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利民不支持的負入息稅扶貧

2013年12月30日

上周我打趣說,100%綜援隱性稅是社署只准綜援戶打義工。殊不知友人看後向我通風報信,原來兩年前香港真的曾有社運人士攞綜援做義工。我的孤陋寡聞,成就了我在2013年最準確的經濟推斷!

原來,一向被左翼人士捧到天上去的累進稅,一直在香港實行,只是目標並非最高收入的1%富豪,而是最基層的1%、約4萬個低收入或失業綜援戶。當綜援戶被社署規定最高工資為2500元,後果是連凱恩斯學派亦同意的經濟浪費和道德敗壞。但連凱恩斯學派也贊成的負入息稅,是徹底消除隱性稅的靈丹妙藥嗎?

隱性稅角度一致看扶貧

答案可能會令大家失望,負入息稅是不會令隱性稅完全消失的。要針對性扶貧,就難免要獎勵低收入。以負入息稅扶貧,好處是能把討論簡化聚焦為兩點:(1)基本生活保障水平的多少和(2)隱性稅率的高低。是的,不認識隱性稅的概念,很難全面了解負入息稅的運作,更不會明白為什麼佛利民曾拒絕聯署簽名支持自己一直鼓吹的負入息稅。

報章上讀到有關負入息稅的文章,一般解釋負入息稅如何津貼入息低於免稅額上限的市民。這樣計算沒有錯,只是不易看到隱性稅率怎樣影響就業。從隱性稅角度分析負入息稅是這樣的:先訂出一個最基本生活所需的水平,保證每個家庭收入不低於這個數額,然後再決定一個隱性稅率減少政府津貼的開支。假設社會認為家庭每月需要6000元維持基本開支。但歷史性的全民派6000元計劃,一次便花了近400億元,這樣每月派錢政府長貧難顧。於是,派錢要加一點針對性,新移民不派是一種《基本法》不容的針對。《基本法》容許的針對包括收入高派得少,把稅率設定為20%,無業人士繼續袋6000元,而月入1萬元的就先收6000元後,交稅2000元,實收津貼4000元;收入3萬元的,與政府不拖不欠;到月入3萬元以上,才真正要交入息稅。

說負入息稅政府一定負擔得來是廢話,政府實際上能否負擔,視乎基本收入保障多少和隱性稅率高低。這個是多是少和那個或高或低,是比較社會的收入分布而言。上述的例子,要比較月入3萬元以上納稅人貢獻的稅收,是否足夠補貼賺少於3萬元的家庭。如果負擔不來,便要減低6000元的基本收入保障,或提高20%的稅率。把稅率上調至佛利民認為在美國可行的50%,月入12000元以下的家庭才合資格領入息津貼。

收入愈高、津貼愈少會鼓勵就業嗎?當然不會!把隱性稅再上調至100%,後果是全民「做又六千唔做又六千」。說負入息稅能鼓勵就業,是相對現有綜援制度那種勞而不獲的100%隱性稅。社署指引的例子是,把四人家庭的基本收入保障定為10781元,然後以累進形式隨入息增加減少津貼,敗筆是率在入息超過4200元後便高達100%。

你問我是否支持負入息稅,我會反問哪一種?是的,我們可視香港的綜援制度為一種負入息稅制度,不過是造成經濟浪費和道德敗壞的那一種。

「獎勵計劃」架床疊屋兼引人犯罪

佛利民支持負入息稅的三大原因是:(1)把針對性扶貧引起的隱性稅從100%調低至能鼓勵就業的水平;(2)取締架床疊屋的各種針對性扶貧計劃,只單看收入高低一視同仁地扶貧,和(3)透過稅務局去處理貧窮問題,節省傳統扶貧計劃大量的行政費用。

佛利民拒絕簽名支持的是,在維持各式各樣的扶貧計劃下再加上去的負入息稅制度。這樣做只會進一步增加鼓勵失業的隱性稅,又不能減省不同扶貧計劃帶來的行政費用。

關愛基金搞的那個「儲蓄戶口試驗計劃」,希望減低100%綜援隱性稅鼓勵就業方向正確,但討論了半年的結果是把名稱改為「獎勵計劃」,繼續要綜援戶三年內儲蓄金額達標才能全數取走「獎金」。這種做法不符佛利民以負入息稅取締架床疊屋扶貧計劃的簡約原則,當然亦將進一步加大扶貧的行政費用。

改名是不會改變扶貧計劃的隱性稅率的,正如把「路姆西」改名為「路福西」能改變市民對政府的支持度嗎?這個扶貧計劃比「路X西」更頂癮之處,是我不知道關愛基金要花多少行政費才能防止未儲夠錢的綜援戶最後假裝幫我打工,然後把「獎金」與我來個「二一添作五」?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理工大學會計及金融學院客座副教授
facebook.com/economics3.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