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機艙和佔領中環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佔領機艙和佔領中環

2014年06月25日

上周末因上海天氣問題和交通流量管制關係,有大量航機延誤或取消。其中一班香港航空的航機,由周五晚上開始滯留,航空公司願意賠償,但其中有77名旅客拒絕接受,兼投訴機上沒水喝沒飯吃,佔領客機大半天,到星期六下午才結束。據說,除航空公司的一聲道歉,佔領的乘客每位更獲賠償800港元。
十多廿小時的佔領過程,不知道對其他航班有多少影響,只知道除機組人員一齊呆等,亦有警方到場了解情況,旅發局又接獲投訴,最後連《人民日報》也給找上了。每位乘客浪費大半天光陰,賠償或許可打個和。賠償只是航空公司和乘客間的財富轉移,但佔領亦造成一定「界外效應」(externality):機組人員、警方浪費時間不在話下,如此成功「佔領」例子,更啟發乘客將來可團結一致表達不滿,透過不同形式威脅爭取賠償。

佔領機艙事件,令我想起「幫港出聲」一段有關佔中短片。佔中的規模龐大,其「界外效應」豈不驚人?片中描述香港各大地區如何因佔中活動而淪陷:全港車輛擠塞,連新界北區居民都會遭殃,可謂全港市民齊齊受困。最慘是有急病有火災要救,連救護車消防車都開不了,佔中可能累死好多人。影片的「分析」由顧問公司負責,引用大量統計數字,好像很有說服力,卻忽略經濟學一個簡單道理:由於人會因應環境改變行為,預先張揚的社會運動帶來的「界外效應」會低得多。

航機延誤突如其來,但佔中卻是講完又講的抗議行為,何時開始、如何結束都預先講定。早知有佔中行動,學校、公司會作出相應的安排(如放假幾日),金融機構更已經在金管局的領導之下預作演習,將破壞減到最低。公共交通服務聖誕新年都識加班次改路線,明知中環行唔通又豈會任由塞車浪費資源?更重要的,是市民知道佔中發生,不參與的都會像打風時一樣留在家中,如無必要都不會出外。影片形容的擠塞,是假設市民像機械人般一如以往的上班生活,而不是以非常行為應付非常時期。同樣道理,消防、醫療部門不會等運到,除了以直升機解決部分問題,亦可以暫時規定某些路段只准有關車輛出入,盡量消除佔中的影響。

無論計算佔中造成每日GDP的損失,還是預測佔中對香港交通的影響,忽視港人的醒目反應,到底是作最壞打算還是「靠嚇」?
作者為香港城市大學經濟及金融系客座助理教授/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Top