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特律車城衰亡史 (資訊科技進步下的美國夢.二之二)

2013年7月30日

關於美國夢,《美國史詩》一書中曾提到:「這不只是一個關於汽車或高工資的夢,更是一個關於社會秩序的夢。在這個夢,不論男女都人能盡其才,不論出身每人的才華都會得到各界認同。」【註】是的,早在1931年,汽車已是美國夢的一部分。曾幾何時,底特律的汽車業是美國重工業成功的象徵。如今弄至要申請破產保護的田地,莫非美國夢原來只是南柯一夢?

個多星期前,因為抵不住過百億市債,底特律終於要走上破產之路。就像是歷史學家對羅馬帝國衰亡原因的執迷,美國傳媒最近爭先恐後要為底特律車城的衰亡找出「死因」。據統計,自《羅馬帝國衰亡史》面世至今二百多年,試圖解釋羅馬帝國衰亡的理論便有超過二百個。底特律政府宣報申請破產保護不過十數天,我見過以下各個「死因」,當中包括政府腐敗、施政不堪、產業單一化、工會貪得無厭等等。

西方諺語有云:歷史永不會重演(History never repeats itself),要為單一歷史事件尋根究底,史學家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但西方諺語亦有道:太陽底下無新事(There is nothing new under the sun),經濟學者於是提出理論來解釋不同歷史事件的規律,並利用經驗證後未被推翻的理論推斷未來。歷史與經濟學分別如此,讀歷史的為美國夢下定義,念經濟學的教你如何夢想成真。

城市興亡的經濟理論

師兄Edward Glaeser是分析城市興亡的專家。以經濟學分析城市興亡,大前提是市民會「用腳投票」決定一個城市的興衰。如何用腳投票,取決於一個地方提供的工作機會、一切先天環境及後天基建等設施(amenities)、以及房屋供應。工作機會多、先天後天設施吸引、房屋供應成本低,市興;工作機會少、先天後天設施欠奉、房屋供應成本高,市衰。

工作機會的多寡,還看生產力;一個地方生產力的高低,卻視乎先天後天設施的吸引力。先天後天設施林林總總,在知識推動經濟發展的世界,現代城市生產力的高低,關鍵是人才的凝聚。只有在人才濟濟的地方,新思維方能不斷湧現。現代城市的興旺,全靠擁有吸引人才的條件,這些條件包括擁有優質教育、吸引高技術新移民、和提高人口密度。相反,現代城市的衰落,主因是「人才外流」四字。

以底特律為例,福特汽車當年的一個成功因素,是靠流水作業的生產模式充份發揮規模經濟。但流水作業的生產模式與新思維的產生隔隔不入,福特汽車一時的成功,同時為往後底特律的衰亡埋下伏筆。加上工會的蓬勃不斷把生產成本提高,早在70年代,汽車生產已開始搬離昔日車城。一個70年代,底特律人口便下降了五分一;後來日本汽車業的冒起再火上加油。到最近2000至2010年間,底特律人口更再減少四分一。頭痛的是,這些有能力捨底特律而去的都是年輕兼學歷較高的人。幾十年人才外流的後果,是人口急速老化,工作交稅的人少,年老需要政府幫助的人多,市政府自然入不敷支。

實現美國夢不能靠政府基建

面對人才外流,再多的政府房屋基建投資,不但於事無補,更會使市政府的財政狀況惡化。城市是不會造夢的。美國夢,是美國人的夢。一個城市的衰落,不是美國夢的幻滅。Glaeser的結論是:要幫,是幫助窮人,不是幫窮城市。

這個以人力資本為中心的觀點,值得香港及國內其他大小市鎮的市民參考。中國要等到2013年才有電影《中國合伙人》(American Dreams in China)的出現。美國夢好,中國夢也好,前面要走資本主義之路還很漫長,還很崎嶇。正如我在昨文《推銷行業之死》指出,資本主義下的推銷員要懂得隨着科技進步市場需求改變轉型。同樣道理,活在任何一個城市的市民,亦應該先裝備好自己,然後隨時用腳投票去也。

註 原文是:It is not a dream of motor cars and high wages merely, but a dream of social order in which each man and each woman shall be able to attain to the fullest stature of which they are innately capable, and be recognized by others for what they are, regardless of the fortuitous circumstances of birth or position.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理工大學會計及金融學院客座副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