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經濟與反壟斷:鍵盤的都會傳奇

2013年9月12日

昨天跟讀者介紹了何為網絡效應(Network Effect)。一個產品如果有網絡效應的特質,消費者選用它的意欲將隨它的市場佔有率而上升,如所有同事都選用微軟的視窗作業系統時,縱使我多喜歡蘋果,也可能會選用視窗,以免在交換文件時有不相容的情況發生。

昨天亦談到,相比其他產品,擁有網絡效應特質的產品,更容易以其市佔率優勢來獲取壟斷地位,90年代美國司法部控告微軟視窗作業系統觸犯反壟斷法時,便明言微軟是以視窗的網絡效應「保護」其市場壟斷地位。

形成技術滯後困局?

向讀者講解網絡效應,是因為這現象在現今社會變得愈來愈重要,甚至乎很多產品本身便標榜其網絡效應,Facebook和WhatsApp等都是一些大家熟悉的例子,它們都因其產品的網絡效應在市場裏取得極大的佔有率。擁有高市場佔有率的企業,將會愈來愈普遍。

正如我昨天談到,企業擁有高的市場佔有率不是大問題。如果大家認為所有人用同一套電腦作業系統可以令工作更為便利,政府實在沒有理由硬要引入「競爭」;不過,有經濟學者認為,網絡效應帶來的壟斷,將令一些較好的產品沒法與壟斷者進行「公平」競爭,最終形成技術滯後的困局(lock-in),其中一個很多人提及的例子是蘋果電腦作業系統,很多人認為它比微軟的視窗優勝,但礙於微軟市佔率優勢,卻無法與之競爭。

另一個行內很多人引用的例子是鍵盤。現在我們的電腦鍵盤都大同小異,尤其是英文字母的排列次序都一模一樣,我們將之稱為QWERTY(亦即鍵盤左上方頭六個英文字母) 。QWERTY鍵盤由來已久,首先是美國的發明家Christopher Latham Sholes在19世紀中後期發明。

據歷史經濟學者Paul David描述,Sholes在研發QWERTY鍵盤時,為避免打字員打字太快令打字機出現故障,故意把經常連接的字母分開(注意當時的打字員是以兩隻手指的hunt and peck方法打字,不同於現在的盲打,亦即touch typing,所以把經常一起出現的字母分開是會影響當時的打字速度)【註1】。當時的鍵盤排列還未有統一,但後來在1888年辛辛那提一場打字速度賽中,有人用QWERTY鍵盤贏得比賽後,便令使用該鍵盤的打字機熱賣,QWERTY鍵盤亦自此成為統一的標準。

鍵盤的排列其實有很大的網絡效應。在1936年,一位美國人August Dvorak研發了另一種鍵盤的字母排列次序,他稱之為Dvorak Simplified Keyboard(簡稱DSK),根據Paul David引用的研究,在接受適當訓練後,使用DSK鍵盤的打字速度將遠比使用QWERTY鍵盤為快;但當時QWERTY鍵盤已壟斷市場,試問一個新入行的打字員初學打字時會選擇打字較快、但沒有公司選用的DSK鍵盤?還是打字較慢、但差不多所有公司都在使用的QWERTY鍵盤?結果DSK鍵盤無人問津,失敗收場。

這是Paul David筆下的故事,他以此引伸在自由市場裏,較舊的技術可能可以網絡效應來阻礙較新較好的技術的引入,形成技術滯後的困局。克魯明更曾在一本暢銷書中寫道:In the world of QWERTY, one cannot trust markets to get it right.【註2】事實果如此嗎?

兩位同是UCLA畢業的經濟學者Stan Liebowitz和Stephen Margolis在一篇在法律經濟學報的文章指出,Paul David文中引用有關DSK比QWERTY優勝的研究都大有問題,其中有部分研究更是與DSK的原創者August Dvorak有密切關係【註3】。很多的研究結果亦指出,兩種鍵盤在速度上其實沒有太大的分別。

學者不斷用QWERTY的例子說明技術滯後困局大有可能,自由市場不可盡信;但事實上,QWERTY並沒有比後來的挑戰者差,QWERTY的故事極其量只是一個都會傳奇(urban legend)。

張五常教授曾說,解釋從沒發生的事是最愚蠢不過,我想這鍵盤的都會傳奇是又一例證。

自由市場怎樣避免技術滯後困局呢?篇幅所限,且讓我留待下回分解,但讓我給大家一點提示:假如現在WhatsApp已壟斷市場,亦開始向用戶收費,你新研發了一個更好的通訊工具,你會怎樣打進這市場?

註1:David, P.A.(1985): Cloi and the economics of QWERTY,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75, 332-337.
註2:Krugman, P.(1994): Peddling Prosperity. New York: W.W. Norton.
註3:Liebowitz, S.J., and S.E. Margolis(1990): The fable of the keys, Journal of Law and Economics, 33, 1-26.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