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麻合法化不用再拗

2014年1月28日

年廿八洗邋遢。今天我要卻一反傳統,年廿八寫邋遢。寫的是哪一種邋遢?是大麻,準確一點是反對大麻合法化的謬論。

不少港人有道德潔癖,抽煙講粗口固然是污糟要禁,吸食大麻一類軟性毒品的邋遢惡習最好連提也不提。荷里活明星兼哈佛大學高材生妮坦莉寶雯在一首饒舌音樂,可以這樣譁眾取寵:When I was in Harvard I smoked weed everyday. I cheated every test and snorted all the yay。香港藝人被揭發「隊草」卻不只要洗心革面,還要鞠躬道歉。

可能是這個原固,雖然逾70位經濟學家聯署支持調高最低工資引來不少本港報章關注,但逾500個經濟學家聯署支持大麻合法化,多年來卻一直受到本地傳媒冷待。即使最近美國科羅拉多州終於可以合法銷售大麻,還未到年廿八,大部分港傳媒紛紛當這則國際新聞如「邋遢嘢」般洗之而後快。

毒戰又貴又廢

經濟學家為什麼特別關心大麻合法化的問題?不是因為我們特別喜歡抽大麻,是因為這是一場每年花費400億美元的「毒戰」(War on Drugs),一場打了40年但成效依然是似有還無的戰爭。關心政府政策和財務的經濟學家,分析大麻合法化是責無旁貸。毒戰所以又貴又廢,原因是消費者對毒品需求彈性十分低。政府花大量資源試圖禁絕需求彈性低的消費物品,後果只會是引導社會投放更大量資源在這種被禁的消費物品上。

今天經濟學者怎樣看這場又貴又廢的毒戰呢?芝大商學院不久前做了個有關的問卷調查,收集了41位來自名牌大學經濟學家對毒品監管的看法。首先,他們一致同意把毒品列為非法品,這會提高毒品的市場價格;其次,只有2%受訪者反對較有效的干預是解禁,並抽稅取而代之,而支持荷蘭模式監管的經濟學者竟超過六成。61%支持對2%反對,說大麻合法化不用再拗並不誇張。【註】

從擁護自由市場的佛利民(Milton Friedman),到認為市場問題多多的阿克里夫(George Akerlof),公開支持大麻合法化的經濟學者都是有理有節。根據那封8年多前的聯署信,大麻合法化估計可為政府每年省下77億美元支出,向大麻如煙酒般抽稅,更可為政府帶來每年62億美元收入。

政策漠視行政費用最邋遢

衛道之士會質疑經濟學家只顧計數,毒品問題引致的健康及家庭問題又豈是金錢可能衡量?經濟學家的答案很簡單,不能用金錢衡量那應該用什麼衡量?不能衡量的話你又怎知道那些健康及家庭問題的價值比每年139億美元高?請問每年把139億美元放在醫療或其他公共服務,能拯救多少條性命、幫助幾多個家庭?大麻是否邋遢見仁見智,但經濟學者大多認為反對大麻合法化的謬論十分邋遢,而每年花費139億美元換來只是抽大麻者「捱貴草」,就肯定是拜邋遢的公共政策所賜。

大麻合法化能為政府帶來稅收,而最低工資比低收入津貼甚至負入息稅吸引的地方是不用政府找數。這些政策今天得到支持,多少與美國政府債台高築有關。香港政府幾時會用盡儲備走進欠下巨債的日子?我沒有水晶球,不得而知,但幾年來的累積盈餘很難不令尋租者(搵着數者)企圖分一杯羹。政策架床疊屋增加公共開支,不是什麽深奧的學問。

港人要關心大麻合法化的問題,不是因為特別喜歡抽大麻,是因為又貴又廢的毒戰給研究公共府政策的人上了寶貴一課:不論政府的意圖有多公義有幾道德,相信或懷疑市場的人都要緊記分析公共政策時不能漠視政策執行的行政費用。不用再拗的洗邋遢,是洗走那些漠視高昂行政費用而成效有限的公共政策。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理工大學會計及金融學院客座副教授
facebook.com/economics3.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