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界的雷霆救兵 (經濟學者如何救世?.二之一)

2014年2月10日

上周我和兩位欄友一連發表了5篇關於自由行及入境稅的文章,各賺了一點稿費,之後不同黨派議員誰努力繼續推動、誰希望成功爭取,我們都管不了,但經濟思想究竟對公共政策有什麼影響?

芝加哥大學元老史德拉曾對米爾頓.佛利民有一句戲言:「米爾頓想改變世界,我只想冷眼旁觀。」佛利民的回應是史德拉之言多少有點做騷成份,原因是史德拉分析公共政策多年沒有為大政府說過半句好話。自佛利民,我認為最不甘於冷眼旁觀的芝大學者要算是我的老師莫里根。莫里根想改變世界嗎?可能是受到史德拉的影響,莫里根曾多次提醒我不要誇大經濟思想對公共政策的影響力。但弔詭的是,《華爾街日報》數天前刊登了一篇莫里根的專訪,記者大讚我這位老師準確預測奧巴馬醫改如何令美國勞動市場萎縮,最終連國會預算辦公室都要跟隨修改其原先估算【註1】。

史德拉當年不是要說佛利民壞話,但從學券制到負入息稅,過了半個世紀港人耳熟能詳的教育和扶貧政策最多都是只聞樓梯響;較少香港讀者聽過的,可能是佛利民年輕時曾有份參與設計預扣稅,成名後一直主張廢除徵兵制,晚年時更曾聯署支持大麻合法化。但細心觀察,經濟學者對政策的影響其實一直是似有還無。

誰廢除了徵兵制?

從史德拉到莫里根,研究政治經濟學的芝大學者強調的是,影響公共政策的是經濟因素而非經濟思想,預扣稅是二次大戰時發明的,那時政府非常「等錢使」,預扣稅大大方便了政府徵稅應付戰時開支;至於以抽稅取代禁止的大麻合法化,提出時是金融危機前數年,而付諸實行卻又是要等到政府「窮到燶」之時。那麼,廢除徵兵制又如何?

尼克遜政府在1973年正式廢除徵兵制。欄友曾國平的「美國徵兵制終結Oi教授應記一功?」一文認為,我這位芝大Oi師兄在上世紀60年代發表的一篇計算徵兵制經濟成本的文章以數據以理論反對徵兵制,配合了當時年輕人一面倒反戰的政治氣氛,多少也加快了徵兵制的終結。雖未必比得上「雷霆救兵」,我的另一位芝大師兄兼知名網民Steve Landsburg亦曾說,美國今天的年輕人要多謝Oi教授和他的老師佛利民在廢除徵兵制運動中的推波助瀾【註2】。真的嗎?我不肯定,但我知道這樣不容易說服莫里根。

莫里根的觀察是,無論經濟學者曾說什麼,徵兵制的成本效益都一直在變。隨着軍事技術進步,美國在過去數十年打的仗是一次比一次「資本密集」,相對於軍人的勞動需求一場比一場仗少。1971年越戰時,軍隊人數佔15至24歲的「壯丁」比例是1比6,到了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比例跌至1比15。軍隊人數與徵兵制的因果關係不易弄清楚,但莫里根做過的研究發現,由於徵兵制有巨大固定成本,世界各國採用徵兵制與否最重要是取決於軍隊的規模,一個國家需要的軍人愈多,徵兵制便愈流行【註3】。

經濟學者的利用價值

另一位老師張五常教授亦曾討論經濟學家的影響力,他否認想改變世界,但我認為他對中國經濟的關心,怎樣也說不上冷眼旁觀。張五常認同經濟學者可影響思想,但他找不到證據我們可以影響政策,原因是政策改變有贏家亦有輸家,壓力團體爭取利益無日無之下,不識時務的建議遭淘汰,識時務的建議被「接受」,說穿了只是被利用罷了。

識時務的建議被利用後果可大可小。年輕時佛利民沒有想到,方便政府應付戰時開支的預扣稅為日後的大政府開了方便之門,令佛利民悔不當初;廢除徵兵制又拯救了多少美國年輕人的寶貴性命?我沒有答案。一個流行但未經證實的說法卻是,廢除徵兵制使美國更輕易發動戰爭。

不識時務的建議遭淘汰又怎樣?我聽過一個故事,美國軍方大手投資的一種裝甲車用意是減低軍人傷亡數字,但一位受聘於美國軍方的經濟學者,發表了一篇批評伊拉克戰爭中這種裝甲車不合乎成本效益後,令其上司大表不滿,並警告他以後不能再發表類似的文章。

我們分析入境稅的建議最終會否被利用還是言之過早,但其實只要能慢慢影響到香港人的思想,我們便心滿意足了。

【註3】Mulligan, Casey B. and Andrei Shleifer. "Conscription as Regulation." American Law and Economics Review, 7(1), 2005: 85-111.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