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塔學者的自白

2014年3月8日

希望讀者喜歡一連五天的《財政預算案》專輯。三人合寫專欄,好處是能分工合作,盡量寫各自熟悉和喜歡的題材,互相配合下可作出全面的探討:早前的施政報告、入境稅、旅遊業,加上本周的預算案,都是經過精心策劃的成果。
不想走馬看花、東拼西湊,求的是作者讀者的知識都有所增長,做個不受人惑的香港人。

我們三人常在社交網絡跟讀者打交道,在香港評論界中提供的「顧客服務」可謂數一數二。讀者讚美的說話當然聽了高興,但更感興趣的是讀者提出的反駁、質疑,我們在嘗試回答時往往學到很多。其中一個有趣觀察,是反對的讀者在擺證據、講道理之餘,常常提出的是所謂「象牙塔」的指控。

象牙塔的學者形象

象牙塔一字來自《聖經》,用法經過一番演變,今天成了帶貶義的字眼,指學界脫離現實。學者「活在象牙塔」之中,以書本得來的知識看世界,格格不入,既作有違事實的推斷,亦作不着邊際的建議。

把象牙塔的應用擴大一點,描述的可是學者的性格、行為。小時候看大台電視劇,劇中每有大學教授的角色出現,一定不出以下幾種形象:性格古板、不擅交際、衣着老土、口齒不清,再差一點的,更是態度囂張、言必出英文生字,所謂「扮哂嘢」之徒也。

劇中的大學教授一角,編劇們又喜歡找「甘草演員」飾演,打個煲呔老氣橫秋。這類角色如非帶點喜劇效果的閒人,便是不懷好意的奸角,鮮有正人君子,擔正做主角的更為少見。

經過港劇多年洗腦,我仍有勇氣讀研究院打大學工,實屬難得。「經濟3.0」成立的動力之一,正是想靠我們幾個70後、80後不算老土的「教授」,寫點生動的文章,糾正一下市民的看法。

除了有助「增值」的碩士課程,香港人一般少有人報讀研究院做學問,不知跟大台多年來的角色定型有沒有關係?
奇怪的是,這個象牙塔形象只限香港,外地不少電影、電視劇中的學者形象都不差:數年前完結的美國電視劇Numb3rs(串法是故意的),主角是大學數學教授,應用數學工具破案,有型有款之至。從前有《奪寶奇兵》,今天有文學價值甚低但具娛樂性的《達文西密碼》系列,一個是考古學教授,一個是符號學專家,都一樣醒目、一樣浪漫;近香港一點的,有日本東野圭吾的《神探伽利略》,其筆下的湯川學是個物理學教授,性格雖然古怪,但亦非象牙塔之輩。

形象不佳傳媒有責?

香港有此獨特現象,我認為跟傳媒的報道手法有點關係。學者見報,不外乎是電視的「一分鐘觀點」或報紙的「三十字意見」,但求有學者坐鎮充撐場面增加說服力,驚鴻一瞥,鮮有作深入的探討、分析。篇幅有限,學者如非亂講一通,就只有空泛作答,加上時事瞬息萬變,記者突然找上門來,學者不免要打「天才波」,觀點清晰兼獨到是有點苛求了。

心水清的市民,或會看得出某些學者「唔知噏乜」和「使鬼佢噏」的表現,但對大部分的觀眾來說,匆匆一看,留下的只有電視螢光幕上那高深莫測、不苟言笑的學者形象。最慘的是,新聞記者朋友工作繁忙,難得找到「心儀」的學者後就「從一而終」,事無大小都找同一位學者作答,沒有動機去找新晉的專家學者。

當然,記者有心,學者亦要有意:隨傳隨到,不托手踭,有問必答也。記者專一,成就了報紙電視上有所謂的「萬能學者」,本來熟悉的題材有限,但經過傳媒的訓練,練出天文地理無所不曉的武功。學者方便之門大開,記者便情心一往的搵完又搵,甚至成了幾代記者之間的「遺產」,把的聯絡方法一代又一代的傳承下去。

於是,有不少學者陪伴市民成長,由中年上鏡到老年,平均年紀偏高,白髮蒼蒼正襟危坐,少有年輕面孔出現,跟學院中的實況大有距離,難怪市民以為大學教授都是胡楓扮演的單身花甲老翁。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