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來計劃你的現在和未來?

2014年3月15日

一連五天分析《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報告》,為看不懂這份200多頁報告的讀者作「導讀」,希望讀者喜歡;今天稍轉題材,討論長遠財政的根本性問題,為本周這個系列作一個總結。

讓我再化繁為簡,把報告的內容簡化為以下三點:

一、近年政府收入比開支高,政府儲蓄不斷上升,財政暫時好景;

二、不久的將來由於人口老化,政府收入放緩,開支急升,造成「結構性赤字」,政府儲蓄將一直下降;

三、情況持續,政府儲蓄終於耗盡,要發債。

報告於是建議香港政府要做「未來戰士」,限制開支擴闊稅基,致力增加政府儲蓄。只要投資有法,就能利用儲蓄減輕未來的財政壓力。儲蓄的一個方法,便是成立議論紛紛的「未來基金」。

明天的錢誰來使?

且假設報告的預測百分百準確,政府於是努力增加收入減少開支,將本已龐大的財政儲備滾得更大(假設表現勝過外匯基金)。十年八載以後,人口老化問題出現,政府於是動用基金解決財政問題,化解危機,大團圓結局也。

不過,乖乖儲錢的政府時坐擁N萬億元,增加福利支出的壓力又會同時上升;愈多錢在手,節衣縮食的理由就愈見薄弱,各利益團體都會向基金打主意。

政府財政引來世代相傳

政府今天亂花錢固然不足取,但靠儲蓄讓未來的政府亂花錢又不見得優勝。政府手頭的資源愈多,尋租的活動就愈見活躍:A組織要求撥款增加一種老人優惠,B組織要求撥款放寬某政策的要求;未來已至,又有豐厚基金,不就是利民紓困的好時機嗎?坊間的政治傳聞說司長怕特首亂花錢,於是發出財政警號抗衡之;傳聞是否屬實我不敢說,但儲蓄的最大作用可能只是把今天的福利搬到明天去。

政府的儲蓄計劃亦有另一效果。舉個例,年長的父母剛退休,本來儲落一筆錢準備將來留給兒子,現在政府宣布今天要縮減老人福利,以求減輕將來的加稅壓力,這對退休父母「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只要把準備留給兒子的錢扣減一點自己享用,少收了老人福利亦可以維持今天的生活水平;兒子將來繼承的錢雖然少了一點,但由於將來的加稅壓力已經降低,生活水平亦可大約維持不變。同樣道理,兒子在供養年老但沒有積蓄的父母,面對同樣的政策改變,亦可以多給父母一點生活費,少儲一點錢到未來交稅。政府「乾坤大挪移」改變稅收和支出的分布,會被市民的行為抵銷。

從另一個角度看,這是政府儲蓄和私人儲蓄之間的取捨。今天政府努力儲蓄減少將來的加稅壓力,年輕人不用為未來多交稅擔憂,換來的是今天年輕人少儲錢或老年人減少遺產。政府儲蓄升私人儲蓄跌,一物換一物,誰勝誰負?
且用長遠財政報告中的5%回報作標準吧。政府儲蓄有5%回報,交到市民手上又有多少呢?我對自己的投資眼光沒有信心,只敢買下指數基金,長期回報相信也不只5%吧?正如徐家健所說,不買股票也可以投資教育,讀個碩士學位或學種外語增值一下,賺取隨時有雙位數字的回報。

把錢留給自己為未來和下一代打算,抑或儲落未來基金由未來的政府幫你使錢?讀者心中都有答案。

將錢交到市民手上

上周分析了《財政預算案》,加上這周深究長遠財政預測,我們三人一致認為「政府收入追不上支出」是狼來了的虛構故事,「政府收得多又使得多」才是財政問題所在。與其研究擴闊稅基令會計界朋友高興,對社會更有利的做法是,把政府的收支一併限制,減少政府儲蓄、增加私人儲蓄,既能令香港的財產賺取更高的回報,亦令資源分配得更有效率。

花了這麼多的篇幅游說讀者,又搬出了這麼多的經濟理論,其實講來講去我們的觀點只有四個字:藏富於民!

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