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報紙與電視和市場競爭

2013年10月23日

香港的報紙市場一直十分自由,可以說是百花齊放,不同讀者大都可找到與自己觀點相近或切合自己需要的報紙。親中和政治立場較保守的可看《文匯報》或《大公報》;較年輕和喜歡「動畫新聞」的可看《蘋果》;股民看《經濟日報》,而品味較高的則看《信報》。

2002年,《都市日報》成為香港第一份免費報紙後,新報紙陸續加入免費報紙這市場,忙碌的上班族亦因此多了一個閱報的選擇;直至上周,香港的主要中文免費報紙有5份(《都市日報》、《晴報》、《am730》、《頭條日報》和《爽報》),這些免費報紙的廣告收入亦漸漸與傳統報紙平分春色。
自由競爭 利多於弊
免費報紙的出現令報紙市場起了很大的變化。傳統的報紙面對的競爭比以前更大,而免費報紙之間的競爭亦十分激烈,加上各個網上新聞平台,香港的報業市場可以說是「七國咁亂」,行內的發展絕對不能以「循序漸進」來形容。
報業市場雖然「七國咁亂」,但是大眾以至業界都沒有投訴市場內的競爭「過度」,因為大家都明白,自由市場競爭利多於弊,一方面大家的選擇增多,一方面報紙的質素亦有所提升(免費報紙的出現無疑是擾亂了原本的市場秩序,但其創新的營運模式卻令消費者得益不少);當然,對供應商來說,自由市場汰弱留強是十分殘酷的,沒有人能保證創新一定能成功。
兩年前創辦的免費報紙《爽報》因長期虧蝕於本周開始停刊。
沒有企業想關門大吉,所以它們都會想盡辦法在殘酷的市場裏尋求生存之道。一個辦法是不斷創新,做好自己,這亦是香港大部分行業(包括報業)的實況,而這種汰弱留強的方式對消費者最為有利。
企業的另一種生存之道是要求政府保護,免費電視便是一個大家熟悉的例子,一直以來,政府都以大氣電波為稀有的公眾資源為理由,限制免費電視台數目,但近年科技不斷進步,大氣電波已不是播放電視節目的唯一途徑,政府其實已再沒有理由限制免費電視的牌照數目。
上周政府宣布不發牌予王維基的香港電視(1137)的舉動惹來十分大的迴響。很多人對結果十分不滿(剛過去的周日便有約10萬人上街遊行示威),其中一個原因是香港電視在申請發牌的過程中一直表現積極,節目質素亦似乎十分不俗(它在YouTube播放旗下一套劇集的第一集,執筆時在網上已有近80萬個like),但結果卻不獲發牌。
經濟原因不獲發牌?
政府一直以行會保密制為由沒有就不發牌解釋,只說行會是在衡量「一籃子」因素後作出這項決定。由是之故,我們只能在外面猜測港視不獲發牌的原因。
假如政府在這件事上沒有政治的考慮,那麼,它有什麼經濟原因對港視不予發牌?
其中一個比較多人提到的原因是港視財力不夠。很明顯,雖然港視的現金流不少,但其財力還是遠遠不及有線和Now,而港視為提升節目質素而作的投資卻比其競爭對手多(據聞其劇集成本每集達100萬元),有官員可能擔心港視的營運長期不能達致收支平衡,最終會重蹈30多年前佳視倒閉的覆轍。
但事實是,很多生意在開始時也是先虧蝕,後來才慢慢回本的。《蘋果日報》在1995年創刊時也進行了一段時間的減價戰,待其市場佔有率達到一定水平後才加價。
如果港視的節目質素夠高,政府其實是不須要為其擔心的。假如市場相信港視的質素,它不難在股市集資,而它在營運初期可以透支將來的收入來進行宣傳。
《爽報》營運不善結業,政府沒有因此限制報業市場內報紙的數目以確保市場「健康發展」;同樣道理,政府亦不必限制免費電影牌的數目以確保免費電視市場的發展「循序漸進」。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