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時事評論員到鍵盤戰士

2014年1月30日

今日年三十,先跟讀者拜個早年,祝馬年身體健康、財運亨通!

喜慶時刻,探討一個輕鬆的話題。讀者看財經文章,求的是理財知識或貼士(雖則未必準確);看健康醫療專欄,或能解決身體的小毛病或減輕幾磅;跟隨飲食旅遊專欄介紹,又可省卻尋根究底的成本。

多如天上星星的時事評論,需求又從何而來?

本港收費的、免費的中文報紙加起來約有20份,以平均每份每天有5篇時事評論計算(社論和時事性的副刊專欄不計),每日便有100篇時評,不計周日,一個月全港共生產出2000多篇時評。加上大小網絡傳媒,時評的總數會更驚人。香港一個彈丸之地,傳媒為何能容納大量的時評?港人愛炒股、關注健康又識玩識食,相關的評論量多不足為奇,但據說港人大都政治冷感,何以時評會長寫長有?

讀時評為印證信念

時評都有立場:親政府、反政府,挺這個、反那個,就連模棱兩可的騎牆言論也是一種立場。時評有需求,因讀者喜歡同聲同氣的觀點,追隨立場相近的評論員,尋找所謂的confirmation bias,讀完也許會感到血脈沸騰。讀者亦喜歡閱讀立場相反的時評,邊讀邊罵,視為「奇文」,進一步證明自己的立場正確。讀者的喜好影響評論員的種類,評論員的觀點又在改變讀者的口味,相輔相成。這類時評,內容是其次,修辭才是主角。

立場鮮明的時評亦有「表態」的作用:在社交網絡上分享一下,既能引起同道人的和應,亦可清楚表達個人的政治取向。

另一種立場鮮明的時評跟政治未必有關,反映的是界別的利益,對象是同行及政府。例如,教師寫文章維護小班教學、會計師主張改革稅制、社工支持某些福利政策、大學教授倡議政府增加專上教育經費等等。這類時評為界別利益着想,希望在影響政府決策之餘,亦能改變一般市民的想法。由於評論者多為專業人士,寫作手法一般較含蓄,有別於政治時評常見的戰鬥風格。

讀時評為省時間

時評並不一定立場鮮明,不少立場含糊(或曰「持平」)之作。這類時評資料較豐富,會完整的將事件交代清楚,輔以一些統計數字。至於文章的觀點,不外乎為「X有需要檢討」、「Y有改善的空間」、「Z極需大眾注意」之類,態度溫和,讀後知識增長兼心平氣和。這類時評的需求,來自沒有時間留意時事的讀者。

講真,不提國際新聞,單單一個香港以內的時事已夠層出不窮,加上政府的政策多籮籮,誰有時間細細研究?一篇「各大五十大板」式的文章在手,資料詳盡,一千幾百字已夠讀者了解事情大概,省卻讀十篇八篇報道的工夫。隨文章附送的幾個觀點,又可據為己用,在朋友面前論政論得頭頭是道。「阿媽係女人」之作,亦有其存在價值。

讀時評為史識見解

時評的第三種需求,既非為立場,亦非為時事摘要,求的是評論員的史識或獨特見解。借古諷今,借的可以是歷史典故,也可以是讀者忘記了的十年八年前的舊事。雖然所謂的歷史教訓未必真有其事,但古今相比總會加深讀者對事情的認識。至於獨特見解,可以是未有人提出過的新奇觀點,亦可以是評論員打聽得來的內幕情報,只此一家為讀者撥開雲霧。

由於這類時評的成本較高,對評論員亦有一定的要求,市場上供應不多。時評的賣點是見解及分析,一般較耐讀(結集成書亦較有市場),不似其餘兩類時評,在議題平息了之後即成明日黃花。

從報章到網絡時評

一篇文章可以一次過滿足兩個以至三個願望,但更常見的是分工合作,評論員專注於一類的時評。分工合作有兩個主因。多寫一類文章,工多藝熟,既了解文章的寫法,又掌握到讀者的口味,邊際成本下降,愈寫愈多、愈寫愈快,質不一定高,但產量必有可觀。評論員專注一類文章,亦有助建立相關的聲譽,讓讀者容易按「名」索驥,一見評論員的名字便大概知道文章的風格、內容、立場,節省時間。

網絡傳媒愈見興盛,隨之而來的是更多的網絡時事評論員。在網絡上寫時評的一大優點,為夠新鮮熱辣,可為時事作近乎即時的評論,不像傳統報章要等一兩日才見報。網絡時評的另一好處,為評論員跟讀者有直接交流(或交戰),甚至能因應讀者的意見和批評而修改、增訂文章,不像傳統報章般寫完就算、欠缺「互動」。

臨尾要考考讀者:網絡的時評供應大增,對傳統報章上的時評有什麼影響?兩者會否分工合作,刊登不同類型的時評,抑或「鍵盤戰士」會漸漸取代報章上的時事評論員?

作者為維珍利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facebook.com/economics3.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