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自由行誰得誰失

2014年4月16日

自由行政策在沙士後無疑能為當時低迷的香港經濟注入不少動力,但這政策近年卻惹來不少批評,其中一個是大量自由行旅客來港所帶來的擠擁問題。我自小在北區長大,對自由行所帶來的影響感受尤深。

約兩個月前在本欄曾撰文,探討現在自由行政策誰得誰失,意想不到在網上引起了一些迴響【註】。我不是什麼才子,能引起迴響的當然不是因為小弟的文筆出眾,而是一幅圖,一幅顯示在自由行實施後零售舖位租金增幅便大幅拋離普通打工仔(包括零售業內的銷售員)薪金增幅的圖。

零售舖供應不足政府有責

自由行無疑為香港的經濟帶來一些利益,但那幅圖顯示的是,政策帶來的收益分配十分不均。為何自由行收益的分配會集中在零售店東主,而不是普通打工仔?我不只一次在這裏說過,自由行政策本身沒有問題,正如我們不會阻止買賣雙方都自願的交易,但是政府的土地政策沒有予以配合卻是問題的所在。

正如我在前文指出,香港只有不足1%(4平方公里)的土地是用作商業用途,而這數字在近年的增長亦十分少。當自由行旅客屢創新高的同時,零售商舖沒有相應地增加,結果很自然是零售店租金被搶高:假如你幸運地在多年前買下旺角某一地段的零售舖位,一直將之租予一間地道的士多,現在一間大型珠寶店以數十倍租金想租下你的舖位,你也很難拒絕吧?

這裏的問題是,因為零售舖供應沒有增加,於是租金被搶高,同時,因為整體零售舖的面積沒有增加,這些零售舖能容納的銷售員數目不能大增,於是零售業對銷售員的需求亦不會大增,結果自然是零售舖租金增幅大幅拋離包括零售業內的銷售員薪金增幅。

自由行增加多少就業?

零售業對員工數目的需求,在自由行政策後到底增加了多少?我的研究助理在政府統計處找來有關不同行業就業人數的數據,計算幾個主要行業自2000年的就業人數佔總勞動人口的比率【圖】,首先,製造業和進出口貿易的就業人數比例,自2000年起便分別由6%和17%,下跌至約2.5%和14%,反映這兩個行業對香港經濟的影響力日漸下降的趨勢。

另外,部分服務行業的就業人數增長是比較快,兩個比較突出的行業是專業及商用服務(其中包括法律、會計及管理等服務)和社會及個人服務(包括教育及醫療服務),它們的就業人數佔勞動人口比例分別由2004年的7.34%和10.11%,上升至2013年的8.98%和11.96%。不過,要留意的是,兩個行業的就業比率在自由行政策前已有上升的趨勢。

最後,與自由行有直接關後的行業如零售和住宿及膳食服務的就業人數比例只有輕微上升。在零售業裏,可能由於沙士前經濟不景,零售業的就業人數佔勞動人口比例由2000年的6.25%,微跌至2004年的6.06%;在自由行政策實施後,這比率由6.06%微,升至2013年的6.83%。同樣,住宿及膳食服務的就業人數比例由2000年的6.44%,微跌至2004年的6.02%,再在自由行政策後上升至7.11%。

自由行是有增加旅遊業(如零售和酒店服務業)的就業人數,但這增幅是否如政府所說的高,我是有點疑問的。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經濟-30/自由行政策誰得誰失/284707458346288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