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獨家合約 無綫怎麼辦?

2013年10月2日

早前通訊事務管理局(下稱管理局)發表報告指出,無綫與部分藝人和歌手的合約違反《廣播條例》,「重罰」無綫90萬元,並要求無綫停止在部頭合約、演出合約或歌手合約內施加違例的條款。很多人認為,這是「大快人心」的裁決,無綫終於「罪有應得」,更有人希望這次裁決有望打破無綫的壟斷。到底這次裁決對無綫的影響有多大?

同欄徐家健兄上周撰文指出,我們其實可以從無綫的股價得到一些啟示。由9月19日管理局發表報告開始直至9月27日(即上周五),無綫的股價由約51元下跌至接近49元,跌幅大約4%,但要留意的是,同期恒生指數亦跌了超過1%,所以相比大市,無綫的股價其實大約只跌了3%。

怎樣解讀這額外3%的跌幅是一個有趣的問題。90萬元的罰款對市值「億億聲」的無綫來說當然是九牛一毛,並不足以解釋這3%的跌幅。

有人認為,無綫股價的下跌意味着政府將發出新的免費電視牌照,亦有分析認為,無綫股價的下跌是因為這次裁決將削弱無綫的壟斷能力,連帶營運方式將改變,盈利也將因而減少。

究竟這3%的股價跌幅是來自市場預期政府發新牌?還是裁決本身(即裁決沒有改變大眾對政府發新牌的預期)已有足夠影響力令無綫的盈利大跌?我認為後者的可能性不大,因為即使無綫不能再在藝人和歌手合約中施加違例條款,只要市場結構維持一台獨大的局面,它總有辦法保持現有的市場力量,不過,現在因為某種運用其市場力量的手段(即不能再在藝人和歌手合約中施加違例條款)被禁止,如它有需要運用其市場力量時,便要採用其他成本略高的手段而已。

上周我在本欄指出,無綫被指違規的合約條款大都是經濟學中所謂的獨家銷售(exclusive dealing)條款。根據管理局的報告,無綫在並非經常性使用的藝人或歌手的部頭合約、演出合約或歌手合約裏施加一些獨家條文,禁止他們出現在其他競爭對手(如亞視)的平台。

管理局認為,「就大部分演出藝人而言,無綫電視不分派工作給他們的成本顯然不多……同樣,無綫電視與歌手簽訂合約的成本亦很低」。而無綫的死罪在於它利用獨家條款以「低成本及獨家的方式與他們(演出藝人和歌手)簽約,從而妨礙競爭對手使用這些藝人」。

現在,無綫不能以這些獨家條款與藝人和歌手簽約,是否代表無綫壟斷不再?有一點我想在這裏(再次)指出的是,無綫施加這些獨家條款其實可以是「七傷拳」,傷人亦傷己。

我反覆看了報告幾次,也找不到管理局對此有任何分析。認為無綫能以低成本囤積藝人是一回事,它要透過獨家條款,禁止藝人和歌手於其他電視台亮相,要額外付出多少成本是另一回事。藝人和歌手都不是笨的,無綫要求他們不上亞視的節目不可能不多付一點成本,這額外成本可以是錢,可以是表演時間,亦可以是獎項。

多發新牌可完善市場結構

現在,無綫不能以這些獨家條款與藝人和歌手簽約,我想像以下兩個情況很有可能發生。第一個情況是無綫讓藝人和歌手上亞視節目,但他們上無綫節目的收入將減少,由於現在很多歌手亮相無綫節目只有象徵式的收入,可能以後歌手要「貼錢」才能上無綫的節目。

不過,這情況不大可能發生,因為除非亞視有很大轉變,很難想像亮相亞視的吸引力大增,令藝人和歌手願意「貼錢」才能上無綫的節目。

另一個情況是,無綫與藝人和歌手之間默契,他們只上無綫的節目,否則無綫會對其進行封殺,當然無綫要維持這種默契的成本可能比之前要高一點。這種情況的發生反映了上文的指出︰ 光禁止無綫不能再在藝人和歌手合約中,施加違例條款並不會改善現時無綫獨大的情況。

無綫有能力在藝人和歌手合約中施加違例條款是果,反映着無綫手上的市場力量,而市場力量的產生則源於市場結構,不透過發新牌來完善市場結構,無綫獨大的情況不會因這次裁決而有所改善。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