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資與實習機會

2013年7月4日

每年暑假,各大專院校的學生都會忙於為漫長的假期計劃一番。有學生會花整個暑假玩網絡遊戲,也有學生會設下假期內要讀完多少本書的目標,其他學生或參加遊學團周遊列國,而我亦認識不少學生努力尋找到不同企業實習的機會。

在有機會到企業實習的學生中,有一部分對實習期間的薪金有一定要求,但更多學生其實並不介意免費到企業實習,願意免費實習的理由,通常是因為這些工作經驗可以放在他們的履歷上,對日後找工作有幫助。

履歷表上有大量的實習經驗,當然可以吸引未來僱主的「眼球」,但我認為,實習對學生們最大的得益是他們能在實習中,獲取一些在學校課堂裏難以獲得的知識、經驗和人脈。大量的經濟學研究都指出,人力資本(human capital)的累積對經濟發展和個人事業的重要性,這人力資本其實不單只是在學校裏獲取的知識,還包括一些不能在課堂上獲得的「軟技術」(soft skills)。

實習有效提升軟技術

在大學裏獲得的專業知識對個人求職時的待遇當然十分重要,無論在歐美或香港,大學畢業生的薪酬平均都比只有高中程度的年輕人高出不少。不過,也有不少大學生,雖然在校內的成績不錯,但在一些「軟技術」的累積上,例如表達能力或待人處事的態度,卻稍嫌不足,是以當他們在畢業後找工作時,其結果往往未能盡如人意。由於在實習時獲得的經驗比在大學裏上課更能有效地提升這些「軟技術」,很多學生因而願意在實習的過程中,不收分文。

香港在兩年多前開始實施最低工資,政府明白到實習對學生將來發展的重要性,所以把實習學生豁免在最低工資的法例以外。不過,這豁免條文內有一部分對某些學生來說可能還是過於嚴格,在某些情況下將扼殺學生實習的機會。

根據勞工處的文件,實習在某些情況下是可以豁免於最低工資法例以外的【註】,獲豁免的實習工種有兩類:第一類是實習學員,這是指一些由大學課程提供的必修或選修的實習工作,例如新聞系學生到新聞台當實習生;第二類是工作經驗學員,這類實習機會不一定由學生所屬的課程提供,這些學生被派往實習的企業,亦不一定與課程有關。

兩類實習都可在實習期間豁免於最低工資條例以外,但「工作經驗學員」受到的限制較多,其中一項限制是他們實習的期限為59天,亦即少於兩個月的時間。大學的暑假通常有三至四個月,不足兩個月的實習機會對很多學生來說未必足夠。

豁免條例內關卡重重

我聽過一個真實例子,一位中文大學的學生透過某書院找到一次無薪的實習機會,由於該實習機會不是課程內的必修或選修科目,他只能以工作經驗學員的身份申請豁免,但由於該企業原定的實習計劃是超過兩個月,該學生最後只能作罷。

我沒有相關數據,不能推斷這中大學生的經歷是否只是個別事件,但豁免條例內的重重關卡,必會減低企業為大學生提供免費實習機會的意欲。正如昨天提及,家庭背景良好的學生自小所接受的家庭教育和父母輩的人脈關係,令他們的「軟技術」較為優勝,他們對免費實習的需求因而肯定不及來自低下階層的學生。

假如最低工資令免費實習的職位消失,低下階層的學生所受的影響亦會最大,這亦與最低工資保護低下階層利益的原意相違背。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