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入境稅的七問七答

2014年2月21日


篇幅所限,要將問答一分為二。讀者請將兩天的文章一起讀。

四、增加景點、加速基建,能否更有效解決遊客問題?

答:有學者建議興建大型商場解決維港兩岸的擠迫情況,分散內地遊客的壓力,但這個反駁有兩個問題。第一,100元入境稅除了帶來所謂的「艾智仁─艾倫效應」(即消費轉向高端產品)以外,對減少遊客旺區的人流沒有大幫助。入境稅的目的主要在減少水貨客,不在打擊出手豪爽、過夜居多的自由行。入境稅的目的是X,轉過頭來批評入境稅不能達到Y,是離題。第二,由政府帶頭興建旅遊景點的往績一向不佳,以百億計的支出隨時成為大白象或視覺污染(金龍、金紫荊、柱狀紀念碑之類),最後還是由納稅人埋單。政府的眼光不夠商人準,旅遊的事還是適宜留給自由市場解決,政府只要多開方便之門不加阻撓便可。再講,政府基建是以年計的巨大投資,入境稅相比下靈活得多,可進可退、可加可減。

五、內地是否會「報復」收香港人稅?

答:首先,這幾年人民幣大幅升值,其實港人變相交了北上入境稅,而內地遊客則變相享受南下入境津貼(兼且香港沒有銷售稅)。就算內地加收100元,相比貶了值的港元絕對是小數目,對港人北上旅遊的影響有限。若果內地收逾100元的巨額入境稅,旨在大量減少港人北上,香港遊客固然受害,但同時又會留港消費,一加一減後果難料。當然,內地收此巨額入境稅的機會近乎零。

六、遊客不一定要來香港,損失遊客豈不是得不償失?

答:從時事評論員到政府官員,發表言論時都常犯上非黑即白的思考陷阱,忘記了政策的效果有大小強弱的程度之分。不收入境稅遊客會到香港,收100元入境稅遊客就要另覓去處,背後的假設是全球遊客對香港的需求彈性極高,價格上升引來需求量大跌。香港甚有特色,街頭巷尾亂中有序世上罕見不在話下,不少外國人內地人仍認為香港是個美食天堂。遊客缺乏質素相近的替代品,對香港的需求彈性於是甚低,100元的入境稅難以趕客。此外,需求彈性相對較低,入境稅的大部分將由遊客付出,而非本港商戶割價求售。論者擔心遊客會大幅減少,要先解釋遊客甚高的需求彈性從何而來。

七、增加稅收令政府權力膨脹,違反自由民主的價值?

答:徐家健文章中提到張五常的論點值得一提再提:「因為交易費用的存在,有些事項政府處理的成本較低,有些事項市場處理的成本較低,是不難理解的正確看法。」高斯又講過(見去年的文章《高斯的經濟政策觀》),政府管制有時會比自由市場優勝,要比較的是兩者處理同一問題的邊際成本。被視為高舉自由市場的芝加哥大學,另一名家魯卡斯在80年代的一個訪問中也說過:「我不喜歡討論政府該有多大。我喜歡討論個別計劃的成本與效益。這似乎是討論問題的正確態度。」 【註】

搬出大師的說話不是要訴諸權威,只是想指出經濟學者大多不是所謂的「右膠」,凡事不看證據一刀切,似宗教多過科學。

本欄一年多來的幾百篇文章,探討問題從來就事論事,自由市場不是唯一的答案。

認為凡稅皆惡的論者,要想想在入境稅一事上的成本和效益:行政成本相對較低,對普通旅客行為的影響有限,既可紓緩中港矛盾的頭痛問題,又能減少部分地區人擠人帶來的租值消散。利弊相較,此稅何惡之有?

註:Lucas, Robert E. 1984. Interview by Arjo Klamer. In Conversations with Economists︰ New Classical Economists and Their Opponents Speak Out on the Current Controversy in Macroeconomics by Klamer. Totowa, N.J.︰ Rowman & Allanheld.

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