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與市場的理想與現實

2014年5月16日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貝加(Gary S. Becker)於5月3日謝世,享年83歲。貝加研究經濟學60多年(發表第一篇學術論文時只有21歲),留下大量的著作和文章,造就了一個龐大的「貝加工業」,引伸、驗證貝加理論的學術文章數以萬計,影響力至今未有絲毫減退。在研究院讀一兩篇貝加的文章更是指定動作,研究生都對貝加的學說有點認識。

還記得大學生的歲月,在港大圖書館找到貝加的文章結集《人類行為的經濟進路》(The Economic Approach to Human Behavior),300頁的英文夾雜大量微積分,我花了數周不自量力的翻了又翻,雖則看懂的不夠一成,但仍深深為書中千奇百怪的題材吸引:從非理性行為、生育、歧視,到犯罪、婚姻、利他主義,跨越多個學科,我發現原來經濟學可以如此「霸道」。

市場和政府均有缺陷

今天要介紹貝加的〈競爭與民主〉(Competition and Democracy)一文,文章發表於1958年,只有短短5頁,沒有數學,但內容一點也不簡單,又碰巧跟香港近期的不少政經問題關係密切,有參考價值。

理想中的市場,以競爭汰弱留強,生存下來的是最有效率的生產商,價格則降到最低,消費者也從中受益,社會資源得以有效分配。現實的市場卻充斥着多種缺陷、浪費和社會資源錯配,例如壟斷和界外效應等等。市場出了問題,於是要由政府出手解決,透過津貼或徵稅等方式把市場「糾正」過來。

這說法聽來有理,常見於報紙的評論文章,更是不少學者、官員的樣辦答案。貝加指出這種講法的一個漏洞:現實中的市場問題多多,一個理想的政府固然可以對症下藥,但理想的政府只存在於幻想世界!現實中的政府同樣充滿缺陷、浪費,也會錯配社會資源,隨時比現實的市場更不濟,將問題愈搞愈糟。
現實中的市場,要跟現實中的政府比較,不要以理想取代現實。混淆理想與現實,經濟學者譚錫(Harold Demsetz)稱之為涅槃謬論(nirvana fallacy)。

香港缺乏土地供應,面對家庭分拆的需要和收入上升(房屋的需求隨收入增加),樓價愈來愈高。理想的政府,當然可以從需求和供應着手,一方面抽稅減少外地買家,一方面爭取土地興建新樓宇,快狠準的將樓價「控制」下去。現實中的政府表現又如何?港人港地話冇就冇,買家印花稅搞到港人買家要宣誓,找土地起公屋困難重重,建屋計劃又距離目標甚遠。最慘的是,負責房屋的局長近期見報頻頻,信譽大受打擊,日後推出什麼房屋新政策肯定會受到質疑。

現實中民主兩大限制

理想的民主制度,人民可以自由參政,只要爭取到一定支持,就能透過政府實施選民支持的政策。只要人民有平等的投票權,選舉結果就能將人民的喜好反映出來。生產商千方百計搶生意,政黨同樣想盡辦法爭選票。不獲支持的政黨,會被政治競爭淘汰,市民若有某些訴求,又會有政黨出面代為爭取,汰弱留強的效果跟理想中的市場一樣。

理想的民主制度,必要有言論自由,讓售賣不同「產品」的政黨互相批評,能生存下來的,是最有效率的政黨,準確反映市民的喜好。從普選特首到廢除功能組別,有競爭有進步,是不少港人夢寐以求的民主制度。

不過,由於兩大原因,現實中的民主制度跟理想的情況有很大距離。第一,一人只有一票,對政策瞭若指掌的市民,跟對政治矇查查的市民有同等的力量,加上個人影響有限,結果是投票率偏低,選舉結果反映不了什麼,政黨之間競爭的效果有限,有效率者不一定居之,漠視選民意願的政黨又可以生存下來。

第二,搞政治要有一定的規模,冇錢冇權的「幾丁友」可能連區議會選舉都應付不了,要參加特首選舉更是天方夜譚。搞政治有固定成本,需要大量的財力、人力,不是普通人可以參與,減低了政治的競爭效果。

相反,加入市場做生意的門檻比搞政治低得多,「大衛打倒巨人哥利亞」的情況經常出現(如零售市場的阿信屋)。市場有大公司壟斷,消費者受害;政治更容易有大政黨壟斷,選民遭殃。

貝加提醒我們,市場又好,民主又好,都不要混淆理想和現實,要認清楚兩者在現實中的不足。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