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何價? (兩個不被傳媒重視的抗爭運動.二之一)

2013年7月15日

我可以用「凡事斤斤計較,從不用心聆聽」來形容一些我十分欣賞的經濟學家,因此亦明白為什麼他們的言論往往被拿來大做文章。

眾所周知,經濟學是用來解釋人類行為的學問,但嚴格一點來說,經濟學是用來解釋人類行為改變的學問。所謂的價值之謎(Paradox of Value),既然水比鑽石有用,何解市場上鑽石的價格比水高?一般經濟教科書上的解釋都是胡說八道。經濟學家從來都不明白為什麼鑽石比水貴,其實我們甚至不知道鑽石比水貴是什麼意思。色澤、瑕疵和切割等撇開不談,一顆一卡鑽石的價錢,當然比一支普通的礦泉水高,但跟1萬支相比又如何?即使量度單位相同,我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一支普通礦泉水的價格比一支容量相同的高級紅酒低。

經濟學能解釋到的是,當任何物品的價格便宜一點,消費者便會多買一點;鑽石如是,礦泉水亦如是。經濟學家的「凡事斤斤計較」,指的就是代價低一點便多做一點的行為改變。至於一些經濟學家「從不用心聆聽」,是因為我們對今是昨非的語言藝術興趣不大。上周同欄的曾國平教授問得好:你願意為民主付出幾多?

這個問題當然問得斤斤計較,但苦口婆心提出改善民意收集的方法,卻是希望做民調的聆聽時要用心一點。

原則上,民主和自由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大半年前我在「國教爭議的經濟起源」一文中提出:從退休保障和教育開支,到各種各樣的稅率,民主和獨裁國家都十分相似;民主制度對經濟發展的影響,我們的認識還停留於「不知為不知」的層面,獨裁國家最顯著的不同是軍費開支較大,而傳媒審查、政治打壓及死刑亦較普遍。爭取民主普選,最終要問的是:自由何價?

自由有價 還看行動

我雖然非常嚮往自由,但斤斤計較的我還未到「不自由,毋寧死」的程度。叫過「不自由,毋寧死」口號的人可能有很多,但付諸實行的卻極少。畢竟人類歷史上享受過民主自由的人始終都是少數,要「毋寧死」,地球今天不會有逾70億的人口。不理口號不信民調,怎能證明自由有價?

芝大同學兼室友Chris Rohlfs做過一項研究,發現美國自由90天的價值約1000美元。這裏的90天自由是指90天免受牢獄之苦的自由,而1000美元之價,是從獲准保釋的被告是否選擇以保釋金換取自由的決定推斷出來的。當然,1000美元只是個平均數,寧願坐牢也不交保釋金的人,自由明顯不是無價之寶【註1】。

另一個例子要追溯到百多年前美國還未解放黑奴的時候,南部黑人婦女為方便投奔自由而放棄生育。1850年通過《逃亡奴隸法》(Fugitive Slave Law)後,在北方協助南方黑奴逃走的人會受到懲罰,南方黑奴於是要千山萬水逃到老遠的加拿大才能重獲自由。由於帶着孩子長途跋涉極為不便,要成功投奔自由還是獨身為妙。研究果然發現,離邊界愈遠的地方,黑人婦女的生育率便愈低【註2】。

你願意為自由付出幾多

免受牢獄之苦的自由,有時可以真金白銀買回來。今天要遠離獨裁國家,長途跋涉投資移民是一個方法,但在本土爭取民主自由,港人要付出的往往不只是金錢。遊行、絕食甚至佔中,顯示我們願意付出的代價不斷上升,我不敢肯定佔中的經濟損失是否每天16億元,但我相信絕食10天的成本不低。立法會議員陳志全絕食238小時,不論你是否完全同意他的訴求和表達方式,主流傳媒冷待卻或多或少反映了市民對此事的反應。

網絡上,我看過一些揶揄絕食行動的留言,還指出絕食無用,因為根本感動不了當權者。是的,在香港以絕食爭取民主大有可能徒勞無功,但絕食無用的原因,並非感動不了當權者;我相信絕食的原意,是要感動和喚醒香港人。假如揶揄絕食行動的人是大多數,那麼,我估計港人願意為自由付出的代價亦十分有限,這樣的社會還爭取什麼民主自由?

註1:Abrams, David S. and Chris Rohlfs. "Optimal Bail and The Value Of Freedom︰ Evidence From The Philadelphia Bail Experiment." Economic Inquiry, 49(3), July 2011: 750-770.

註2:Allen, Treb. "The Promise of Freedom︰ Fertility Decisions and the Escape from Slavery." Manuscript,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2013.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