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經紀與碼頭工人的分別 (兩個不被傳媒重視的抗爭運動.二之二)

2013年7月16日

何謂「香港核心價值」已討論了一段日子,「凡事斤斤計較,從不用心聆聽」的經濟學家可以說的是,不要告訴我你認為自由有多重要,因為你的行為已反映了自由在你心目中的價值。

這邊廂,有議員絕食爭取普選,10天過後社會迴響不大;那邊廂,亦有議員絕食反對擴建堆填區,不到兩天便已成功爭取。英語世界有云:actions speak louder than words,民主自由還是清新空氣重要,普世價值還是一區之內的本土利益優先?再撫心自問,這只是爭取民主自由時「搭順風車」(free ride)心態作祟,還是根本上的價值問題?

其實,不被傳媒大眾重視的社會抗爭運動,又豈只絕食爭普選。這邊廂,有碼頭工人罷工爭取加人工,40天後「碼頭風雲」以加薪9.8%結束;那邊廂,亦有地產經紀遊行促政府撤辣招,結果是不了了之。這些不被重視的抗爭運動,究竟反映了怎樣的「香港核心價值」?

碼頭的辛酸 雞蛋的正確

先回顧一個受高度重視的抗爭運動。3個月前的碼頭風雲,記憶猶新:facebook的「碼頭的辛酸」專頁,有超過2萬個likes,工潮爆發後,除了有工會和工人參與,還得到學聯、學民思潮等社運人士及學生組織支持。40天的工潮,罷工基金累積籌款超過800萬元。

傳媒方面,有香港獨立媒體、左翼21、主場新聞、《蘋果日報》及有線新聞等不斷直擊跟進最新情況。這些最新情況,當然少不了〈碼頭工人和我的爸爸〉和〈碼頭工人9歲女兒致李嘉誠的公開信及畫作〉等感性報道。當無綫節目《東張西望》集中報道訪問貨櫃碼頭董事總經理的觀點,則馬上被投訴節目內容偏頗缺乏持平。

我在本欄曾引用以〈碼頭風雲牽動港人心〉為標題的報道:「繫繩員梁先生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說,他在碼頭幹足24小時薪酬得1300元,價錢太低了,不如當洗碗工,薪酬雖然長期無改善,但始終是辛苦學來的技術,不易轉工。」當時我問:「如果當碼頭繫繩員真的不如當洗碗工,為什麼不乾脆去當洗碗工而要選擇罷工?」

涼薄嗎?根據作家村上春樹的「高牆與雞蛋論」,我這樣一問已可能被定罪為站在高牆的一方;但我欣賞村上春樹的坦白:「無論高牆是多麼正確,雞蛋是多麼錯誤,我永遠站在雞蛋那邊。」對,村上春樹是有嘗試分辨是非,有意識地站在錯誤的那邊。香港一些「進步」的價值觀,卻似乎是先站在雞蛋那邊,然後向其他人解釋雞蛋是多麼正確。

要求政府撤回三項特別印花稅的「辣招苦主大聯盟」,沒有超過2萬個likes的facebook專頁,亦沒有社運人士及學生組織的支持,更沒有超過800萬元的累積籌款,但我相信,地產經紀可以是個9歲女兒的好爸爸,儘管他的女兒並沒有需要致施永青公開信及畫作。

最令我費解的,不是大眾市民及主流傳媒對地產經紀遊行的冷待,而是網絡上對地產經紀「有咁耐風流,有咁耐折墮」的言論。

地產的原罪 高牆的錯誤

為什麼外判制度是剝削碼頭工人,而底薪可能比最低工資還要低的底薪加佣金制度就是「有咁耐風流」?為什麼碼頭工人薪酬多年來有減無增是辛酸,地產經紀「冇單開」一下子收入大降就是「有咁耐折墮」?為什麼熱血的網友寧願叫地產經紀去折墮,都不學涼薄的我去問地產經紀為什麼不乾脆去當洗碗工?

自由市場上,碼頭工人選擇放棄在地產經紀「有咁耐風流」的時候風流地賺經紀佣金,或是地產經紀選擇在他們「有咁耐折墮」的日子賺取可媲美最低工資的底薪,自由主義者(libertarian)都不會說三道四。碼頭工人罷工和地產經紀遊行的分別是,只有後者是衝着政府推出增加交易成本的政策而來。

自由何價?自由主義者和自由派人士(liberal)的答案往往是南轅北轍。香港村上春樹的擁躉,你們要以「站在雞蛋那邊」作為核心價值是你們的自由,但不要忘記「高牆與雞蛋論」只是不理會是非對錯,而不是是非不分。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