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論 Vs 本土教 (本土主義對競爭力的傷害.二之二)

2013年6月11日

經濟學行內普遍認為,美國有兩個克魯明:一個是上世紀90年代前著名的國際貿易理論專家,另一個是90年代後極具爭議性的專欄作家。

作為專欄作家,克魯明的言論在小布珠當選總統後變得更惹火,近年還經常在《紐約時報》與我的芝大老師莫里根筆戰。

莫里根曾打趣說,當克魯明同意他的觀點時,他要認真地再思考他的想法是否出了些什麼問題。我們的大教授張五常對克魯明的評語更是:「此君推斷無數,錯得離奇,但大名依舊。」大名依舊的原因,我認為一方面是因為克魯明在2008年憑他二十多年前的學術研究贏得了諾貝爾獎,另一方面是因為金融危機後凱恩斯主義的信眾急升。

不過,讀者要搞清楚,經濟學家克魯明值得傳世的貿易理論,與專欄作家克魯明主張的凱恩斯主義是毫無關係的。

美國有兩個克魯明,香港亦有兩個陳雲:一個是《香港城邦論》的作者陳雲教授,另一個在臉書傳授「城邦大法」的鍵盤戰士陳雲老師。

雖然陳雲教授不會憑城邦論贏得諾貝爾獎,我亦多次質疑「本土論」在經濟層面上的不足之處,但城邦論提出的從歷史文化角度看港人身份,和政治層面上符合《基本法》的中港區隔,我認為非常值得討論。但陳雲老師在臉書以「雲教」教主身份主張族群鬥爭的言論,我卻不敢恭維。

「兩個陳雲」這個現象,在網路上已討論了一段日子。我想補充的是,支持陳雲教授或攻擊陳雲老師的人對這個現象的反應,和這樣的本土運動對香港競爭力的影響。

傳統主流傳媒一般攻擊「本土教」,對「本土論」興趣卻不大。個多星期前,在香港發展論壇舉辦的「面對『本土主義』冒起的反思」研討會中,幾位講者一致認為,香港跟內地完全切割對香港的經濟發展極為不利,其中雷鼎鳴教授的「樓價跌九成」論,便是由此而來。

本土論損害了多少香港競爭力?

剛巧同一時間,瑞士洛桑國際管理學院發表的《世界競爭力報告》指出,香港的競爭力由前年及去年的第一,跌至第三位,屈居美國和瑞士之下。一些親中傳媒於是大造文章,指責「反中亂港」的本土主義,只會削弱香港競爭力。

為「本土論」平反,首先要留意報告中「競爭力」的概念是相對的,競爭力排名第一國家的打分永遠是100分。這樣的「競爭力」升跌一兩位對香港經濟有什麼影響?天曉得,尤其當競爭力在香港之上的美國和瑞士,都不是香港經濟上的主要競爭對手。

更重要的是,「本土論」主張的其實主要不是經濟上的中港分離,而是政治上的中港區隔。我在昨天〈再論本土利益衝突〉中指出,犧牲部分港商利益的政府管制,目前對香港經濟造成的浪費還是十分有限。另外,「本土論」主張的由港人重新制訂移民政策,如處理恰當,反而會提升香港競爭力。

我反對的「限奶令」或「港人港地」等經濟措施,是「本土教」教徒所擁護的。如果《香港城邦論》是「本土教」的《聖經》,攻擊陳雲老師鼓吹中港經濟分離的人,其實應該把矛頭指向「本土教」教徒沒有把他們的《聖經》念好,而非不問情由便全盤否定「本土論」。

本土教加深了多少中港仇恨?

網絡上信奉「本土教」的鍵盤戰士為數甚多,信眾對「本土論」的興趣其實亦不大。少數熟讀城邦論和陳雲教授其他著作的知識分子及文化人,對陳雲老師在其臉書上煽動族群鬥爭的言論,不是視若無睹,便是曲線支持,這當然加深了中港仇恨。

「本土論」再有道理,我認為「本土教」擁抱的歧視言論還是要不得的。我不清楚「本土論」主張的以少理國事來換取港人自保是否有效,但「本土教」歧視所有內地人的教義,擺明是「撩交打」,與少理國事政治上中港區隔不符。歧視文化不但不是陳雲教授倡議的華夏文化,歧視普及後,長遠更將削弱香港的競爭力,經濟能力轉弱反而容易令香港最終要依靠大陸。

理論上,批評「本土教」時是毋須理會「本土論」成立與否,而支持「本土論」時亦不一定要聲討「本土教」的不是。奈何現實中,支持「本土論」和批評「本土教」的言論始終是各說各話。真正關心香港前途的朋友,多以事論事,是時候放過陳雲吧。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