壟斷權力可滿足個人喜好

2013年11月15日

根據艾智仁(Armen A. Alchian)和嘉素(Reuben A. Kessel)的分析,在壟斷權力難以轉讓(如免費電視牌照)或壟斷有利潤管制(如公用事業)的情況下,公司的決策者有較大的動機去追尋非金錢的收入(non-pecuniary income)。

聘請「合眼緣」的員工或親朋戚友、光顧同聲同氣的供應商、把辦公室打理得美輪美奐、以公司名義舉辦或參與文娛慈善活動等等,都是非金錢的收入。面對競爭,也可以追求這些收入,只是代價較高:不顧盈利成本,只顧「過老闆癮」,在競爭中就難以生存。壟斷權力下不用擔心倒閉,又或利潤有上限,太努力增加盈利、降低成本是浪費精神。公司決策者的行為符合需求定律。

舉個例,在非牟利的大學教書,除了金錢收入以外,還有林林種種的非金錢收入。學校容許我為辦公室添置設備,又要我選購一部電腦,我會如何選擇?學校的錢不能直接交給我,我唯有選擇一張最精美的椅子,加上最強勁的電腦,花2000美元改善工作環境。換着是2000美元交到我手上,我也許不會買那麼貴的椅子,也可能買次一級的電腦。根據我有限的觀察,大學裏的大小設備,比一般私人機構的要高級得多。

壟斷行業較有種族歧視傾向

艾智仁和嘉素提出另一個觀點:壟斷下追求的非金錢收入,種族歧視是其中之一。若果我只喜歡聘請白人做員工,便難與其他不問種族只問生產力的公司競爭;但若果我有壟斷權力,沒有為公司爭取最大金錢收入的動機,我大可以憑我的種族偏見去選擇僱員,為自己營造一個舒適的工作環境。換句話說,相比有競爭的行業,壟斷權力較高的行業種族歧視問題會較嚴重。

讀者要留意,這個歧視理論跟貝加(Gary S. Becker)在上世紀50年代提出的著名理論有點不同:貝加認為,有歧視喜好的生產者,終會被喜好較低或毫無喜好的競爭對手殺下馬來,歧視於是難以維持。艾智仁和嘉素換個角度指出,在壟斷情況下,沒有增加利潤的動機(或利潤有限制),歧視行為的代價下降,需求量將上升。

艾智仁和嘉素作了一個簡單的實證研究:在352個哈佛商學院的MBA畢業生中,猶太裔佔了128個。這些畢業生找到什麼工作?調查把美國的行業分成十個,當年其中兩個的壟斷情況最嚴重:一為交通、通訊、公用事業,一為金融、保險、地產。猶太裔畢業生佔了36%,但加入這兩個行業的比例則只有18%,比其他競爭較大的行業低得多。壟斷行業似乎較有種族歧視的傾向。

艾智仁和嘉素利用的數據不多,而歧視亦未必是唯一的解釋,也許說服不了讀者,但經濟學實證研究中有大量類似的結果:小商戶問銀行借錢,在其他因素不變下,最易借到的是白人男性,女性和黑人較難。若果地區內銀行的競爭較激烈,類似的歧視情況將減少【註1】;公司的董事局愈大(即權力及責任愈分散),捐錢、成立基金會的機會較高;而負債比率較高的公司,在債主的監視下,會少作一點善事【註2】。

免費電視壟斷下又有什麼特別的行為?讀者可以像艾智仁和嘉素般尋根究柢,打開娛樂版搜集證據。無綫電視內的人事關係複雜,演技差的演員要靠各種方法上位,有才華但「唔聽話」的演員將「被消失」,成功的演員盡是聽老闆話的乖仔乖女。這些無效率的人力資源安排在競爭下難以存在。《東張西望》可以為政府不發牌予香港電視解畫,《ATV焦點》可以不時提出各類「小眾」觀點,懶理市民投訴。如此漠視消費者喜好,唯有壟斷才能成事。

根據艾智仁和嘉素的理論,多發兩個免費電視牌,會令兩個免費電視台的行為有所改變:演員會較敢言、表現自我,一千幾百個市民投訴將引起反應,深夜會較難看到重播的新年煙花,電視劇也會變得有紋有路。

眾望所歸的香港電視若能得到牌照,免費電視就再難當消費者冇到了。

註1 Ken S. Cavalluzzo, Linda C. Cavalluzzo, and John D. Wolken(2002):“Competition, Small Business Financing, and Discrimination: Evidence from a New Survey,”Journal of Business, Vol. 75, No. 4, 641-679.

註2 William O. Brown, Eric Helland, Janet Kiholm Smith,(2006):“Corporate philanthropic practices, Journal of Corporate Finance,”Volume 12, Issue 5, 855-877.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