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稚園學額疑問

2013年10月17日

執筆之時,諾貝爾經濟學獎剛剛揭曉,結果由3位美國的金融學者奪得,其中兩位——法馬(E.Fama)和漢森(L. P. Hansen)是芝大教授,迄今共有27位經濟學獎得主均與芝大有關,芝大在經濟學界的地位實在非同凡響;值得一提的是,漢森的博士論文是在明尼蘇達大學時寫的,算起上來我也是他師弟。事實上,由2000年至今,與明大有關係的經濟學諾貝爾獎得主亦有6位之多。

如要論資排輩,我算是漢森的師弟,但我與他的研究方向可說是南轅北轍,同欄曾國平兄對3位諾獎得主的認識比我深得多,所以我毋須在此班門弄斧,還是讓他在下周跟大家介紹三位的研究吧。

今天我想談幼稚園的問題。中港矛盾已不是什麼新聞,自由行、水貨客,奶粉供應問題和小學學位不足等,無疑為港人帶來極大困擾。當大量雙非小孩來港讀書亦為各類學額帶來很大的壓力,最近很多幼稚園開始接受下年度入學申請,新界(尤其是北區)多家幼稚園門外出現長龍,引起一些混亂,其實不是什麼意外的事。

同樣不是意外的是,家長、報紙和前高官的矛頭都直指教育局。其中,前政務司司長唐英年說︰十分認同很難預測眾多雙非子女,來港入讀幼稚園和中小學的數目,卻認為教育局沒有妥善地處理雙非子女的教育問題而負上責任。

教育局對現在幼稚園學額不足的情況是否需要負責?先旨聲明,對此問題我沒有答案,有的只是疑問。無論教育局是否責無旁貸,吳局長的「救火」行動似乎幫不上忙。最令我摸不着頭腦的是教育局所「推算」的幼稚園學額需求。從報紙中看到,教育局「推算」明年將有3400名跨境學童入讀幼稚園,其中到北區的將有1700人,連同2300名本地學童,北區下學年約有4000名學童對幼稚園學額的「需求」,與北區的學額供應十分接近。

是我學的經濟有問題?還是局長的經濟學知識深不可測?我認識的經濟學是說需求是一條向下斜的曲線,價格愈高需求量便愈低,但吳局長的需求預測竟可不提幼稚園的收費而直接推算出幼稚園的需求量,就如政府在推算未來5至10年的房屋需求時,沒有考慮未來的樓價一樣。

當局欠雙非童長遠政策

沒錯,由於本地家長對小孩的教育都看得很重,故家長對本港幼稚園學額的需求彈性不會很高,但需求彈性再低也不會是零(我有同事沒有把他適齡的小孩送到幼稚園裏),而跨境雙非學童的家長對本港幼稚園學額的需求彈性相信更高。我不猜測為何數萬名適齡小孩中只有3400名學童會跨境入讀本港的幼稚園,但我可以想像,如果所有幼稚園明天加價100%,很多雙非學童不會南下上學。

雖然對教育局的預測存疑,但我其實不知道教育局在這件事上該負的責任有多大。香港的9年強迫免費教育並不包括幼稚園,因此,本地幼稚園市場較中小學更自由。根據教育局的網頁,政府對幼稚園的選址、設施、教職員資格、收費,以及其他方面的規管要求並不太高【註】。

奇怪的是,在一、兩年前雙非小孩成為港人關注的社會問題時,並沒有人把握商機開辦新的幼稚園!有人認為,這是因為一、兩年前幼稚園門外還未有長龍,商人未必知道商機存在,我認為,更可能令商人對商機望而卻步的是政府對雙非小孩缺乏一套明確的政策:有時容許雙非媽媽來港生小孩,過了一陣子又為此設下關卡,這種政策的不確定性令有意辦幼稚園的人無所適從,不知怎去投資。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只要政府對雙非小孩定下一套明確的政策,市場自能較政府更為準確地預測對幼稚園學額的需求,今天的困局根本不會發生。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