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球化下轉型

2013年6月19日

Thomas Friedman在他的暢銷書《地球是平的》裏不斷強調,國與國之間的距離隨着近年科技的進步不斷拉近。平坦的地球對我們有利亦有弊。一方面我們的生活水平因地球愈見平坦而提高不少,現在我們可以利用一些如Skype的通話軟件和外國朋友作免費的視像談話,這是在十多二十年前是沒法想像的。

但另一方面平坦的地球亦導致全球化,發達國家的工種外判日漸成風,印度的電話接線中心令很多美國的接線生失業,中國的「血汗工廠」亦令美國和香港很多工廠工序都移往大陸去。

筆者在明尼蘇達時其中一位論文導師Tom Holmes和他的一位同事在一篇論文提到,中國在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中國出口歐美等國所面對的關稅大幅下降。中國數以億計的廉價勞工自此便進入了世界的勞動市場,歐美的工人在面對工資比他們低不只一半的中國工人的競爭時自然是節節敗退。

據Tom Holmes和John Stevens論文中的數據顯示,在美國的總入口中,來自中國的入口所佔的比率在中國加入世貿後大幅上升【表】。

美職位流失意料中事

在1997年中國還未「入世」前,美國並沒有從中國入口電子、電腦產品,但在十年後的2007年美國已有超過一半的電子、電腦產品的入口來自中國。「中國製造」的商品大量入口美國的其中一個後果是令美國製造業工人的職位不斷流失,從事電子、電腦生產的美國工人數目在這短短十年裏大幅下跌了接近七成,而一些從事紡織業的美國工人數目更下跌了超過九成!

美國的科技水平、人民平均的教育程度和經濟總體資本的累積在世界上都是前列份子,因此一些較着重科技、知識和資本累積的產業如智能手機的研發是美國相比中國和其他發展中國家的比較優勢(comparative advantage)。相反,美國在一些低技術勞力需求較高的行業是沒有比較優勢,這些行業的職位大量流失到中國其實是意料中事。

即便如此,這些行業並沒有在美國完全消失,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有一部分業內人士懂得轉型。舉個例,在1997年之前,美國的北卡羅萊納州有大量的木製家具的大型工廠,當時它們聘請大量的低技術工人,而這些工廠大都是從事大量生產,以規模經濟來降低平均成本,但是在中國「入世」後,這些工廠的成本再低也始終敵不過中國的廉價勞工,所以這些工廠大多都因而被淘汰。在此同時,一部分小型的工廠卻沒有被中國的廉價勞工淘汰,因為它們和大型的家具工廠的賣點不同。

各國分工更清楚

大型家具工廠的優勢在於大量生產把平均成本降低,相反小型工廠的生產成本雖然十分高,但它們的賣點卻是每件家具都是獨一無二,質素亦相對地高。

美國的中、上產家庭為數不少,對這些高質素家具的需求絕對不小。這些小型工廠沒有遷移到中國的原因有好幾個。
原因之一是製造這些家具的技術要求較高,中國工人的技術水平離此還有一些距離;原因之二是這些小型工廠需要不斷和消費者溝通,以方便它們為消費者度身訂做理想家具,地理位置較近的小型家具店在這方面是比較佔優的。

全球化令地球變得更平坦,各國的分工更清楚。外判可能令一部分人失業,有人會因此怨天尤人,但另外有些人卻會想辦法努力轉型,開拓新出路。

註:Holmes, Thomas J., and John J. Stevens (2010): "An Alternative Theory of the Plant Size Distribution with an Application to Trade," Finance and Economics Discussion Series 2010-30. Board of Governors of the Federal Reserve System (U.S.).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