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版權的世界

2013年8月14日

上星期我以<手機遊戲互相抄襲有何不可?>為題,文中以本土手機遊戲「神魔之塔」(簡稱「神魔」)抄襲日本的「Puzzle and Dragon」(簡稱「PAD」)為例,簡單講述了對手機遊戲市場裏互相抄襲的看法。題目惹火,結果在網上引起了一番熱烈的討論,有網友贊成文中的觀點,但更多的網友對該文十分反感。

反對的網友都認為抄襲就是不對,他們當中有一部分是「PAD」的粉絲,支持自己喜歡的遊戲不難理解,另外有一部分認為曾建中明明是抄襲「PAD」,但卻聲稱「神魔」是原創,是無恥的行為。

要澄清的是,文中的「抄襲」意指copy而不是plagiarize,用了其他人的創意而沒有表示感謝是學術界的死罪,我當然不鼓勵。

除了以上那些比較感性的反對理由之外,有一部分網友的反對理由出於經濟考慮。有一位電腦程式員的網友在經濟3.0的facebook上留言:「如果辛辛苦苦諗到一個創意,轉頭就畀人抄咗,仲強調『抄係無問題』,咁呢個世界唔會再有創意。」

對部分創作影響不大
眾所周知,研發創新是經濟增長的原動力,大量的經濟學者都在研究什麼制度有利創新。雖然經濟學者在此問題上仍然爭吵不斷,但差不多所有經濟學者都同意雖然有時候創新是在誤打誤撞的情況下發生,但大多數創新需要巨額固定投資,可能是時間,亦可能是金錢,在沒有一定的預期回報下,發明家是沒有誘因去進行創新活動。

那位電腦程式員網友的留言有一點道理,如果其他人可以隨意複製受歡迎的遊戲程式,原創者的預期收入一定比沒有複製的世界為少。版權法的存在給予原創者在一段時間內有壟斷其創作的權利,於是可以防止他人把遊戲程式隨意複製,從而保護原創者的收入。

這論據卻忽略了一個重點,版權法在保障原創者收入的同時,也令其他人創新的成本增加。

美國迪士尼擁有很多如米奇老鼠的故事版權,迪士尼歷年來透過主題公園和電影收入已遠遠超過其創造成本,迪士尼到今天仍然壟斷了所有有關米奇老鼠的故事、商標和其他相關權利令,其他人不得在無償的情況下利用米奇老鼠這角色創造其他故事。

很多人認為為了防止壟斷,版權的期限不應過長,有經濟學者認為政府應該取消版權法。你可能會問:「沒有版權的保護,所有創作的收入一定會大跌,到時候創新只能成為空談吧?」經驗告訴我們,很多行業雖然沒有版權的保護,但創作仍然不斷出現。

概念始於《安娜法令》

版權這概念是西方在印刷業開始後才出現,它原本的目的不是用來保護創作者的收入,而是統治者用來控制輿論的一種手段。英格蘭的安娜女王在1709年頒布的《安娜法令》(Statue of Anne)是第一個保護書本作者的版權法例。那麼,在1709年之前「天下文章一大抄」的時代裏,我們是否沒有任何文學創作?我相信喜歡莎士比亞、李白和蘇軾的讀者不會同意。

與1709年之前的文學出版市場一樣,時裝是另一個沒有版權保護的行業,沒有版權保護,時裝設計師互相參考是家常便飯,但我們的衣著可沒有像共產國家那般只有清一式的工人服,相反每季各流行時裝展多如星河恒沙,時裝公司之間的競爭亦十分激烈。【註】

你們可能會質疑雖則過往文學出版和現在時裝市場的創作沒有因缺少版權保護而減少,但手機遊戲的電腦軟件市場,情況與文學出版和時裝市場不一樣。電腦程式員絞盡腦汁寫出一個軟件,如果其他人可以免費和合法地複製整個軟件程式,把抄襲品賣到市場,原創的電腦程式員豈不前功盡廢?電腦程式員亦不會有誘因寫新的軟件。

如果這論據成立,那麼open-source軟件不會如此大行其道。顧名思義,open-source軟件的程式要免費公開,任何人都可以將原本的程式複製或稍作删改,然後再賣到市場,條件是他們要把删改後的程式免費公開。我們現在每天都會上網,支持各網頁的網頁服務器軟件很多都是open-source。

根據Netcraft的數據,open-source的網頁服務器軟件(包括Apache和Nginx)的市場佔有率超過60%。

沒有版權保護而不損創新的例子其實還有很多,篇幅所限,不能盡錄。至於為什為沒有版權保護都不會令創新誘因完全消失,日後再談。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