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別讓利維坦拐走邁亞的兒子 (兩宗拐子案與兩個營商環境問題.二之二)

2013年12月10日

相隔17年的兩宗拐子案,最近的一宗昨天告誡我們「不要讓本土主義拐走港人嬰兒」,17年前的一宗,今天警示大家「更別讓利維坦拐走邁亞的兒子」。

利維坦與邁亞的兒子究竟是何方神聖?不用等上17年,馬上開估:根據《聖經.舊約》,利維坦(Leviathan)是上帝在創世的第六天創造的一頭大海怪。《聖經.約伯記》曾無情地問:「搭夥的漁夫豈可拿他當貨物麼?能把他分給商人麼?」面對這頭口鼻噴火、刀槍不入的大海怪,漁夫商人當然只有望而生畏、敬而遠之。

當大海怪遇上商業之神

相反,羅馬神話中女神邁亞(Maia)的兒子墨丘利(Mercury),是商業的守護神,他不會口鼻噴火,卻發明了鑽木取火;他並非刀槍不入,但腳穿飛翼鞋往來如飛。問題是,源自希伯來聖經的大海怪,怎會遇上羅馬神話的商業之神?這另一宗疑似拐子案又跟17年前的那一宗有什麼關係?

原來,大海怪沒有在聖經神話裏遇上商業之神。是17世紀的經典名著《利維坦》,英國政治哲學家霍布斯(Thomas Hobbes)以利維坦比喻強大國家裏的極權政府。在探討權力與榮耀的一章,霍布斯引述荷馬史詩讚揚墨丘利的商業天才:「早晨出生,中午發明了音樂,晚黑前從阿波羅的牧人偷走了牛。」墨丘利的確多才多藝,但霍布斯認為,原始社會人類會發明亦會偷竊,有善亦有惡的自私本性只會導致無休止的戰亂,要享太平盛世,惟有極權政府才能提供了一種社會契約來約束人類自取滅亡的行為。今時今日,主張利維坦式的極權政府和善惡不分只顧賺到盡的商業行為當然不合時宜。極權政府與民生的關係,其實一直是政治經濟學的大題目。

政治上,我與芝大莫里根(Casey Mulligan)一套以「入行門檻」(Entry Barriers)概念分析政治的理論認為,維穩打壓可減輕被挑戰者推翻的可能,但面對民望高的獨裁者,挑戰者亦難免知難而退;因此,獨裁者一般希望藉高民望來換取減少打壓異己的開支。理論的含意是,維穩愈難,執政者愈願意當個仁慈的獨裁者(Benevolent Dictator),但當維穩變得容易,獨裁者便不再仁慈,極權政府最終會變成傳說中口鼻噴火的利維坦【註1】。

經濟上,戰亂中寫成的《利維坦》,只強調大海怪怎樣約束商業之神的非法偷竊,卻忽略了大海怪如何扼殺商業之神的創新發明。現代的實證經濟研究發現,雖然政府極權與否一般與整體經濟增長速度高低關係不明顯,但極權政府往往在創新科技的發展較為落後【註2】。極權政府靠人治,莫非這印證了香港首富最近說投資「一定選擇有公平法律的國家」?

超人談管治講人生觀

香港的商業之神是誰,你我可能各有心水。香港首富是誰,大家應該沒有異議。不久前的一段專訪,李嘉誠先生一邊憶述17年前的拐子案,一邊談論政府與企業的關係。好一句「永遠不能選擇性行使權力,勿令人對政府的公平性失去信心」。17年前的拐子案兒子失而復得,今天香港的「大海怪」不會是「大富豪」吧?17年前「大富豪」未有令李超人撤資,今天香港在「大海怪」管治下,李超人對撤資的回應是「我一定不會遷冊……不過規模的大小是另一回事」。

說過了,拐帶勒索猖獗的地方公司投資意欲較薄弱,但原來研究指出,政治反覆不穩、政策朝令夕改對投資的影響更大。限奶令限制「蝗蟲」搶奶粉、樓市辣招應付「強國人」炒貴樓;民粹政策左規右管的後果是,本地藥房、地產代理叫苦連天,大部分持奶粉券的父母不能換購奶粉,更多未置業的市民因為樓宇供應減少而未能上車。不要讓本土主義拐走港人嬰兒,李超人認為正確的人生觀是「走正路,有理想,作為中國人,對自己民族作出貢獻」。

羅馬神話中的商業之神墨丘利,據說取材自希臘神話裏同樣是圓滑機靈的荷米斯(Hermes)。對,希臘神話商業之神的名字跟法國名牌Hermès一樣。更別讓利維坦拐走邁亞的兒子,簡單講其實即係「別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