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發電燃料組合的C D E餐


2014年5月26日
徐家健 經濟3.0

未來發電燃料組合的C D E餐


上周應美國及英國兩個商會邀請,向商界解釋A餐買電與B餐買氣在平靚正三方面的利弊。會議中聽到一個十分有意思的問題,發問者還指定要我回答。問題是這樣的:「天然氣價格波動大,這是B餐買氣的不利條件嗎?」我答:「這是政府的官方答案,但懂一點經濟的都不會這樣認為。有得揀,價格波動是好事。當中的經濟邏輯十分簡單,波動者,有高亦有低也。氣價高時少用點氣、多用點其他燃料;氣價低時才多用點氣、少用點其他燃料。重點是讓電力公司隨市場變化自己揀,而非政府指定燃料組合。」是的,政府教商界做生意一般都是不智的行為。指定燃料組合不特止還要指定燃料供應商,更是愚不可及。

自環境局3月19日就發電燃料組合進行公眾諮詢,我在本欄已發表過三篇有關的文章。寫了近5000字還要繼續寫,因為問題既重要又複雜。奈何,今次公眾諮詢不足之處甚多。

A餐無權過問燃料

今次公眾諮詢提出的兩個「候選方案」,非常有本地普選特色。首先,回應表格第一部分填寫的個人資料純屬自願提供,即「種票」易過借火。其次,經環境局「篩選」出來的AB餐,中電副主席阮蘇少湄表示,一定揀只可以選擇B餐,電能主席霍建寧更批評A餐是個大倒退。除了環境局的官員,惟有綠色和平的古偉牧對A餐一直不離不棄。我曾在本欄問電力市場改革港府環團知多少?古偉牧卻反問電力市場改革經濟學者知多少?我知幾多,好好聽着吧。

古偉牧首先認為,A餐B餐同樣依賴內地。但我質疑的,從來不是誰依賴誰。自由貿易,從來就是互相依賴。但互相依賴,要依賴個靠得住的。向南網買電和向中石油(857)買氣的分別是,前者是燃料來歷不明、可靠度比兩電差過百倍的產出(output),後者是燃料一清二楚、可靠度一直記錄良好的投入(input)。換句話,選A餐依賴的除了是潔淨程度,港人無權過問的燃料,更重要的是依賴整個可靠度極低的發電輸電過程。之後古偉牧問,那麼香港不就應該藉此機會推動有關的電力市場改革嗎?我的答案是,A餐就是A餐,A餐就是向南網買電,而非由特定電廠提供電力讓香港直接控制發電廠的供應及其質量。

古偉牧提出容許用戶直接與不同的發電企業洽談的直購電,不是資訊文件中的A餐。我對直購電本質上並不反對,但要推動這樣的市場改革,得先否決A餐,然後提出政府方案未有提及的C餐以直購電輸入電力。至於C餐能直購到什麼電,能否跨越廣西廣東兩省,從老遠的雲南貴州把當地的水電送到香港,我倒要衷心請教一下古偉牧先生。

港如何在天然氣上自主

古偉牧又認為我和其他香港人應該問:向內地買天然氣港人有多自主?說過了,從內地輸氣一直記錄良好,港人要自主的是發電輸電,因為這兩方面兩電一直比南網做得好。古偉牧擔心的港人自主問題,其實可透過D餐引入有世界市場的液化天然氣解決。我認為真正的自主問題,是要先有不同的天然氣供應來源,我們買氣時才有議價能力。

還有,既然內地已重新啟動東部沿海新核電廠計劃,香港當然要考慮E餐核電。港資直接參與管理,橫又起掂又起的核電廠,讓我們自主核電反而會安心一點。綠色和平要在港反核,請先說服國家總理放棄重新發展核電。

最後,我還是認為今次的諮詢文件反映了政府對電力市場運作一知半解,對競爭本質更是一竅不通。要環保,簡單地收緊各樣減排政策(包括碳排放)便可,電力公司自然會在政策容許下隨市場改變以最低成本運作。先欽點供應商後討價還價的做法更是要不得,這不是引入競爭,這叫做政治分贓。

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facebook.com/economics3.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