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環保局的其他意見或建議 (回應未來發電燃料組合公眾諮詢.下)

2014年6月16日

根據內地環保部幾日前發布的《關於對2013年脫硫設施存在突出問題企業予以處罰的公告》:「瀋陽華潤熱電有限公司現有3台20萬千瓦燃煤發電機組,分別於1990年12月、1991年12月和2007年2月投運,採用半乾法脫硫工藝,享受脫硫電價。經核查核實,1#、3#機組煙氣在線監測數據造假。2013年1#、3#機組發電量22億千瓦時,供熱量436萬吉焦,燃煤消耗量167萬噸,燃煤平均硫分0.6%,脫硫設施投運率均為80%,全廠二氧化硫排放量23461噸。」

其餘18家企業分別因不正常運行脫硫裝置、不正常使用自動監控系統、監測數據造假、二氧化硫超標排放等被處罰,未能一一盡錄【註1】。

公告發布前一日,環境局副局長陸恭蕙向傳媒澄清在未來發電燃料組合諮詢中港府沒有受中央壓力,還反駁外界質疑聯網方案的可行性,更指出「聯網方案」其實以往亦曾提及,只是當時因內地未有多餘電力而並非好時機。言下之意,目前應該是時機成熟了。

準備聯網需要的不只是硬件

是的,受到中央壓力的原來是內地電力企業。不知道副局長口中的「愈來愈準備好聯網」,是否一早預知中央政府打貪已從石油、能源、打到電力部門?
假如內地電力平靚正,「聯網方案」的反對聲音不會這麼響。中央政府打擊電廠脫硫造假,是半杯水的故事:一方面顯示內地有意改善環保,一方面卻反映環保造假依然普遍。想買可靠正電,足夠電廠和穩定系統等硬件是必須的;想買清潔靚電,健全制度及環保意識等軟件卻也要做好準備。

內地軟件是否準備就緒,我認為打貪成效是個指標。即使我們相信習李政府打貪的決心,內地能否在十年八載間貪污大減,研究貪污經濟學的專家雷鼎鳴教授的答案是「或者不易,但逐步下降,則有可能」。再回顧美國的歷史,雷教授得出以下結論:貪污似是發展中國家的常見現象,這些國需要頗長的經濟發展期才能減低貪污的普遍程度。

既然中國打貪難一蹴即至,環保造假什麼時候才能受控是未知之數。面對這種不確定因素,有選擇權在手變得非常重要。指定向南網獨家買電,揀賣家的邊際上沒有選擇。再指定向南網買電數量,揀買多少的邊際上亦沒有選擇。諮詢文件回應表格的第四部分,可填上其他意見或建議。我的建議是請環境局認真參考美國環保局(EPA)個多星期前提出的「清潔發電計劃」(Clean Power Plan),重新制定諮詢【註2】。

美國清潔發電計劃強調靈活

EPA公布超過600頁紙的諮詢文件十分詳盡,但「清潔發電計劃」的基本概念其實非常簡單,重點是三個字──靈活性。EPA的原文解釋得不能夠再清楚:
EPA's proposal ensures that states have the flexibility to choose the best set of cost-effective reductions for them. By setting a state-specific goal and allowing states to work individually or in regional groups, EPA is making sure states have the flexibility they need to drive investment in innovation, while ensuring reliability and affordability.

聯邦政府因應每個州分電力行業面對的不同環境而定下碳排放的減排目標後,每個州政府有兩年時間準備提出如何在2030前達標的減排方案。要達標,每個州可按自己的個別情況,通過四個主要方法減排:(1)提高化石燃料發電廠的效能;(2)轉用低碳排放的發電方式(如天然氣發電);(3)轉用再生能源(包括核電);和(4)提升能源效益來減低電力需求。

除了以上四大主流減排方法,環保局亦歡迎州政府提高輸電效率、發展儲電技術、透過碳交易、甚至與其他州政府合作達成地區性減排協議等等來達標,總之各適其適。

十多年前,美國不少傳媒認為生物質能(biomass)是未來電力燃料的希望,不到10年人人卻都在談頁岩氣(shale gas)。各適其適的環保政策,在科技日新月異的世界下讓市場能不斷作出有效調節。頁岩氣往後的發展當然會影響到全球的天然氣市場,加上內地發電硬件和環保軟件發展的難以預測因素,為環保而硬性規定未來幾十年的發電燃料組合和向內地買電比例,是愚不可及。

還有兩天,「未來發電燃料組合公眾諮詢」便要結束。關心香港未來的市民,請與我一起要求環保局「回頭是岸」。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