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貨教科書與價格分歧

2013年7月17日

大學暑假仍漫長,距離9月開學還有兩個月時間,但在大學裏教書的筆者,卻差不多要為下一年度的科目選擇教科書。我沒有來年課程裏指定教科書的價格資料,但是根據我一位在新加坡的前輩所言,來年全亞洲的大學教科書將加價,而且加幅相信不小。究竟所謂何事?

事緣在康奈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就讀的一位泰國學生為了賺取學費和生活費,發揮了他的創業精神,結果引起軒然大波。相信很多讀者都知道,在不同國家,大學教科書的價格差異可以很大,即使內容差不多,「美國版」大學教科書比「亞洲版」可以高出不少。這位充滿生意頭腦的泰國學生於是想出了一個必賺的點子:走水貨。首先,他找親朋好友幫忙在泰國以當地的低價買進大量的大學教科書,再把這些教科書寄給他,然後,他把教科書放到美國的eBay拍賣,賺取美國與泰國教科書的差額。

「水貨」不侵犯版權

各國的大學教科書價格不同是典型的價格分歧。相比起美國學生,亞洲學生因為家庭收入不高和有大量翻版書作為代替品,他們的大學教科書購買力通常較低和需求彈性較高,出版商於是在美國市場定下一個較高的價格,在亞洲市場定下另一個較低的價格,此舉既可「照顧」亞洲的貧苦學生,又可在美國學生身上多賺一筆,一石二鳥「賺到盡」。

美國的出版商對這位泰國學生當然恨之入骨,於是向美國法院狀告這位泰國學生侵犯它們的版權。經過一輪審訊後,美國的最高法院在今年3月宣判出版商敗訴,泰國學生的「走水貨」行為並沒有侵犯出版商的版權。

如果全美國只有那位泰國學生走水貨,案例的影響不會很大,但是出版商的真正憂慮是一些大型二手書網站如亞馬遜(Amazon.com)可以因此合法地從亞洲進口大量的水貨教科書,屆時出版商即使仍然把美國和亞洲市場分割進行價格分歧,美國學生也可以透過亞馬遜在購買亞洲版教科書,出版商以價格分歧策略「賺到盡」的如意算盤就打不響。在美國法院的判決後,出版商為了保護它們在美國的巨大利潤,於是把亞洲版教科書的價格提高至美國版的水平,令水貨客無利可圖。

製不同版本抗衡

那麼,香港以至亞洲的大學生以後都要捱貴書嗎?那又未必。隨着亞洲的大學生愈來愈多,亞洲的教科書市場將愈來愈大,出版商進行價格分歧的誘因亦將愈大,它們因此會想盡辦法令水貨客無利可圖。

其中一個辦法是,把美國版和亞洲版的教科書變得很不一樣。就我所知,現在教科書雖然有分美國版和亞洲版,但是內容其實大致相同,這亦是為什麼這位泰國學生的「水貨」大有市場。但假如日後出版商把美國版和亞洲版的內容大改,例如在亞洲版裏大量加入與亞洲各國有關的例子幫助說明,或在課後練習作大量改動,令美國學生即使能以低價購入亞洲版教科書也得物無所用,水貨無利可圖,出版商於是可以再進行價格分歧。屆時,亞洲學生不但不用捱貴書,還可能有更高質素(或更適合亞洲學生)的教科書。

當然,出版商不會把所有教科書都分美國版和亞洲版。由於生產亞洲版教科書的成本可能不菲,我估計,出版商只會為比較受歡迎的教科書出版亞洲版。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