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論本土利益衝突 (本土主義對競爭力的傷害.二之一)

2013年6月10日

上周發表了兩篇關於本土主義的文章後,收到兩位熱心讀者在我們的臉書留言。讀者跟我們同樣關心本土議題,我們衷心感謝他們的意見,今天希望作點回應及補充。

本土利益是本土論述中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經濟學上,利益因為資源有限而存在,資源有限便要作出選擇取捨:選擇是個人選擇,取捨要付出代價。利益,可以是個人對歷史文化的偏好,亦可以是個人在生活上對某些貨品的需求。保育與發展之間怎樣取得平衡,我們心中各有盤算。任何貨品在市場上成交,永遠是港人要買得又平又抵,而港商則希望賺得愈多愈好。

利益團體導致更多管制

談本土利益,不得不問:本土之上是誰的利益?無可否認,有些本土利益是較容易界定的。本土論述曾引用的一個例子,是當美國遭受恐怖襲擊時站在美國軍隊那一邊的,就是代表着美國人的利益。我同意,換在香港,假如香港受到任何武力襲擊,站在保衛港人安全那一邊的,就是代表香港人利益。不過,目前所謂的「中港矛盾」是解放軍襲擊香港嗎?

真正的政治現實是,自由行不同於省港奇兵,不同之處是部分港人的而且確從自由行政策上得益。當本土上的個人利益出現衝突時,誰的利益優先?本土論述的答案是:本土利益是族群利益的共識。問題是,當個人利益出現重大衝突時,族群不易達成共識。

你認為,付天價租金的本地藥房和名店跟在設法光復上水站的市民,可以達成怎樣的共識?買賣雙方的本土利益衝突,在「奶粉荒」事件上可見一斑。

本土論述雖然沒有迴避本土的利益衝突,但若誰不主張族群鬥爭便是離地階級、甚至港奸,那與內地憤青認為不愛黨便是賣國賊的邏輯有何分別?

說過了,我並非全盤否定本土主義,我只希望讀者明白本土論述歸根究底主張的是,當部分港人的利益需要捍衛時,犧牲其他港人的利益是值得的。先把這個邏輯搞清楚,不但可抹去對一些無辜內地人的仇恨,還可更理性地衡量有關的社會行動或政府管制是否值得支持。

管制造成有限社會浪費

「限奶令」捍衛了個別奶粉牌子的港媽顧客利益,卻犧牲了所有賣奶粉的港商利益。經濟學家一般對「增加交易成本,減少自由貿易」的政府管制有保留。雷鼎鳴教授更推測,假如香港跟內地完全切割,樓價將大跌九成;網上看到不少批評雷教授危言聳聽的言論,錯對參半。錯的是,我看不到有網民認真地去分析香港跟內地完全切割的經濟後果:試想想,假如從今開始你只跟與內地毫無關係的企業工作或做生意,你的收入將減少多少?又假如你不再使用任何中國製造的貨品,你的開支又將增加多少?樓價跌九成的推測,在這個極端的環境下我認為不算誇張。

網民對的是,香港根本不可能完全跟內地切割,所以雷教授的推測根本不會發生。能促使樓價大跌九成的政策,要比八萬五的殺傷力還要大得多,政治上是不可行的。上周「本土解毒」一文中提及芝加哥學派政府管制理論中的共榮共辱(share the gain and share the pain)原則,含意是當自由行使藥房和奶粉商無端端賺大錢,供應方面政府為爭取民望,不惜推出將導致社會浪費的措施來幫助港媽;但芝加哥學派政治經濟學的另一個重要推論是,需求方面太大的社會浪費將削弱利益團體的尋租行為。

這套利益團體理論的一個有趣含意是,當利益團體能更有效地組織起來向政府施壓,他們對政策的影響力便愈大。自由行為藥房和奶粉商帶來利潤,與此同時的仇商、臉書、反蝗亦大大地把本土派反奶粉商的本錢提高,不符合經濟效益但造成社會浪費有限的限奶令,便在這樣的環境下應運而生。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