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浪費 為何送禮?(送禮經濟學.之二)


2012年11月1日
梁天卓 經濟3.0


上文提到,以實物送禮是一項可以十分浪費的活動,因為送禮之人未能準確猜度收禮者的心意,送出的禮物往往不能令收禮者稱心滿意。

單單在2007年,美國人在聖誕節裏互相送禮的支出便達到660億美元,而根據Waldfogel教授估計,這些送禮活動帶來的經濟損失,可能達到85億美元!

美國不是唯一有送禮傳統的國家。事實上,差不多所有國家都有在重要節日互相送禮的文化,例如歐美等地的聖誕節,以色列的猶太新年(Rosh Hashanah)、印度的屠妖節(Diwali),以及中國的農曆新年等。

雖然我們在農曆新年時有「派利是」的習俗,但筆者相信,各位讀者也不會對藍罐曲奇感到陌生。筆者認識的朋友中,並沒有人特別喜歡藍罐曲奇,但不知何故大家都喜歡買藍罐曲奇作送禮之用。

經濟損失 以萬億計

如果單單在美國,每年聖誕節買禮物造成的浪費已達近百億美元,那麼,送禮這習俗在全球造成的浪費肯定是天文數字。

既然以實物送禮的經濟損失數以萬億計,為什麼送禮這習俗能在各地歷久不衰?在Waldfogel教授數年前出版的一本小書裏,他認為原因有以下三方面。

首先,以現金送禮,好聽的會被認為實際,難聽一點會被認為市儈。我們通常是在喜慶節日才送禮,為了面子,送出的禮物一定要夠體面和可以表現關心,相信各位也不想在送禮的同時,被一些「三姑六婆」在背後標籤閣下為市儈之人吧?

Waldfogel教授在研究中發現,很多人在致送價值較低的禮物時,都會選擇送實物而非現金,顯示很多人都怕被標籤,認為送現金有一個固定的「心理成本」。

另一個我們會以實物送禮的原因,是與禮物的性質有關。很多時候,我們對一些經常購買商品的價值瞭如指掌,例如我們在午餐前也大概知道一個麥當勞的漢堡包對我們價值多少,但是有一些商品,例如唱片,我們在購買享受前,可能對其價值只有很模糊的概念,我們在經濟學上稱之為經驗品(experience goods)。

政府送禮 更加浪費

Waldfogel教授發現,很多大學生在聖誕時收到的禮物都是經驗品。為什麼呢?假設有一個朋友知道筆者很喜歡聽爵士音樂,另外又知道筆者沒有聽過Norah Jones的唱片,一隻Norah Jones的唱片可能會給筆者帶來無限的驚喜。當然,這裏要求送禮之人對收禮之人的喜好有一定的認識。

Waldfogel教授發現,會送實物作為禮物的,通常都是與收禮者有經常接觸的平輩,如朋友或兄弟姊妹等,一些與收禮者一年只見一至兩次的姨媽姑姐,通常會以現金或現金券作為禮物。

最後一個送禮的原因與政治有關。基於社會公義的原因,政府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扶貧的政策,這些政策有時是以現金資助的形式實行,例如一些稅務優惠。

如前文所說,這讓受惠人士可以靈活運用其所得的資助,但有時政府想運用政策達至某些特定的效果,它便不會以現金作資助。例如美國政府因為想窮人有足夠的食物,於是便推出食物券;又例如香港政府想低收入人士可以有瓦遮頭,於是便興建大量公屋。

但正如前文的分析,美國的窮人和香港的低收入人士可能都寧願收到相同價值的現金而不想收到這些禮物,所以這些政府送禮的行為都造成浪費。再者,政府的官員在送這些禮時,都不是花自己荷包裏的錢。我們不難想像,政府在送禮時會過分慷慨,從而帶來更多浪費。
參考文件

Waldfogel, J. (2009): Scroogenomics: Why You Shouldn't Buy Presents for Your Holidays.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Princeton, New Jersey.

梁天卓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