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也要自由貿易 (理大環境經濟會議報告.之六)

2013年7月8日

三年前到阿姆斯特丹欣賞偉大的倫布蘭(Rembrandt van Rijn),不幸遇上大煞風景的「垃圾圍城」。倫布蘭以表情多多的自畫像聞名天下,但才子陶傑說過,倫布蘭的真正成就在於他收錢替富商畫的肖像;至於為期十天的阿姆斯特丹垃圾圍城,原因並非如一些香港環保團體和政客說的市場失效或減廢回收做得不夠,而是因為收集及清理垃圾的工人罷工要求加薪。

是的,倫布蘭曾靠賣畫賺過不少錢,但他的藝術成就不會因他服務市場而失色;相反,香港失色的固體廢物處理從來都是政府主導,既然政府一直抑壓市場,市場失效又從何說起?

荷蘭有過「垃圾圍城」的真實個案,美國亦有過「垃圾危機」的民間傳說。1987年春天,垃圾船Mobro 4000原本準備把3200噸垃圾從紐約州出口到南方堆填成本較低的路易斯安那州;但為了減低運輸成本,負責處理這批垃圾的企業家Lowell Harrelson改變主意,把目的地轉為較近的北卡羅萊納州。

Mobro 4000的奇幻漂流

Harrelson當時作了個錯誤的商業決定,在北卡還未白紙黑字承諾賣出當地堆填區空間接收這批垃圾前,Mobro 4000已駛到北卡的港口,但這時北卡的有關官員卻拒絕與Harrelson交易。Mobro 4000唯有載着3200噸垃圾繼續向南前進,由於被誤傳垃圾含有醫療廢物,結果Harrelson相繼遭路易斯安那州、墨西哥及伯利茲等6個州及3個國家一一拒絕,Mobro 4000因而在大海航行了兩個多月,最終被迫駛回紐約州。

被喻為「人類記憶中最多人看過的垃圾」(原文是the most watched load of garbage in the memory of man),傳媒當年鋪天蓋地報道Mobro 4000的「奇幻漂流」,使不少美國人誤以為國家已陷入「垃圾危機」,自此對「循環再造是解決垃圾危機的唯一方法」堅信不移。

不過,實情是堆填區不缺,循環再造也不一定環保划算。美國傳媒及環保團體當年不斷強調堆填區數目的下跌,卻漠視了堆填區總容量的增加。相信循環再造是解決垃圾危機唯一方法的人,不但因為政府的補貼低估了從廢物回收到循環再造的真正經濟成本,更忽略了循環再造的製造生產過程對環境帶來的影響。

固體廢物處理是數周前理大環境經濟會議裏的一個重要討論項目。之後政府撤回將軍澳擴建堆填區的申請,再到立法會通過擴建屯門及打鼓嶺堆填區前期研究撥款,香港「垃圾災難」的討論吵得天翻地覆。Mobro 4000「奇幻漂流事件」雖似是個失敗個案,但卻為我們提供了一個重要啟示。

垃圾貿易給香港的啟示

美國的50個州中,逾40州定期入口固體廢物,這些固體廢物其實來自美國超過45個州份。州與州之間的垃圾貿易並非「己所不欲施於人」的公共政策,而是你情我願的自由貿易。

說笑吧?有誰會願意接收別人的垃圾呢?有!我願意,只要你付足夠金錢。我不怕垃圾發出的氣味嗎?怕!所以當你要求把我的後園變為你的堆填區時,我的收費要足夠讓我做齊所有措施消除垃圾的異味。

沒有足夠技術解決異味問題又如何?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除了清新空氣,人生要追求的東西還有很多。多一點清新空氣,還是少一點清新空氣換取其他珍貴的東西,是個人選擇吧?我見錢開眼妄顧家人健康?你付夠錢,我們還不懂搬家嗎?

香港政府就堆填區的選址,一向不是以「你情我願」為原則,沒有足夠補償,居民反對合情合理;以承諾增加對回收業的資助補貼作交換,除非受影響的居民是做回收生意,我看不到他們如何受惠。要在個別區份擴建或增建堆填區,垃圾出口區份的居民要補償垃圾入口區份的居民。補償最好是真金白銀,而不是起個什麼公園或泳池。

假如全港市民都如Mobro 4000的奇幻漂流事件般,不同意接收垃圾的補償,那麼,把垃圾出口到離島或其他更遠的地方吧。如此一來,當然會增加運輸垃圾的成本,但要減少製造垃圾,我們必須負起處理垃圾的真正成本。

偉大藝術家的作品有價有市,即使沒有回收價值的垃圾,也可有其市場。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