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播歧視言論在文明社會的代價 (兩個學界風波給本土論述的啟示.二之一)

2013年5月20日

最近美國學界有兩宗風波,一小一大,都與名牌大學哈佛有關。

今天先談小的一宗,主角Jason Richwine個多星期前辭去美國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高級政策分析員一職,導火線要追溯至四年前他在哈佛公共政策系發表的一份博士論文。該論文十分惹火,叫《智商與移民政策》(IQ and Immigration Policy),標題很容易令人聯想到作者認為新移民的智商有些什麼問題。

移民及歧視問題不是香港獨有,但西方國家的處理方法卻很不一樣。

Richwine究竟在他博士論文裏說過什麼,導致他四年後受壓辭職?類似的言論如果出自香港人口中,後果又會怎樣?

開放移民與社會福利不兩立

佛利民說得好:「歡迎新移民來工作是一回事,容許新移民來享受社會福利卻是另一回事。」美國現在擁有超過1000萬名非法移民,其中大部分來自墨西哥。怎樣處理這大批非法移民,一直是兩大政黨不斷爭拗的議題,其中一個爭議焦點是應否特赦非法移民。

傳統基金會不久前發表的研究報告中指出,特赦非法移民估計會為美國帶來整整5.3萬億美元的社會福利負擔,足足是美國全年GDP的三分之一,報告的其中一位作者正是Jason Richwine。

傳統基金會在美國是一個主張大市場、小政府的所謂「保守」智庫,Richwine的研究報告除了警告特赦非法移民將為社會帶來沉重負擔外,還建議移民政策應多吸納精英人才。研究報告發表後,受各方傳媒大肆批評,認為報告大大低估了新移民對庫房稅收的貢獻;同時,又大大高估了他們領取社會福利為政府增添的負擔。傳媒批評5.3萬億美元財政負擔是「報大數」之餘,亦不忘向Richwine「起底」。

被起底的Richwine原來是名牌大學哈佛的高材生,其博士論文的主要發現是美國新移民的平均IQ,明顯比本地白人低,後果是新移民難以融入主流社會,繼而對經濟民生造成種種不良影響【註】。

歧視字眼比wetback更侮辱

低IQ的新移民是誰?他們又為什麼不及白人聰明?Richwine在論文指出,低IQ的新移民主要來自墨西哥,而他們數代IQ持續偏低的原因,跟學習環境與基因有關。

論文最後建議美國移民政策應以申請者的IQ高低作準則,避免過多低IQ的人成為美國公民。

其實不少有分量的美國經濟學家,都支持改革移民政策,使更多人才成為新移民。現今學界對天性與教養(Nature vs. Nurture)的爭議,是普遍認為先天基因與後天環境有交互作用,但學者一般強調技術專才是可於後天培養,用辭亦十分小心,避免種族歧視的聯想。雖然未必每個人都清楚知道什麼是法西斯主義,但公開講話時不能用ethnic slur是常識吧。

把移民策扯到先天基因和種族優劣的言論上去,即使博士論文中沒有直接稱呼墨西哥移民為wetbacks,在輿論壓力下還是令作者失掉一份工作。

香港一些支持所謂「本土派」的本地或旅美學者,把內地13億人口形容為只管掠奪的「蝗蟲」,是以偏概全的歧視言論;把雙贏的貿易活動當成你死我活的零和遊戲,是不懂經濟為何物的偽社會科學;把所有不盡同意「本土論述」的人打成離地階級,是以本土優先為名、鬥資產階級為實的左派鬥爭手法。

長期在Facebook以中文留言單打內地人行為不文明的學者,不妨用英語發表你們仇視中國人的偉論,好讓一天你們的歧視言論集結成書,在文明的英語世界與Richwine的《智商與移民政策》互相輝映。

註:原文為The average IQ of immigrants in the United States is substantially lower than that of the white native population, and the difference is likely to persist over several generations. The consequences are a lack of socioeconomic assimilation among low-IQ immigrant groups, more underclass behavior, less social trust, and an increase in the proportion of unskilled workers in the American labor market.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