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隱性稅扶貧禍延下一代

2014年1月14日


芝大老師莫里根(Casey Mulligan)自金融危機後,苦口婆心地解釋美國政府為扶貧而擴大的社會安全網怎樣推高勞動市場的「隱性稅」(implicit tax)。從校園的同事學生到國會的議員高官,說了差不多六年,今天美國的就業市場如何,大家有目共睹。假如明天公布的《施政報告》一如消息所指推出多項扶貧措施協助基層,香港勞動市場的隱性稅要超美趕歐相信是指日可待。

老師在美國說了六年的隱性稅,做學生的會不厭其煩繼續向香港讀者解釋。但在再一次解釋之前,先想補充忽然取消強積金對沖會怎樣再分配財富。支持取消強積金對沖的政客口口聲聲為基層勞工發聲,但昨天向大家介紹的「稅負歸宿」(tax incidence)含意是強積金由僱主或僱員來供款長遠來說並不重要,因為薪金最終都會按供求彈性調節到一個讓僱主和僱員分擔供款的水平。

僱主的供款比例愈高,在「羊毛出在羊身上」的邏輯下薪金下調的壓力便愈大。但由於工資不會一下子調低,忽然取消對沖的短期效果是把財富從運用對沖機制較多的僱主(即中小企?)再分配到快將退休的僱員。但長遠來說,取消對沖效果與增加僱員供款分別不大,這是基層勞工願見的嗎?

要滅貧先減笨

扶貧難,除了個別懂經濟的政客為了個人政治利益誤導支持者,我亦很難否定老師教落「蠢是行為的一種局限」這個假設。你能想像「派食物不能改善饑荒問題」嗎?在香港便充斥着「派錢不能改善貧窮問題」的怪論。不管你要扶的是絕對還是相對貧窮,只要你所指的不是精神上的貧窮,我不能想像派錢怎可能改善不了以收入不足定義的貧窮問題。

有本地學者談論派錢的智慧時這樣引用外地學者的研究:「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最新發表的報告顯示,提供現金資助有助促進兒童各方面發展,其幫助對低收入家庭尤其明顯。」但本地學者轉頭又自問自答:「通過非現金的方式來增加貧窮人士的社會流動機會,使得他們能夠自食其力、自給自足,是否會更有效和長久?……當我們知道香港有多少貧窮人士、他們是誰、居住環境如何之後,即可開始在其教育、技能培訓、公屋及社區建設等方面進行資助,加強貧窮人士的自身競爭力,使他們具備足夠的生存能力,把握機會,脫離貧窮。」究竟你想點?

要滅貧,可能要先減笨。但需要減笨的,可不是貧窮人口,而是某些熱心扶貧人士。減笨的方法是讓他們增加對隱性稅的認識,明白高隱性稅的針對性扶貧難免懲罰低收入家庭。

負隱性稅資助就業兼鼓勵下一代教育    

一般的針對性扶貧是收入愈低資助金額便愈高,獎勵更低收入倒轉看其實是懲罰未算最低收入的。花費社會大量資源去找出貧窮人口,扶貧未見官先打三十大板。當綜援戶入息超過4200元後便要面對勞而不獲的100%隱性稅,推出更多架牀疊屋的針對性扶貧措施,除了不斷增加扶貧行政費用,還會進一步推高勞動市場的隱性稅鼓勵失業。

兩星期前曾在本欄比較過在美國廣泛推行的「勞動入息稅務優惠」(EITC) 和佛利民倡議的「負入息稅」(NIT)。EITC對沒有收入的家庭「無工者飯餸不留」和對最低收入家庭「有工者留飯兼加餸」,的確能鼓勵就業令受助家庭自力更新。撇除部分受助者「打假工」呃津貼的問題,以類似EITC的負隱性稅鼓勵就業原來對下一代還有一個意想不到的好處。

美國1996年通過的《個人責任和工作機會協調法案》,除了規定非公民在移居美國的頭五年不得領取由聯邦政府提供的一些社會福利外,最重要的改革其實是在不同福利計劃加入工作條件和薪金資助,以減低傳統福利政策的隱性稅來鼓勵就業。舊同事張磊是這個問題的專家,她的研究指出美國90年代的福利改革使低收入家庭子女在學校表現突飛猛進,畢業率和數學分數都顯著上升【註】。

要提高貧窮人士競爭力減輕跨代貧窮問題,不用多搞幾項資助這樣那樣的針對性扶貧計劃,簡單劃一減低現有扶貧政策的隱性稅鼓勵就業,讓家長多勞多得,同時為子女立個自食其力的好榜樣吧。

註:Miller, Amalia R. and Lei Zhang. "Intergenerational Effects of Welfare Reform on Educational Attainment." Journal of Law and Economics, 55(2), May 2012:437-476.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理工大學會計及金融學院客座副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