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大話的遊戲

2013年8月2日

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又有政治醜聞。發展局是替香港找地方建屋的部門,主宰香港未來的土地供應,其工作效率和誠信,直接影響樓市的去向。去年麥齊光這位「12天局長」走得太快,影響有限,但今次傳媒連日鋪天蓋地的報道,多角度捕捉陳局長的困境,影響便大多了。

局長形象跌至谷底,誠信蕩然無存,發展局的「牙力」所剩無幾。以後發展局找地建屋、擺平各方利益的工作,恐怕難上加難。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可能因此延遲,以後類似的計劃也難免傳媒和市民捕風捉影的反應。房屋供應雪上加霜也。

既然今天的樓價反映了未來住屋的供求,樓市或會出現「茂波效應」,因未來供應不樂觀而上升。

陳局長的政治風波,令我聯想起有關講大話的一項經濟學研究。

過去有段時間對康德有興趣,記得根據其無上律令的概念,「講大話」是任何情況下也幹不得的事。若果人人都講大話,人人都只得假設別人在講大話,所謂真理就沒有意義了。

損人利己分輕重

不過,康德描述的是個理想,現實中大家都難免都要講一些大話,尤其是所謂的白色大話(white lie):「件衫好襯你」、「你呢排瘦咗喎」、「你真係叻仔/女」等說話,讀者們可能都講過不少。這類的大話有其雙贏的效果,一般人也樂於採用,但也有道德要求高的人不以為然。

經濟學者更有興趣了解的一類大話,是損人利己的大話。我賣車子給你,我知道車子有問題,但問題不容易察覺,我「拍心口」保證車子沒問題,你不知道有問題跟我買車,多付了錢,我因隱瞞事實而得益,你因誤信我而受害。這類大話讀者講過沒有?我們如何衡量利己和損人之間的輕重?令別人損失慘重的大話,我們會否少講一些?

數年前一項著名的研究【註】,便嘗試解答以上的問題。在介紹研究結果之前,先跟讀者玩個遊戲,遊戲看起來也許不夠真實,但其簡單的玩法可清楚展示講大話「損人利己」的性質。

現在有兩個方案,能為我們帶來差不多的利益,且稱之為「小損人小利己」格局:

方案A:讀者拿50元,我拿60元。

方案B:讀者拿60元,我拿50元。

讀者知道兩個方案的內容,但我不知道。不過,讀者不能選擇方案,只可跟我「溝通」,溝通的方法,是在以下兩個訊息中選擇一個傳遞給我:

訊息A:「你從方案A得的錢要比方案B多。」

訊息B:「你從方案B得的錢要比方案A多。」

若果讀者將訊息B傳遞給我,讀者就是跟我講大話了,因為我從方案A得的錢要比方案B多。若果讀者選擇訊息A,讀者就是講真話。

聽過讀者的訊息,我就要憑訊息的內容和個人的判斷,在兩個方案中二擇其一。

我可以相信讀者,也可以假設讀者講大話,也可以不理會訊息而隨機選擇。讀者既然跟我素不相識,我也就不知道讀者是否大話精(讀者也不知道我是否容易受騙)。所以,除了聽到的訊息,我幾乎什麼也不知道。

道德難題

讀者會選擇講大話嗎?

遊戲的第二個版本數字有點不同,是為「大損人小利己」格局:

方案A:讀者拿50元,我拿150元。

方案B:讀者拿60元,我拿50元。

這就為讀者帶來一個道德難題了。若果讀者講大話向我推薦方案B,而我又相信了讀者的大話,讀者從中得到的甜頭,是拿到較高的60元,但我卻因而「損失」慘重,拿不到150元。在這個情況下,讀者仍會選擇講大話嗎?

遊戲的第三個版本,方案的數字更為極端,是為「大損人大利己」:

方案A:讀者拿50元,我拿150元。

方案B:讀者拿150元,我拿50元。

這樣講大話「利己」的着數大,損人的程度亦大。讀者會選擇講大話嗎?

讀者不妨撫心自問一下,在各種情況下講真話還是大話。明天再跟讀者討論研究結果。

註 Uri Gneezy (2005): "Deception: The Role of Consequences,"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95(1), 384-394.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