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售業失業率4.2%之謎

2014年6月13日

零售業失業率4.2%之謎


近期政府高官紛紛為自由行辯護,描繪縮減自由行以後的可怕景象。上周繼蘇錦樑局長擔心減少自由行令香港「失去一股非常重要的增長動力」,隨後又有張建宗局長以統計說理,叫市民留意一個數字:「雖然過去四個月的整體失業率維持在3.1%的很低水平,3.1%其實是16年來的一個新低,但若作細分,零售業的失業率仍然是4.2%,我們說的是1.49萬人正待業,即是失業,即是說在這麼多行業來說,零售業的波動情況是會頗明顯,如果有什麼大變動,零售業的衝擊是明顯會在就業裏看到,我們會留意。」聽完局長講話,我望着電視呆了幾秒,驚覺原來失業率可以行業細分,更可準確計算每個行業的失業人數。

相比蘇局長的含糊其辭,張局長運用統計數字始終是個進步,我於是認真對待之,到政府統計處查閱有關的資料。幾經辛苦搞清楚局長論點的來源,發現引用的數字有錯漏,更有點誤導成分。

統計數字的來龍去脈

講經濟之前,先計一計數,好讓讀者他日聽到高官引述什麼統計,都能在網上「按圖索驥」,印證高官所講是否真有其事。

局長的4.2%,相信是來自今年1月至3月「按以前從事行業劃分的失業率」,不是讀者熟悉的失業率,根據的是失業者失業前從事的行業。此外,我找到的這個4.2%,包括零售、住宿、膳食服務三個行業,不單是零售本身。

那麼1.49萬人失業又是如何算出來的呢?讀者都知道失業率是個百分比,失業率、失業人口、就業人口三個數字,只要有其中兩個,就能依據定義將第三個數字推算出來。零售業的就業人口有幾多?局長於同一場合中說是33萬,但我從統計處的網頁都找不到這個數字,只在「按主要工作所屬詳細行業及性別劃分的就業人數」中找到2014年1月至3月34.47萬的零售業就業人口,四捨五入為34萬。局長的1.49萬失業人數,相信是從4.2%和34萬兩個數字推算出來的。

此外,34萬人口指的是零售業,但局長引用的 4.2%失業率卻包含三個行業。局長的假設是零售業的失業率同樣為4.2%,事實為何不得而知。

教訓:官員引述的數字未必準確,其解讀更不一定妥當,大家要有懷疑精神,別以為引用數字就是可靠的保證。

失業前份工唔等如下一份工

講完統計,要問一個更基本的問題:以行業劃分的失業率有沒有意義?

市民可以轉工,不喜歡做零售時,可以轉到其他行業,企業亦可以在高峰期聘用臨時工應付需要。除非市民從出生開始就規定要從事某一行業,一世不能轉行,否則行業失業率的意義便不太清楚。情況就如根據「失業前份工邊度返」,為觀塘、美孚、深水埗等區域各自計算失業率一樣,由於市民可以跨區找工作,數字難以解讀。

以「失業前份工」為準的所謂失業率,可能反映了行業不同的性質。若行業以臨時工、暑期工為主,多人出出入入,其行業失業率當然會高,亦即局長所謂的「波動」。若果行業穩定,一般由後生做到老,以失業前份工計算的失業率一定低。舉個例,若果只看中小學教師這個職業(或只看教育業),其失業率會比全港的失業率低,因為從中小學出出入入的情況相比下並不普遍。

行業「波動」,局長於是話若果有「大變動」(指的應該是減少自由行),「零售業的衝擊是明顯會在就業裏看到」。局長的說話有點難明,但似乎是忽略了不同行業之間,以及同一行業之內的替代效應:不做零售業,可以轉行;金舖倒閉,取而代之的另一家舖頭亦會請人。零售業員工轉行有幾容易,不能從局長引用的數字看出來。

我將2008年至今零售業同其他幾個行業的「失業前份工」失業率製成附【圖】。按照局長的思路,建造業的「波動」更大,其失業率常常一馬當先,這是否就代表政府不應考慮輸入外勞這個「大變動」,以免「衝擊」建造業?答案當然是不:「失業前份工」反映的,除了剛才提到出出入入的流動性,亦可能反映行業的衰落:工人紛紛離開行業,轉行找工作中的人愈來愈多,這個以失業前份工計算的失業率自然高。這個統計數字實在有太多不同的解讀!

說到底,除了有點驚嚇作用(零售業好多人失業!),局長引用的這個「失業率」其實對檢討自由行政策沒有什麼參考價值。

最近零售業生意額下跌,是內地經濟放緩及肅貪所致?是旅客怕了本港一些不友善的示威行為?還是來港的內地旅客的「質」改變了,來的都是不怕迫但花錢有限一群?解答這些問題,比講零售業什麼波動不波動重要得多。

作者為香港城市大學經濟及金融系客座助理教授/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