡中位數則由1981年的27歲,升至2011年的31.2歲。女性初婚年齡的升幅要比男性大:男女中位數的比例由1981年的0.89,升至2011年的0.93;若趨勢持續,說不定將來的比例是一對一!同時,三十年來的堅尼系數大幅上升,貧者是否愈貧或有所爭議,但富者愈富卻是不爭的事實。

只要是本欄的忠實讀者,都會明白這樣把幾組數字並列在一起極有問題。初婚年齡中位數跟堅尼系數一同上升,可以牽涉其他無數的因素,更不要說兩者有因果關係了。筆者是否在誤導讀者?

筆者手頭的數據有限,當然不能推斷香港的收入不均導致初婚年齡中位數上升;不過,以往有利用美國人口數據的研究指出,兩者相關性非常密切【註2】,其後更有一項研究力證收入不均是因、低結婚率是果【註3】。雖說美國的婚姻市場跟香港的不同(如香港男性不少到內地娶妻,但女性則少有到內地嫁人;又如美國多種族,而香港則近乎是單一種族),但面對有力的證據,我們有理由相信,香港的收入不均跟遲婚有點關係。

婚姻介紹所助「市場」運作

當然,香港人遲婚也有其他原因,筆者只是提出一個比較少人提及的解釋而已。

遲婚源自「尋寶」的需要,而「尋寶」的效果取決於婚姻市場的效率。婚姻介紹所提供各式各樣的服務締結良緣,以幫助婚姻市場運作順暢,正是因應市場需要。不知道婚姻介紹所有沒有一種電腦程式,只要收到男女雙方的資料(被配對的男生的個人收入、社會上男生的收入分布等),就能計算出女方找到更好對象的機會率呢?

註1 見錢鍾書《圍城》第一章對輪船上衣着性感的鮑小姐的精釆形容:「有人叫她『熟食舖子』(charcuterie),因為只有熟食店會把那許多選色暖熱的肉公開陳列;又有人叫她「真理」,因為據說『真理』是赤裸裸的。鮑小姐並未一絲不掛,所以他們修正為『局部的真理』」。

註2 David S. Loughran (2002): "The Effect of Male Wage Inequality on Female Age At First Marriage," Review of Economics and Statistics, 84(2), 237-250.

註3 Eric D. Gould and M. Daniele Paserman (2003): "Waiting for Mr. Right: Rising Inequality and Declining Marriage Rates," Journal of Urban Economics, 53, 257-281.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