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綜援付100%入息稅

2013年12月23日
徐家健 經濟3.0



「我們剛訂立的新憲法,看似是永恆的契約;但世事無常,只有死亡和稅賦才是永恆的。」【註】二百多年前美國國父級人物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in)的名言,經得起時間考驗。

二百多年後香港終審法院法官提醒港人,根據基本法香港居民有依法享受社會福利的權利。是的,根據經濟學原理,能享受綜援福利的低甚至零收入香港居民都要負擔重稅。

勞而不穫階級歧視

綜合社會保障援助在2011/2012年度的開支是195億元,截至2011年底綜援幫助了44.33萬位年老、殘疾、患病、失業或低收入人士應付生活上的基本需要。平均每人每月得到不足3700元經濟援助的弱勢社群,為什麼還要負擔重稅?

反綜援的人,除了部分認為新移民對香港毫無貢獻外,更多人一向對「不勞而穫」反感。今天我且不管「不勞而穫」的經濟問題,只談「勞而不穫」的階級歧視。扶貧時要面對的一個重大挑戰,是除了普天同慶全民派錢,任何針對性扶貧計劃都逃不了「隱性稅」(implicit tax)帶來的勞而不穫問題。

先向所有人提供援助,然後歧視部分不合資格的人並以徵稅方式取回原本的援助,跟先通過審查才給予援助效果一樣。以經濟學角度看,規定來港七年以上才可申領綜援,是歧視新移民。但只有通過入息和資產審查才能得到資助,對收入或資產超出限額的人何嘗不是另一種歧視?所謂「香港居民有依法享受社會福利的權利」,不論你有多本土,當你收入超過入息上限便馬上「離地」,喪失享受綜援的權利。這種以入息來劃分綜援產權的歧視,便是隱性稅的源頭。但綜援隱性稅的稅率究竟有多高?

做又萬三唔做又萬三

根據社會福利署的指引:「申請人及其家庭成員,每月可評估的總入息不足以應付,他們在綜援計劃下的每月認可需要總額,才符合領取綜援的資格。在評估入息時,培訓津貼及符合指定資格的申請人或其家庭成員的工作入息,其中部分可獲豁免計算。」每月認可需要總額是多少指引中沒有詳細說明,但我們可從豁免計算的工作入息推算出綜援隱性稅的稅率。

可獲豁免計算的意思,是綜援金額不會因入息增加而減少。指引清楚列明,受助人從新工作賺取的首月入息是可獲全數豁免的,但條件是受助人必須在過去兩年內未獲此項豁免。但除了第一個月可多勞多得,以後就只有首800元入息獲全數豁免,再多賺3400元只半數豁免,4200元或以上更是沒有任何豁免的。因此,最高豁免計算金額是2500元(首800元加之後3400元的一半)。換句話說,綜援戶面對的隱性入息稅率,是首800元0%,之後3400元是50%,超過4200元以後的稅率是100%,直至失去領取綜援資格!【圖1】

按社署指引提供的例子,一個四人家庭,申請人是一位健全的失業人士, 妻子須照顧兩名分別為16及7歲的兒子。長子是全日制高中生,須在外午膳,幼子就讀半日制小學。假設這個家庭每月開支包括租金3500元,另外須繳交水費及排污費及兩名兒子往返學校交通費400元,這個沒有收入的家庭,每月可得的援助金額總數是10781元。但當該申請人在領取綜援半年後,找到一份月薪5000元的全職搬運工作(不要問我最低工資下哪裏可找到一份月薪5000的全職工作),援助金額便會跌至8281元,家庭總收入於是只能從10781元增至13281元。辛辛苦苦靠搬運賺來的5000元,真正落袋的只有一半。

但社署指引還是忽略了最重要的一點:這個綜援戶少賺500元,收入亦是13281元,多賺500元,收入都是13281元。【圖2】這個不是姓沈的萬三算不上財富的原罪,也算是真正的無產階級歧視勤奮的勞動階級吧?

大半年前,扶貧委員會提出為綜援受助人設儲蓄戶口,由關愛基金會出資抵銷社署因綜援隱性稅扣起的金額。這個方法本來可大大減低綜援戶面對的隱性稅率,但不知是誰想出來的「妙計」,計劃建議當受助人的儲蓄金額達資產限額一倍(四人家庭為例是13.6萬元)後,才可提取款項作特定發展用途。扶貧委員會和關愛基金會的人是否太得閒?下次你們出糧先把薪水存入我戶口好不好?

記住,當政府不能做聖誕老人讓全港市民普天同慶,任何針對性扶貧措施都不能避免隱性稅歧視低收入勞動階級的問題。至於100%的綜援隱性稅,更是規定綜援戶只准打一種工,這種工叫義工。簡單的負入息稅才是造成經濟浪費及階級歧視較少的扶貧方法。

註:原文為「Our new Constitution is now established, and has an appearance that promises permanency; but in this world nothing can be said to be certain, except death and taxes.」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香港理工大學會計及金融學院客座副教授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