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卡文化」與社會運動

2013年8月10日

自從社交網絡的興起,加上每人手上一部智能電話,傳遞訊息的成本近乎零;此外,透過分享功能,訊息一十傳、十傳百比以前容易很多。

遇上什麼社會運動,如七一或六四等,不少參與者都有「打卡」的習慣,自拍又好,拍別人又好,以示自己有份出席,沒有做逃兵。有人認為「打卡文化」是歪風,反映參與者人做我做的心態,當社會運動為潮流玩意,不夠認真。不過,從經濟學的角度看,透過互聯網的威力,「打卡」等行為是社會運動成功的重要因素。

昨天提到的共用物品實驗,參與者本來可以「夾份」把資源投放到共用物品,大家有着數。不過,自私的參與者會選擇由別人代勞,搭順風車,希望不勞而獲;其他較有「團結精神」的參與者本來積極貢獻,但見有人「偷雞」,感到冇癮,於是也選擇不投放資源。遊戲的結局是共用物品無人「夾份」,浪費了發財機會。

運動的成功取決於參與者「看」到什麼。密密麻麻的人群照片、浩浩蕩蕩一身黑衣、街頭政治人物聲嘶力竭的呼籲、大大小小自發的「關注組」與「力量」、街招海報傳單,以及有創意的口號。這些都是大家「看」到的東西,從中可推論出別人的參與程度,可以鼓動更多人參與。情況就如你見大家踴躍「夾份」,自己也慷慨解囊一樣。

行動取決別人投入度

你在街頭派傳單,重點不在市民拿到傳單回家細細閱讀,明白你的什麼論述,繼而支持運動;更重要的是,你日曬雨淋派傳單的辛勞,成了貢獻社會運動這個共用物品的示範,減低搭順風車的動機。

若果我的行動取決於別人的投入程度,「打卡」也是一個重要的工具;若果我的社交網絡盡是「打卡」之徒,參與不同的社會運動,以不同的姿態留下倩影,下一個運動將出現之時,我就會相信這班可能素未謀面的「朋友」靠得住,會積極參與。抱着人去我又去的心態,參與運動的動機就比較大了。

每次社會運動過後點算人數的爭議,從共用物品的角度看有其重要性,若果有不少市民抱有觀望心態,見別人有付出或有犧牲才會參與,見人數不夠就繼續安坐家中,每次運動的統計人數將影響不少人未來的決定。

實驗經濟學另一個有趣發現是,遊戲若果有懲罰機制,共用物品的貢獻會大大上升,連自私的參與者也會變得合群起來。所謂懲罰機制,指的是一輪遊戲過後,參與者可看見其他參與者每人貢獻了多少。看到某參與者搭順風車不順眼,可付錢懲罰該參與者。

讀者要留意,這個懲罰機制損人損己,要自掏荷包罰別人,從自私自利的角度看是賠本的行為。經過一兩次的懲罰示範,伸張過正義以後,單靠這個機制的威脅,較合群的參與者就能令較自私的參與者乖乖就範,不敢不貢獻。自私的參與者怕被罰,惟有跟大隊,不敢偏離平均的貢獻太多。

提供懲罰與獎勵機制

社交網絡的存在,為大家提供了一個懲罰和獎勵機制。某社會運動當天,未有「打卡」的你,會否感到群眾壓力和不好意思?有幾個較激進的「朋友」可能問你當天到了哪裏,有沒有出席該社會運動。

另一方面,社交網絡也有其獎勵制度。為別人的「打卡」照加一個LIKE,又或花時間為別人寫個正面的回應,讓參與運動成為一件「好型」的事,有助鼓勵更多人參與。沒有互聯網,這些機制一樣存在,但經過互聯網小事化大的功能,其威力更為強大。

社會運動要成功,避免大部分人樂見其成的困境,事事要高調,慌死人唔知!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