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旅遊業的事實與偏見

2014年2月18日


前數天,我到香港電台就有關入境稅的問題接受訪問;訪問前,時事節目The Pulse的主持人Steve Vines問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旅遊業究竟對香港經濟的貢獻有多大?

同欄的曾國平曾計算,2012年內地旅客在港每分鐘消費30萬元!1分鐘消費30萬元,全年加起來便是1790億元,佔全球來港旅客總消費2390億元的75%;但曾國平提醒大家,數據是從旅發局的問卷調查而來,真實數字可大可小。
更重要的是,2000多億元的消費不等於貢獻了2000多億元的GDP,因為當消費品是入口貨,扣除入口成本剩下的增值(value-added)才是真實貢獻。故此,旅遊業對港經濟的貢獻應該遠遠在2000億元以下。

幫香港旅遊業算算賬
要準確估算旅遊業為港帶來多少增加價值不易,我欣賞政府統計處迎難而上。根據統計處資料,旅遊包括入境及外訪旅遊。入境旅遊包括零售業、住宿服務、餐飲服務、運輸及個人服務等,但只限於向旅客提供服務的部分;外訪旅遊則包括過境客運服務及旅行代理、代訂服務及相關活動,但亦只限於向本港居民提供到境外旅遊服務的部分。

香港作為「旅遊之都」,不難想像入境旅遊比外訪旅遊重要得多;但一個估算旅遊業貢獻的大難題,卻是各行各業不易清楚知道提供服務的對象是旅客還是本地人。統計處克服了這個困難【註1】,估計旅遊業在2011年為香港帶來了850億元的增加價值,即只是同年旅發局估計旅客總消費2060億元的約40%。

800多億元對一般市民來說是天文數字,但天文數字就證明了旅遊業是本港經濟的主要收入來源嗎?回答這個問題前,先中場休息講個笑話。

香港經濟四大支柱之謎
我這一輩的人都知道,香港有四大天王,外國有三大男高音。眾所周知,三大男高音分別是巴伐洛堤、杜明高,還有……「另外一個」(the other guy),這「另外一個」便是處境喜劇《宋飛正傳》(Seinfeld)的一個gag。我不是質疑「另外一個」的歌藝不如「其他兩個」,但假如你跟我一樣都是永遠記不起「另外一個」姓甚名誰,自然也會發出會心微笑。你我都會說得出誰是四大天王,但香港經濟所謂的「四大支柱」又是乜東東?

根據統計處去年發表的一份報告:「香港的四個傳統主要行業,包括金融服務、貿易及物流、旅遊和專業及工商業支援服務,可帶動其他行業的發展,創造就業,是經濟動力的所在。」【註2】讀過這段文字,假如你以為旅遊業是港第三大經濟支柱,你便「中伏鳥」。

這個報告所描述的四大支柱其實排名不分先後,如要以對經濟貢獻的輕重(佔GDP的比例)分先後,2011年的第一位是貿易及物流(25.5%),第二位是金融服務(16.1%),第三位是專業及工商業支援服務(12.4%),最後一位才是旅遊(4.5%)【圖】;單位數字的比重2011年不是例外,反而是比重最高的一年。以就業人口的多少分高低又如何?2011年的第一位是同樣是貿易及物流(21.6%),第二位是專業及工商業支援服務(13.1%),第三位是旅遊(6.5%),第四位的金融服務,僅輸個馬鼻(6.3%)。

不論以經濟貢獻或就業人口打分,旅遊業都只是單位數字。為什麼是四大而不是三大支柱?天曉得。四大支柱中誰是「另外一個」呼之欲出?未算,根據同一份報告,一向不被列入傳統四大支柱的文化及創意產業,2011年佔GDP的比例竟達4.7%,就業人數的比例亦有5.4%!實情是,過去數年,旅遊業對港經濟的貢獻一直都比不上文化及創意產業。相比「其他三個」,旅遊業突出之處是在過去數年的增長速度。

實質貢獻被高估
可是,單論增長速度,旅遊業又要排在環保產業之後。我不敢說所謂的經濟四大支柱有否為旅遊業度身訂造,佔GDP 4.5%的旅遊業是否本港經濟的主要收入來源還是讓讀者自行判斷。

入境稅的建議多少有點政治不正確,但認為100元入境稅將嚴重影響香港經濟或就業市場的人是言重了。當年,沙士疫潮襲港令失業率高企,推出自由行對經濟有顯著幫助不容置疑;今天,在幾乎全民就業的環境下,其實質貢獻卻是往往被高估。

說任何一個行業帶來大量就業機會,並不代表這些就業機會消失了,工人便會失業,因為這些職位大部分都是靠減少其他行業的職位製造出來的。類似的「擠出效應」(crowding-out effect)亦適用於消費市場,據報道,新年期間要實施人流管制的海洋公園有過半數是內地旅客。

我想,放假時有多少本地人因為香港迫爆而選擇到外地「透透氣」呢?

註1 在量度入境旅遊的貢獻時,統計處會跟隨國際慣用的方法,按來自旅客的收益佔與旅遊有關的經濟活動的總業務收益的百分比計算旅遊比率,再利用這些比率把有關經濟活動內由入境旅遊所衍生的增加價值區分。
註2 《香港經濟的四個主要行業及其他選定行業》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facebook.com/economics3.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