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為免費電視業引入競爭?

2014年6月25日

如何為免費電視業引入競爭?


兩間免費電視台的牌照在明年11月到期。大台雖然不再全力以赴,更沒有做到最好,但相信它獲續牌仍然是十拿九穩;相反,細台花盡心思搞重播,但無奈最近被入稟要求清盤,續牌情況可謂岌岌可危。

我沒有水晶球,更沒有什麼內幕消息,估不到通訊事務管理局將對續牌作出什麼建議,更猜不透政府會如何處置細台的牌照;不過,有一樣事情不用內幕消息,更不用水晶球大家都知道:香港電視(港視)的製作比細台(甚至大台)都認真。因此,不少人認為,如果細台的牌照要從港視與細台中「二揀一」,把牌照發予港視其實是no brainer。

今時今日,香港免費電視的質素有目共睹,大部分港人亦對之忍無可忍,否則,上年發牌「三揀二」事件不會引發10萬人上街遊行。問題是,我們如何提升電視節目質素?很多人都知道增加競爭是不二之門,這答案不用讀過經濟的都知道,但如何增加競爭呢?這問題卻不易回答。

競爭程度的兩個指標

最簡單直接的方法,莫過於增加電視台數目,相信這亦是政府增發兩個免費電視牌照的原因。無可否認,增加電視台數目將令電視節目質素有一定提升:大台的節目質素不佳,觀眾可轉台至細台、現在台或奇妙台。轉台選擇愈多,電視台維持或提升質素的壓力便愈大。

不過,單單增加電視台數目還是不夠,尤其當電視台認為它的牌照可以「千秋萬代」的時候,它很容易便沒有背城借一的創新決心;如果細台認為政府會隨時收回牌照,我們不會見證細台由80年代《大地恩情》與大台收視平分春色,到90年代《我和殭屍有個約會》的偶有反擊,再到近年要重播《我和殭屍有個約會》的計窮勢迫。細台不思進取更帶來連鎖反應,大台近年的「血淚屎」並非事出無因的。

因此,在量度一個行業的競爭程度時,學界和(審判壟斷法案件的)法庭除了考量行內企業數目外,亦會分析行業入場門檻孰高孰低。

顧名思義,入場門檻就是外來企業進入市場是否容易。在香港的免費電視業,由於大氣電波資源有限,牌照數目不能隨意增加,入場門檻高低視乎政府是否有「不續牌」的勇氣和決心。

拍賣牌照的兩個辦法

觀乎政府在過去數十年的表現,免費電視業的入場門檻相信大家心中有數。如果這次政府可以把細台電視牌讓予港視,政府在平息民憤之餘,亦可發出牌照「不會天長地久,只能曾經擁有」的訊息,對牌照持有者可以起鞭策的作用。

政府可能礙於面子不想立刻把牌照拱手讓予港視,那麼牌照可如何處置?拍賣電視牌是其中一個方法。自高斯定理後,大家發現無形的大氣頻譜產權也能被界定清楚,把頻譜拍賣因而變得順理成章。

拍賣可以有很多種辦法。辦法一是把整個電視牌以價高者得的方式分配予一間電視台,這有點類似把一整段流動電話頻譜拍賣予一間電話服務供應商。

辦法二是把同一電視頻道內的不同時段拿出來拍賣。舉個例,我們可以把周一至周五的黃金時段分成兩部分(如晚上8點至9點半和9點半至11點),然後把一年的黃金時段分成12個月來拍賣,價高者得,這種拍賣有點像以拍賣方式分配供應的電力市場,以英國為例,它把一日分成48個時段(每段半小時),但由於發電商每天在這48時段以賣電的價錢來投標,拍賣形式類似政府工程投標,所以投標是以價低者得的形式進行。

這拍賣方式的好處是可降低入場門檻,更靈活地引入競爭(一間電視台不用製作一年365天的節目,潛在電視服務供應商因此不只4、5間),但同時亦存在很多技術上的問題。這拍賣方式在電力市場可能令電力供應不夠穩定,電力專家徐家健跟我說,在電網仍受管制的情況下,類似的拍賣制度未必能適用於香港的電力市場,其中一個原因是香港電力的價與質的進步空間都不大。

如果我們把類似拍賣制度應用於香港電視業,拍賣的細節(如拍賣的時段怎麼分拆和拍賣的方式)需要從長計議,技術上是否可行我亦沒有答案,但香港的免費電視改進空間是多是少,則大家心中有數。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