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境稅下的輸家和贏家

2014年2月6日

不知道讀者有沒有給昨天的遊客數字嚇怕,我只知道內地遊客既為香港帶來一定利益;同時,亦加深了中港矛盾。於是有立法會議員提議徵收入境稅,以改善內地旅客質素兼減少水貨客。旅遊業代表當然強烈反對,怕會影響生意破壞香港旅遊之都的形象。

徵收入境稅,旅遊業整體當然受害,但對不同商戶會有不同的影響。經濟學中有所謂的艾智仁─艾倫效應(Alchian-Allen Effect),名稱來自本欄讀者耳熟能詳的經濟學者艾智仁(Armen A. Alchian)和艾倫(William R. Allen):蘋果要從美國運到香港,運費跟蘋果質素無關,一律每個1毫。一個高質蘋果在美國賣2元,普通的賣1元,價格差距是2比1。到了香港加上運費,高質蘋果賣2.1元普通的賣1.1元,價格差距成了1.91比1,高質蘋果較沒有運費時便宜,需求量相對上升,於是有「輸出好蘋果」的現象。

入境稅的好蘋果效應

同樣道理,入境香港要100元,高級酒店、餐廳的價格相比普通的要降低。入境稅容或減少遊客人數,但對質素普通或以下的商戶打擊較大。到香港旅遊一天,交了100元的入境稅,吃一餐500元的鏞記比吃一碗30元的牛腩麵將更加吸引。入境稅下的輸家,是廉價酒店、遊客區的平民餐廳等,但高級商戶將損失較少甚至因而得益。到香港的旅行團,以便宜取勝的將減少,走高檔路線的比例會上升。

稅負歸宿和政府收入

徵收入境稅的稅負歸宿(tax incidence),要視乎消費者(遊客)的需求彈性和生產者(旅遊業)的供應彈性。需求彈性相對較低,入境稅將大部分由遊客找數;供應彈性相對較低,遊客交的入境稅將大部分被供應商的割價抵銷。

徵收入境稅100元,旅客人數會下跌多少?若果香港這個城市有其他風格極近的替代品(substitutes),加收費用當然會明顯趕客。不過,香港始終有其特色(飲食、名勝等),不容易取代,少有遊客會因100元而跑到日本、台灣去。由於空氣污染、人多擠迫,香港今天的吸引力可能比從前低,但遊客對香港的需求彈性大極有限。供應方面,從酒店的房間到餐廳的坐椅,從商舖的售貨員到講國語的導遊,相比下彈性甚大。

需要彈性低而供應彈性高,入境稅大部分將由遊客而非旅遊業負責。

入境稅可為政府帶來多少收入?以2013年的數字計算,假設過夜的遊客因100元入境稅而下跌1%,從2570萬減至2540萬;再假設因逗留時間短,100元的固定成本對非過夜的遊客影響更大,從2860萬下跌5%至2720萬,總遊客下跌至5260萬,每人交100元,將為政府帶來52.6億的收入。

順帶一提,入境稅的好處,為行政費用相對較低,只需要入境處在檢查證件時代為徵收,浪費有限。

水貨客港人優先

內地水貨客的技術要求不高,只要身壯力健,不需要高等教育,競爭下賺取的收入不會比最低工資差太遠。深圳最低工資1600元,假設水貨客一個月工作20天,扣除交通費、證件手續費及其他交易費用,每天一買一賣的收入相信不會超過100元太多。若果每天入境香港要交100元的稅,不少水貨客都會另謀高就。

剩下的內地水貨客有兩種:一為有親人在港,需要定期入境者,或會減少探親次數,但仍可以靠買賣水貨賺點外快;二為在內地找工作有困難,最低工資也賺不到,交100元入境稅的水貨客收入仍是最好的選擇。無論如何,內地水貨客必然減少,生意將落到不用交入境稅的港人手上。水貨客不會消失,只不過會以港人優先。

一如任何稅項,入境稅會帶來浪費(deadweight loss):交易量減少,降低了消費者和生產者各自的盈餘(surplus);不過,若果旅遊業的供應彈性大,生產商承受的浪費不多,受損的主要為因入境稅而不到或減少到香港旅遊的外地人。

話雖如此,旅遊業組織嚴密、勢力集中,定會盡力遊說政府及議員,反對入境稅;那邊廂受影響的香港市民卻是力量分散,難以組織起來支持建議。就算入境稅對香港整體社會有利,成功實施的機會相信微乎其微。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